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媚姐住的地方,金星给柳天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柳叔叔,我是金星。”金星说道。

  电话那头当即传来了柳天明的声音:“你小子怎么回事,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到你头上?”

  “这只是一次意外,我怀疑是有人对我进行陷害。”

  金星将案发当天武馆内所发生的事情跟柳天明说了一番,然后问:“柳叔叔,是不是你把我保释出来的?”

  “对啊,还好我跟王局还有点交情,就跟他说了一下,正好他们那边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你就是杀人凶手,所以就将你保出来了,要不然我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柳天明说道。

  金星恍然大悟,看来真的跟自己猜想的不错,保释自己的人就是柳天明。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自己这个老丈人对自己的事还是挺关心的。

  “那就先谢谢你了,柳叔叔。”

  “什么谢不谢的,你现在在哪?”柳天明问道。

  “天南大学附近,我打算亲自去调查这件事。”

  “怎么调查?你有头绪么?”柳天明继续问道。

  金星说道:“头绪暂时没有,不过调查一下的话应该会有的。”

  按照金星自己的想法,陷害自己的人无非是跟自己有过节的人,自己下山来到天南市,整个过程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得罪的人更是寥寥可数。相信只要从这一点入手,相信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有所收获。

  柳天明在电话那头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派李福过去接你,你来我这咱俩好好商议,正好晴晴今天上学也没在家。”

  金星闻言后,只好说道:“好吧,那就等我过去再说。”

  ……………………

  大约半个小时后,李福开着车来到了天南大学附近,带着金星赶往了柳家。

  这是金星第二次来柳家,感觉比上次更加豪华了许多,然而现在的他也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跟在李福身后,进入别墅,然后来到了柳天明的书房。

  “柳叔叔,我来了。”

  金星上前打了个招呼,便直接是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你小子还真是不懂礼貌。”

  金星嘿嘿一笑:“我知道柳叔叔你不会介意的。“柳天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说说吧,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然后才惹上了这么件事。”

  金星叹了口气,”唉,你也知道的柳叔叔,人一旦太过于优秀的时候就很容易遭人嫉妒,像我这样出色的,当然会有很多人暗中捅刀子。”

  柳天明闻言后笑骂一声:“去你的,我可没时间跟你小子扯蛋,你就说说自己打算怎么应付这件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金星收起了自己的吊儿郎当,然后变得严肃起来。

  他道:“帮忙就不需要了,我自己可以搞定的,如果真的遇到困难了,再找您也不迟啊。”

  柳天明点点头,“那行,我也会帮你盯着这件事,我倒也想看看是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来。”

  语毕,柳天明身上散发出一种强势的气息,身为天南市最大的房地山大亨,他柳天明只要跺跺脚,整个天南市的放假都会上下颤动,有着非常巨大的能量。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打他女婿的注意,这让柳天明的心头也是感到不爽。

  “对了,你那武馆是不是还被封着?”柳天明忽然想起了件事,然后问道。

  金星点点头:“没办法,案发现场,暂时还要不回来。”

  “你那地方也确实太简陋,要不这样吧。”柳天明说道:“干脆你那武馆也就别回去了,沾染着命案即使重新开张了也有点不吉利,我给你在市区弄一套好点的地方,你再开一个,装修的敞亮点。”

  如果金星记得不错的话,这已经是柳天明第二次跟他提及此事。他知道,自己这个老丈人是绝对不差钱的,一个武馆所需要的地方,恐怕他分分钟就能赚回来。

  而且,也确实如柳天明所说,武馆内发生了命案,若是重新开张,也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吉利,即便是住在那里,也有点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想了下,金星点点头答应了此事,毕竟他跟媚姐现在都没得地方住了,有了柳天明的帮助,也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见他点头,柳天明开心的笑道:“那成,改天让李福带你去市里逛一圈,选好了地方直接跟我说一声就行。”

  之后,金星就这段时间调查一事的打算跟柳天明细细的商讨了一番。

  柳天明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头脑灵活,心思缜密的程度可谓非常之高,为金星提供了很多具有建设性的提议,而金星本身也非常聪明,有些事情很快就能会意,二人在书房内讨论了几个小时,做出了详细的调查计划。

