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一片安静,程亦席司宇和那突然出现的所谓琴魂的什么什么在互相干瞪着眼着。

  话说,穿着古代衣服也就算了,拽着个古腔真心羞耻感爆棚,她又听不懂!虽然她是文科生!默默吐槽着。

  “然后呢?”良久,程亦呆呆的爆出了这样一句话,好吧,她的反应平淡了些,因为实在是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小辈,汝等来此有何意图!”古琴上方飘着的古装男子清冷无波的看着程亦和席司宇,开口说着,语气不甚友好带着少许敌意,似乎只要程亦他们两个一有恶意就想要立马出手的意思。

  “嗤~有何意图?我倒要问问你有何意图?你对她做什么事了?为什么她总做怪梦?”剑眉轻挑,席大爷释放出丝毫不亚于古装男子的气势,稳坐钓鱼台的沉稳,不惧不慌的问道。

  酷匠B网唯一正*1版,其《D他uL都@是盗☆"版"

  “?”古装男子显然很疑惑,程亦也无语,暗自吐槽:席大爷,什么叫‘你对她做什么事了’啊!质问好歹别用这么暧昧不明的语句吧!

  然而事实证明,只有程亦一个人在想歪。

  “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事!”在仔细观察了程亦之后,古装男子知道了原因,于是解释道:“大约是灵感太强,碰了我的琴,也不小心看到了我的记忆。”说完,又顿了顿,接着说道:“其他碰过琴的人类就不会如此。”

  许是感觉到了程亦席司宇俩没有恶意的缘故,古装男子虽面色没有什么改变,但到底柔和了一些,语气稍缓了一些,不那么充斥着抗拒敌意就是了。

  “原来如此!”程亦作恍然大悟状的道。

  席大爷嘴角微抽,问她:“你听懂了?”

  “额~半知半解!”古装男子说得这么直白,她没有理由听不懂,只是灵感神马的太深奥,她不懂,大约是因为她跟鬼魂接触的太多的缘故,想想也是,自家的风水那么好,好到阴气重重,鬼魂觊觎。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琴中去了,我劝汝等,最好无半分恶意,否则,后果自负!”

  无一丝人情味的话语,因是本来就不是人的原因,虽有智慧,但不是人,也不是人死后的鬼魂,而是由琴而生的琴魂,寄宿在琴里面的魂。

  撂下狠话,古装男子便入了琴里,古琴又恢复成之前的古朴的不显山不露水的藏拙之态。

  程亦不由得感叹,世界无奇不有啊!连只是几根弦一块木疙瘩的古琴也能衍生出魂灵,万物皆有灵,这句话果然说的没错。

  “程亦,我们回来鸟~”外面汤圆圆荡漾的声线传进来,程亦一惊,来不及说些什么,装无事人状的踱步向外走去。

  “你们好慢呀!”若无其事的抱怨着。“切~话说商羽老师怎么还没来捏?”汤圆圆四周围望望,不见佳人影的惆怅感啊~“不知道耶!”程亦说着,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商羽老师走了进来,令她们感到奇怪的是,商羽老师明明已经在室内,却还带着口罩,墨镜,她看到程亦她们三人在此显然有些惊讶,随即尴尬的笑道:“你们在啊!”

  “老师,还记得我们咩?”揽过程亦的肩,汤圆圆嬉皮笑脸的打招呼道。

  程亦微笑着和商羽老师打招呼,不用说,此时她们三个人的心里肯定是有疑惑的,不过不好问啊!只能装不知道啊!

  程亦很想问商羽老师:老师呀,最近的雾霾天气又严重了咩?要戴口罩还戴墨镜的。

  “你们是来陪你们的同学的吧!”商羽老师神色异样,虽然口罩墨镜都把脸遮住了,只是声音听得出异样。

  “那你们乖乖的别出声,看着就好了可以吗?好了,开始教学了。”最后一句,商羽老师跟女同学说道。

  吴侬软语,边教授琴的知识边弹琴着,程亦汤圆圆围观着。

  席司宇在古琴旁飘着看着不远处的几个人,忽的身边飘出了刚刚才出现过得古装男子。

  看着商羽老师在认真教授的模样,古装男子冷凝着眼眸说着:“又被那个人打了。”平淡的带着异样波动的语气。

  席司宇看着古装男子疑惑的问:“什么?”

  “即使转世了,为什么,结果还是那样?被心爱的人抛弃了!”语气带着愤懑,神色冷然。

  “三生三世,世世被情所伤!为何这一世还是没能逃脱这个厄运!是我,跟在她身边,所以害了她吗?”喃喃说着,说给别人听,也说给自己听,它见证了太多太多了。

  “商羽,商羽,为什么,老天要那么对你。”眼睛紧紧的锁住正在弹琴的女子,透过她看见了三世的浓情,三世的苦守。当他不忍她继续苦等下去而现身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她却摔了他所寄宿的琴,上吊而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