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之前,金星就担心真刀实枪的打,恐怕会出点事,没想到还真出了事,而且还真么大,直接就闹出了人命。

  武馆内顿时乱了!

  “你杀了人!”

  那个刚才手持长矛的大汉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同学,手指着金星,惊恐的说道。

  “他明明是死于意外,你怎么能够说是我?如果真要论,也应该是你干的。”金星皱着眉头说道。

  “你胡说,明明是你最后动了长矛一下,他才被刺中的。”那大汉赶紧辩解道。

  “对对对,就是你,我们都看见了你最后动的长矛,故意刺死了人。”其他几个大学生也异口同声的说,所有的矛头指向了金星。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们自己人拿长矛刺出,然后他帮忙阻挡,只是没有挡下来而已。”媚姐也赶紧站出来为金星辩护着。

  “就是他干的,我们都可以作证,而且警察马上就来了。”

  闻言后,金星眉头皱的更加深了,他隐约感觉今日的事好像没那么简单。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救护车的声音与警笛鸣声一起出现,医护人员与警察一起冲进了武馆。

  赵菲菲是天南市刑警大队一中队的警员,毕业的时候以文科第一术科第一的成绩分配到了天南市刑警大队,是个非常出色的警察,也抓捕过不少坏人,为天南市的治安做出了贡献。她负责在天南市大学城周边一带巡逻,接到报警电话后,便立刻被指派过来现场查看。

  一进武馆,便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一个学生心脏处扎着一柄长长的矛,躺在血泊之中。

  “警察,他杀了人。”

  几个大学生看到警察来了后,便立刻指着金星叫道。

  “不是他杀的。”媚姐立刻站出来反驳。

  赵菲菲皱了下眉头,对医护人员道:“先救人。”

  几个医护人员上前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已经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菲菲望着武馆内的一干人等询问道。

  “是这样的,警察同志,我们本来是到武馆报名学习,然后检验一下这里馆主的实力,没想到最后他竟然用长矛将我同学刺死了。”

  “警察同志,不要听他们乱说,是他们自己人拿长矛刺死了人。”媚姐着急的在警察面前为金星辩护,最后见他很淡定的站在原地不说话,气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你快说句话啊。”

  金星对赵菲菲道:“不是我杀的,我只是想救他,没想到出现了意外。”

  “就是他杀的,我们都可以作证。”

  “对,我们都看见了。”

  几个大学生异口同声的说道。

  见他们不但扭曲事实,还有着如此整齐一致的回答,金星已经能够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这次的武馆报名事件,是一次陷害。

  “把人带走。”赵菲菲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着有警察拿着手铐上前来拷自己,金星一把甩开,义正言辞的说道:“不是我杀的,为什么要抓我?”

  “等事情水落石出以后再说吧。”

  金星对赵菲菲问:“你们应该能查清楚事实的真相吧?”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这不关你的事。”

  说完,赵菲菲亲自去下了手铐,上前直接抓住了金星的手腕,拷了上去。

  “其他人也都带回去录口供,你们几个留下来拍照取证。”

  赵菲菲说完,便带着金星一干人等,上了警车,朝着警局而去。

  ……………………

  坐在审讯室内,金星带着手铐,一脸苦笑。

  人生真是充满了意外,是他此时内心的真实写照,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了局子,而且还是以杀人凶手的身份。

  7酷}d匠r网Q永“&久免V费~)看p;小说

  录完了其他人的口供,赵菲菲端着一杯咖啡走进了审讯室。

  她身着一身制服,身材匀称苗条,扎着干练的马尾,脸蛋白皙精致,眼睛炯炯有神,在腰间还佩戴着手枪套,整个人看上去英姿飒爽。

  不得不说,赵菲菲是个标准的美女,她不但是一位优秀的女警,同样也是刑警大队的警花。

  金星之前还没好好打量过这个女人,现在看来,她的气质丝毫不输于自己见过的任何美女,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人的味道。

  赵菲菲一句话也不说的盯着金星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坐下,她这么做是为了在审讯之前先给罪犯一定的心理压力。可金星不是罪犯,也没有这个心理觉悟,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太帅,而被多看了几眼呢。

  拿出一个本子,赵菲菲开始问道:“姓名!”

  “金星!”

  “性别。”

  “我姓金,不姓别。”

  赵菲菲抬头怒瞪他一眼,不好气得道:“我问你是男是女不是为你姓什么。给我按要求回答。”

  金星纳闷了,他对赵菲菲道:“你脑子没问题吧?”