  临近中午,柳天明本来是想留金星在此吃顿饭,爷俩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交流,然而金星确实想要先行告别。

  见到他执意要走,柳天明也只好无奈的嘱咐了点注意事项,然后准备送他离开。

  可就在金星刚走出别墅大门的那一刹那,迎面走来了一个人,看到她后,金星顿时愣了一下。

  ()最新~:章.@节ne上酷w匠网‘

  那人也很明显的楞了一下,看着金星皱起了眉头。

  “晴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柳天明见状,暗道一声不好,今天叫这小子来,本就是跟柳晴晴上学的时间错开,没想到还是给撞见了。

  “我有点不舒服,就提前回来了。”

  看到金星后的柳晴晴,不知为何,心中老是有种压抑般的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听说他杀了人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清晰。如果说之前他是讨厌金星,不想见他,那么现在,她更想躲着这个人。

  只是没想到越不想见,反而是越能够不经意的见着。

  “你怎么来了?”柳晴晴瞥了金星一眼,淡淡的问道。

  柳天明赶紧上前来,笑着说道:“是这样的,是爸爸请他过来,我们俩叙叙话聊聊天的。”

  “那你们聊完了吧?”柳晴晴问。

  “对对对,我们聊完了。”柳天明说道。

  “聊完了那就走吧。”柳晴晴看着金星说道。

  闻言后,柳天明的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

  “晴晴,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呢。”

  金星倒是对柳晴晴的这番话无所谓,反正从一开始她对自己就这样,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她的这种态度与口气。

  他也没跟柳晴晴打招呼,因为那只会自找没趣。

  于是他对柳天明说道;“柳叔叔,那我就先回去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柳天明对他道;“我让李福送你回去吧。”

  目送着金星走后,柳天明望着自己女儿一张冷淡的脸,说道;“晴晴,我知道你心里对我,对小金都有所怨念,可你今天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人家好歹是客人。”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呆在这里。”柳晴晴说道。

  “唉……”

  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柳天明现在可谓是又爱又恨,完全没了办法,想起刚才金星走的时候那副随意自在的样子,也并无多大影响,他决定还是按照自己先前的想法,让他他们年轻人自己折腾去吧。

  金星被李福送回了天南大学,在他下车后不久,察觉到了一股一样的感觉。

  凭借着自己过人的感知与经验,金星猜测一定有人暗中跟踪自己。

  他略作考虑之后,便在前方的路口处走进了一条小巷。

  小巷内空寂无人,旁边立着几个大个的垃圾桶,也不会有其他人前来打扰,金星决定在这个地方将跟踪自己的人揪出来。

  往前走了一段时间,进入了小巷深处,金星忽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说道;“出来吧。”

  四周除了几声鸟叫,并无任何声音回答他。

  “我早就发现你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直接出来跟我说就可以,警察同志。”

  就在他这句话说完不久,从小巷的一个拐角黑暗处走出了一个人来。

  身着制服,身材苗条,面庞清秀好看,尤其是胸前的那一对丰挺与饱满,让金星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这不是那大胸警花赵菲菲么!

  既然已经被他发现,赵菲菲索性就从暗中走了出来,然后对金星说道;“想不到你观察力还挺强的嘛,一般人被我跟踪可是很那发现我。”

  警校还未毕业时,赵菲菲就曾专门训练过跟踪术,成绩十分优异,刚才那句话可不是她夸大其词,而是真的如她所说,一般人很难察觉。

  但是她此次跟踪的对象是金星,金星的感知力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我观察力一般般,也就是闻到了你身上的香味而已。”金星说道。

  “香味?有吗?”

  赵菲菲闻言,立刻就在自己身上闻了一番,心道自己平日里也没有喷香水的习惯啊。

  金星见她这样,微微一笑,说道;“不用闻了,这是我自身独特的本领,闻香识女人,但凡是跟我有够接触的女人,都逃不出我的嗅觉,尤其是胸比较大的女人。”

  赵菲菲皱着眉头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假,不过在看到金星脸上那股骚骚的笑容后,她顿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心里暗恨一声,赵菲菲咬咬牙对他道:“很得意么你现在,信不信我再把你抓回警局?”

  “为什么?我又没犯什么罪。”金星无辜的说道:“难道就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如果帅可以判刑的话,我估计我得判死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