“不不不是吧!”事情闹大发了。这就是此刻程亦的心下所想,和席司宇默契对望一眼,程亦开口阻止道:“冷静一点,你这样做只会害了商羽老师。”

  看到古装男子此时整个身体凝聚成实体的样子,脚触及地,不由得让人讶异,他是怎么做到的?看到他那样愤怒的表情,是为了商羽老师才这样的,所以程亦才那样说道。

  %{酷。j匠》网a正.版l首8发i'

  “冷静?冷静了以后对商羽有用么?以绝后患,这才是对商羽好!”恨极了的目光直射早晕沉沉的倒在地上的男子,他说着。

  “···”事已至此,程亦也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用,没瞧见他已经像是失去了理智的样子了吗!

  饶是这样,程亦还是焦急的问席司宇:“席大爷,该怎么办?”眼见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倒在地上的男人,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人看着有些恍惚。

  席司宇皱着眉,显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就在这时,他的视线触及了一个不该醒来的人,程亦顺着席司宇的视线望去,这一看,一时讶异并惊呆。

  “我由她的情而生,因她琴而活,三生三世陪伴在她的身边,从不曾动过杀念,你今天算是让我破戒了,你不该一次一次挑战我的忍耐程度的,我视之如珍宝的人,岂是你可轻易用来践踏的!”

  一字一顿,含着越发强烈的愤怒自顾自的对着地上的人说着,最后一句,语气加重,手高高扬起,冷声说道:“今天,我就替她做一个了结!”

  “不要!”将要出手时,微不可闻的虚弱声音传进他耳中,他顿了顿,扭过头望去,却见商羽好好地站着,正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

  “你~”艰涩的难以言语,古装男子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时愣怔在当地。

  商羽老师走过来,走近他的身边,手举起把古装男子高高抬起的手给移下去,轻声说道:“不要这样,这样只会弄脏了你的手,还有琴。”勉强的笑笑,脸部抽动的伤使得她疼得微皱眉。

  “你,不好奇我是谁吗?”商羽的阻止,一下子让古装男子平静了下来,像是一汪冷水迅速地扑灭一堆火似的。

  “我,一直知道你的存在的,一直能看得见。”商羽老师轻握着男子冰冷的手,她眼里带着疼惜。

  “怎么可能!”男子稍瞪大眼,反握住商羽的手紧了紧。

  “那你为何一直不弹那琴?”闷声说着,说出一直以来就带着的疑问,明显的委屈意味。

  问及此事,商羽顿了顿,良久才涩涩的声音说道:“我没忘过曾经伤害过你的事,我怎么可能去弹奏,使你重记旧事?”对于这个琴魂,一直以来,复杂的心情使得她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对她太好太好,以至于,曾经的事,更让她难以忘怀,更不敢去碰他那琴。

  实在是怕。

  “胡说,你根本没做过伤害我的事。”男子对于商羽的回答显得不满意,反驳着,不知想了哪一个片段,突地直视商羽问道:“你是说,上一世摔烂了琴的事?怎么可能?你怎么记得?”

  一脸的不可置信,但又感觉就是事实,因为三世连同这一世,除了那件事,实在是没别的事了。

  “是啊,怎么可能,可是,我就是记得上一辈子的事,怎么办?自懂事起就开始能看得见你,每天总梦到以前的事,对不起,对不起,每一次的受伤都要你担心,对不起,我应该好好爱护你的,可是我却把你摔到了地上,对不起。”

  商羽老师带着一脸的歉意,流着泪说着,她本是爱琴护琴之人,可是却做了那样的事,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没什么,可是,上一辈子她满含着歉意死去,带着歉意留存至今。

  眼泪不停地流着,一直存着的秘密在今天得到释放,哭了好一会儿,断断续续的抽噎着,捂脸着。

  “不要为了我而去杀那人啊!我不值得的,不要好不好?真的真的,我不值得你对我那样好。”软声求着,她并不像他为了她那样做,她并不好,真的不值得。

  良久,一双冰冷的手把她的手掌移开,露出脸来,只见古装男子温柔的拭去了她脸上的泪,温声说道:“没有什么值不值得,从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的时候,早以注定跟随的就是你,商羽,主人,吾是你的琴魂,吾为你而活,只要你开心。”

  “如果不伤害那个男人是主人你所愿的话,我不伤他就是了,如果他死了主人会伤心,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主人你伤心呢?”

  琴魂有情,由情而生,琴魂动情,便是生生世世的执念执着,生生世世的痴心守护。

  主人,吾为你可化利刃,吾为你,也可放下杀念,主人,只要你开心就好。

  商羽破涕而笑,手抚上他的脸,轻声说道:“对不起,明明早就能看见你的,对不起,让你受忽视那么久。”

  手抓着她的手,琴魂笑曰:“主人,为我弹琴可好?”

  “好~”一声应答,却是经过了沧海桑田之后,岁月流转,他终是等到曾经守候的人为他而弹得琴音,这样就够了。

  当纤长白皙的手抚上琴弦的那一刻,在场的听众仿佛心里荡起平静无声的一圈圈波纹。

  琴弦挑动,心与心的融合,高山与流水的融合,月与夜寂静的融合,平静无波的湖水镜面上的波澜。

  那种美妙的声音,不是听过的弹琴的琴弦的发出来的声音,而是,由每个人的内心而发出来的声音,那一刻,仿佛心灵所有的污垢随着潺潺音乐声慢慢的流净,慢慢的空灵清澈。

  那个下午,打酱油的程亦席司宇听到了最美妙的音乐,当程亦无意间低眼一望自己的手,看见席司宇的手悄无声息的握着她的手,虽然他是透明的,握不到实质的。

  程亦闭眼,假装自己看不到也没感觉得到,嘴角,却是带着愉悦的笑容轻轻勾起。

  那个下午,包括地上躺着的几个人,即使昏迷着,也不知不觉中听得微笑了起来,音乐,涤荡了他们的心灵。

  商羽忘我地弹着,琴魂在她的背后手轻轻拥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主人,你要永远的记住,我的名字,叫做‘九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