  “你脑子才有问题。”

  “你脑子没问题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来啊?”金星对这套审问程序实在是懒得吐槽,浪费时间跟精力。

  赵菲菲无语了,这家伙果然不是那么老实的,一般而言,她审讯过的犯人,只要是进了这间屋子,就是问他JJ多长,也得老实回答,哪一个不是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地。唯独这家伙,竟然还敢说自己有病。

  她用笔指着金星,缓缓道:“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察局,你给我老实一点。”

  金星撇撇嘴,懒得争辩了,现在他只想早点结束审讯。

  “家住哪里?”赵菲菲继续问。

  “天南大学附近的武馆。”金星道。

  “那只是你开武馆的地方,我问的是你家住哪里,你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金星给问住了,难道要说自己从山上来?这岂不是将自己精忠门的位置给暴漏了么。

  于是他问赵菲菲,“这个,我可不可以不回答?”

  “不可以。”赵菲菲直接否定道。

  “关键是我怕我说了你也不信啊。”金星继续道,“要不你就填天南大学附近吧,还近便一些。”

  赵菲菲的脸色已经阴了下来,她已经确定这个犯人非常的不老实,而且还在挑战她的耐心。

  “不肯说是吧?”

  “是怕说了你真的不信。”金星说道。

  赵菲菲深吸了口气,她以前很反感自己的同事在审讯犯人的时候动用死刑,因为她觉得那是对犯罪嫌疑人的一种不公平,颇有屈打成招之嫌。但是现在她认为这个方法是很不错的,因为在对待像是现在这种不老实的犯人的时候就得先给他点颜色瞧瞧。

  于是,赵菲菲放下了手中的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站了起来。

  “怎么不问了?还有问题的话就赶紧啊,一会中午了,该吃饭了。”

  金星好奇的看着赵菲菲的行为,笑着说道。

  然而赵菲菲沉着脸色一句话也没说,绕过桌子,疾步走到金星面前,抓起他的领子,然后直接用腿朝着他的肚子顶了上去。

  对付这种犯人,就得先给他点颜色瞧瞧。

  “哎呦!”

  然而赵菲菲一下子顶在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不要想歪,肯定不是下面,然后膝盖被咯的生疼。

  金星的反应很快,他早就将手铐抵在了小腹之上,然后赵菲菲那一下,正好顶在了坚硬的手铐上。

  “你没事吧?”

  金星笑着问赵菲菲道,就在她弯腰揉膝盖的时候,透过领口,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春光,黑色的性感文胸以及雪白的胸脯。

  不得不说的是,赵菲菲的胸部饱满挺翘,制服被她撑得隆起很高,现在直接被金星一览无遗,然后心中暗叹,真的很有料。

  赵菲菲怒视着金星,对着喝道:“你身上还藏着什么武器,站起来我要搜身。”

  金星无奈,只要按她的要求,站起来让其搜了一遍,除了摸出一只手机之外,什么也没有。

  赵菲菲以为就是这手机搞的鬼,气的她在桌子上狠狠一拍。

  “哎,你怎么能乱摔我的私人物品呢?”金星见状,喊了一声。

  “没收了不行啊?”

  赵菲菲气呼呼的横了她一眼,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然后问道:“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人?”

  “我没有杀人。”金星说道,“看看我这张脸就知道了,正义,勇敢,坚强不屈,到处都充满了正能量,杀人那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这家伙好不要脸啊。赵菲菲忍着恶心一阵腹诽,关键是看他的表情,还说的跟真的一样。

  “那你为何要用长矛刺死一名学生?”

  金星说道:“我说过了,那是个意外,在切磋的过程中,那位同学是站在我的身后,我闪过一击,把他的位置暴漏了出来,然后想着救他一下,只是没有想到我出手晚了,虽然将长矛打偏,可依旧刺在了他的身上。”

  “这么说,如果没有你,他以仍然会被长矛刺死?”赵菲菲问道。

  金星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我,长矛会刺穿他的喉咙。”

  “你所说的与其他几人完全相反,他们指控就是你亲手刺死了人。”赵菲菲忽然提高了音调,然后目光历历的盯着金星,想看出他此时的心理变化。

  哪知道,金星没有表现出半点让人怀疑的地方,却对她道:“所以我怀疑是有人陷害我。”

  “为什么要陷害你呢?”赵菲菲紧接着问。

  金星道:“可能是因为我太帅,他们所喜欢的女人都跟我走得很近,导致他们怀恨在心的原因吧。”

  “我呸!”

  赵菲菲涂了口唾沫,这家伙不要脸起来还没个头了。

  “希望你真的不是杀人凶手,否则你就进监狱等着判刑挨枪子吧。”

  赵菲菲说完,拿着记录口供的本子往外走去。

  “别走啊,给我打开手铐,我还要去吃午饭呢。”金星赶紧喊了一声。

  “午饭自然有人管,你就呆在警察局吧。”赵菲菲头也不回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