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 执念与痴等

  琴魂由情而生,一把古琴,费劲了工匠的心血,一把古琴,辗转多人之手,经手弹出了心之所念,于是,琴中渐渐萌生了琴魂。

  琴魂有情,致使他真正存在的人是至情至性之人,从前,耳听八方,当他有一天真正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那个时候,三月桃花飞舞的林子里,草长莺飞的季节,美丽的女子素手芊芊,清心静气的弹着他所寄宿的古琴的琴弦,第一眼见到的刹那,一眼万年,或许那就是他今后不生不灭的执念。

  那个时候,女子弹出来的琴音缱绻,数不尽的相思之情。从她与家人仆从的对话里,他知道了她有一未婚夫,约定了来年立秋,便是嫁娶之时。而有他这里面的古琴便是那未婚夫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琴音袅袅,或喜或忧,但大多数时候,忧愁胜于喜,他总能从琴声里,听出了她的殷殷盼切,未婚夫,始终无消息传来。

  !更)新}/最快3上a9酷…匠网…

  女子等了好久好久,而他也陪伴了她好久好久,后来,一纸退婚书,终是断了女子心心痴念,悲愤欲绝,相约质问,顾左右而言他,分明是心有他属。

  在立秋之时,未婚夫娶他人之日,怀抱古琴,女子纵身跳入冰冷河中,她死了,而他却脱离了琴,重新寄宿新的古琴之内。

  第二世,又是辗转多人,但他始终不能忘了,曾经的那个女子,芬芳花雨里,美人嫣然一笑的,最初的惊艳。

  他庆幸的是,女子喝了孟婆汤投胎转世,这一世,她该幸福美满了吧?他这样想着。

  重遇之时,已是第二世的女子换了容颜,她从一个衣着寒酸的男子手里接过了他寄宿着的古琴,爱怜的抚弄琴身与挑拨琴弦,弹出音乐的那一刻,早已断掉的羁绊却重新粘合,他,又回到了她的身边,继续的当着她闺中摆设之物,毫不显眼的古琴。

  他以为,这一世,女子会过得很好的。

  但命运似乎从未被摆脱掉,即使,她已是第二世。

  衣着寒酸的男子是她的心上人,他把古琴当作定情信物赠与了女子,命运再次重合,只是这一回,女子的父母不满她心上人的家世寒微,于是给女子指定了一门好亲事,不熟悉的陌生人不日将迎娶女子过门。

  孝字当头,无法反抗,女子眼睁睁的看着心上人郁郁寡欢,一病不起,相思相念,以琴寄情。

  出嫁当日,心上人暴毙,伤心绝望之下,自尽于花轿之内,女子死的时候,他还被放在女子的闺阁中,安安静静的当无灵智的古琴,后来,他听到女子家人仆从的对话,这才知道,她已经死了。

  第三世,当他再见她时,她已为人妻,她的丈夫即将出门打仗,为她从店里买来了古琴,于是,再次命运的重逢。

  不知何时起,他已陪伴了她无尽孤冷的日日夜夜,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痴心爱上她所爱的人,痴心的苦等着苦等着,每天都能看见她在窗边望天单薄身影。

  修炼小有所成,他有心要为女子探得她丈夫的消息,于是离开了古琴去往九州大地寻遍她丈夫的踪影。

  终于是探得了消息,只是相信女子听到了这消息会再次伤心欲绝,出于私心,于是,他重回了古琴,继续的陪伴着她,任她弹尽了苦苦的思念,望穿了天。

  一日复一日,痴心苦等不到消息,女子几近崩溃。他终是忍不住,显现出了身影,告诉了她,她的丈夫在战场立下大功,金銮殿上,奉旨成亲,只是成亲之人,却不是她。

  初听闻之时的不可置信,女子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他不会离开我的,他不会的,你胡说,你骗人!”摔断了古琴,他不恨她,却心疼她,命运总爱跟她开玩笑。

  后来,他还是死了,是呢!上吊自尽,带着无尽的求而不得的悲愤。

  而他,因她而生的执念,存活至今,不生不灭,只为等到与她再一世的相遇,只是,似乎这一世,她还是为情所伤了,心爱的人打了她,痛在身也痛在心,是他的错吗?也许一开始,他就不应该留在她身边的。

  商羽,商羽啊,对不起。

  沉浸在久久的回忆里不能自拔,古装男子怔怔的看着商羽老师。

  “为什么不改变?”旁边席司宇突如其来的说了这么一句,虽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你觉得是你的错,为何不去尝试着改变她的命运?”席司宇说着,却也知道,都只是灵魂状态,古装男子是做不了什么的。

  “呵~我做不了什么。”古装男子的自嘲之声,这样的回答,在席司宇的意料之内。

  “这琴,为什么弹不了?”确切的说,是弹不出声音。

  “因为我只给她弹,但是,她从未弹过这琴,她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古琴,不敢弹,却敢弹其他的。”古装男子这样回答。

  话完,又苦笑道:“明明只要她弹就会出声的,可就从未弹过。”

  为什么?他一直很想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