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怎么样?还疼么?”

  田柔的房间里,金星还在为她轻轻地按揉小腹,然后关心的问道。

  田柔可能是因为害羞也可能是因为舒服,精致的小脸上一片潮红,柔和的灯光下透着晶莹的红润,看上去比那红苹果还要诱人几分。

  “好多了,现在已经不疼了。”

  说完,田柔轻轻地将自己掀上去的衣角往下拉,要盖住小腹。

  金星知道,她这是意思是不需要自己的按摩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虽然他还对田柔软光洁的小腹意犹未尽,但也只能抽回手来。

  “谢谢你了。”田柔小声地说道,还好今晚上有金星,要不然疼到什么时候,连她也不知道,那一阵阵钻心的绞痛,让她简直承受不住。

  “你这种情况多长时间了?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金星问道。

  田柔仔细的想了一下,说道:“大概从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疼了,下雨天的时候经常疼。”

  “那你最近有没有来那个?”金星又问。

  听他这么一问,田柔显得有些扭捏起来,“我可不可以不回答?”

  被当面问及女生的隐私问题,田柔还是比较保守的,这种隐私她还不会轻易地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男人。

  “我是在帮你分析病情。”金星严肃的道。

  田柔看着他一脸凝重,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当下也认真起来。

  她摇摇头,说道:“没有。”

  大姨妈也没来的话,那看来应该不是痛经之类的问题了。

  金星细细的想了下,他认为很可能是肠胃受寒所引起的,否则就是她的气血比较低。而根据田柔的情况看来,金星基本上能确定就是这么个原因。

  金星将自己的想法跟她一说,田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之后问道:“那我应该怎么注意?”

  “平日里多注意饮食习惯,调息下就行,还有,如果你想彻底根除,以后摆脱肚子疼的话,我可能得需要再加上一项任务了。”

  “什么任务?”田柔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金星一笑,对她道:“帮你按摩。”

  田柔啊了一声,半张着小嘴不知该怎么回答好了。被摸了一次就已经是在挑战她的极限了,难道以后还要经常摸?

  金星看她一脸呆滞的模样,也了解她心里的为难,便再次开导道:“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要想以后不再遭这个罪,你就得听我的话。”

  金星说完,一脸诚意的看着田柔微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个诱骗小绵羊的大灰狼。

  田柔一时间犯入两难之中,不过就像金星说得一样,为了以后不再遭这个罪,她一咬牙,对着金星点了点头。

  “那需要多长时间一次?”

  金星想了想,就道:“也是两天一次吧,到时候你就直接来武馆找我,我先帮你按摩,之后再跟你回家。”

  田柔嗯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金星觉得自己的开导也差不多了,也该睡觉了,反正该说的也已经说了,该自己所占的便宜也都占下来了,他心中得意的笑了两声,对田柔道:“我们继续睡觉吧,记得盖好肚子。”

  ……………………

  第二天清晨,田柔早早就醒了过来,看看了旁边还在睡觉的金星,她悄悄的换下了睡衣,然后起床。

  从房间里出来,田柔看到母亲朝她这边走来,只听田母问到:“柔柔,你怎么样了?”

  田柔以为是在问自己肚子疼的事情,因为田母是她的的母亲,她肚子疼得情况田母当然知道。

  于是就说:“好多了,妈。”

  田柔细细的打量了女儿几眼,发现后者面色红润,精神十足,于是她悄悄的问:“昨晚上,小金对你还温柔吗?有没有太用力?”

  “啊?妈,你都知道了?”

  听田母这么一问,田柔的一张小脸顿时红了起来。

  田母对她神秘的一笑:“自己家里,什么事还能瞒得过我。”

  “可妈你是怎么知道的?”

  田柔觉得当时是半夜,这件事应该就自己跟金星二人知道才对。

  √'看正T~版0章h}节:上,-酷匠网

  田母说道:“还不是为了你。我以为你又傻乎乎的睡在外面,夜里担心你着凉,就想出来看看。没想到听到了你房间里有动静,就站在外面听了一会。”

  田柔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妈,没想到自己被听墙角了。

  田母忽然将田柔拉到厨房,小声问道:“柔柔啊,你告诉妈妈,昨晚上你们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田柔听后,大为不解的看着她道:“妈,你说什么呢。”

  田母像是没有注意道她的神情,自顾自的继续道:“妈知道你们年轻人比较冲动,第一次的时候也不喜欢做安全措施。可这怎么能行呢,万一怀了孕怎么办?”

  田柔听着母亲的一番话,小脸红的都能滴出水来。

  “妈,你想哪去了?”她辩解道。

  “我是为了你好啊,你想啊,你现在还没毕业,要是怀上了孩子怎么办?难不成要去医院打掉?”田母追问道。

  田柔眼前一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们没做那种事。”田柔无奈道。

  “没做?”这次换田母傻眼了,“可昨晚上妈妈明明听见你在叫啊,难道我还能听错?”

  田柔真的很想一头撞死,怪不得一大早自己的妈就不正常的说着说那,却原来认为自己跟金星之间发生了那种关系。

  可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

  “妈,我们真的没有。”田柔极力解释道:“昨晚上我肚子疼,是他帮我在揉肚子,然后我可能会因为疼痛发出了点声音,您不要误会。”

  “就只是揉肚子?没干别的?”

  田柔要哭了,你还指望我俩干点什么?

  田母依旧是不死心,那种呻吟是因为舒服还是痛苦所发出,田母还是能分得清楚地,可田柔不说,她也只能是在心中怀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