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四十分钟之后,金星与田柔到了闹市区。

  然后金星看到前方的街道旁聚集了一堆人,还听到了打骂声与吵闹声,好像是发生了冲突。

  如今这个社会,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早就见怪不怪,金星又不是圣人,也不会事事都去管,而且他也知道,这种事即使管了还会照样发生。

  叹了口气,他准备跟田柔绕过去,只是身旁的田柔突然间像是被雷电击中,然后发疯的朝人群跑了过去。

  “妈!”

  金星闻言后,顿时觉得不对头,赶紧追了过去。

  “他妈的,交不出钱来,老子就把你这摊子砸烂。”

  人群中,三五个混混正在一个杂货摊前,对这一名中年妇女喝骂。

  这位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田柔的母亲。因为田柔父亲的原因,田柔一家变得穷困潦倒,而田柔的母亲为了维持生计,只能是在家照顾丈夫的同时,又摆了一个杂货摊卖卖水果跟烟酒。

  没想到碰到了收保护费的,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人来收一次。

  “求求你们行行好,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田母卑躬屈膝的对几个混混道。

  一混混甩开她的手,用力的在田母身上推了一把,直接让她跌倒在地上。

  “去你的,天天有人来买你东西,你没钱,老子会信?”

  这时候田柔奋力的拨开人群,冲到几个混混前面,一把将他们推开,大吼道:“不要碰我妈。”

  田母见状后,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柔柔,你怎么来了,赶快回家去。”

  “呦呵,这小妞长得不错啊,是你女儿吧?”

  一混混看到田柔后,枯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淫荡的表情。

  田母一听急了,赶紧把田柔往外推:“柔柔,你快回家,这里不安全。”

  “妈!我不走。”

  田柔倔强的说完,然后一脸愤怒的盯着几个混混,问:“你们这是抢劫,凭什么要收我们保护费?”

  “抢劫?”

  几个混混听后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对田柔调笑道:“小美女,我们就是抢劫怎么了?你报警啊。可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之所以能在这一带收取保护费,那肯定是跟警察局那边打好关系了的,几个混混又岂会在乎她的话?

  “你们这是犯法。”

  田柔气的小脸通红,可她面对着几个无赖的混混,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不就把这小妞卖了,也能赚好大一笔了。”

  一个混混说道,而后其他几个人也都是一脸奸笑。

  “柔柔,你真的是要气死妈妈了,快点走,这里不要你管。”

  田母急的大叫一声,赶紧拉着田柔往外跑。

  “嘿嘿,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一混混看到后,立刻就是冲上前去,准备抓住田柔的胳膊。

  然而,在他手还未伸出去的时候,另一只手已经提前的将他手腕抓住,而且力道极大,很快就传来一阵痛感。

  kF酷N匠e网Qo正f版首|发

  “啊,谁他妈的抓我手?”

  那混混大骂一声,回头恰巧看到了一张年轻人的脸,吓得腿当即软了。

  金星也有点意外,因为他发现这几个混混不是别人,正是今日跑来武馆闹事的那帮家伙。

  上午才犯了事,被自己教训一遍,傍晚接着出来作恶,看来人的本性并不是教训一下就能改变的,金星表示也对这帮家伙失去信心了。

  “没想到吧?”金星看着这几个家伙,冷笑道。

  几个混混早就吓破了胆,慌忙的对金星鞠躬道歉:“大哥,我错了,我们错了,我们这的不知道这是您罩的地方啊。”

  “你们每个人有一分钟的时间解释,一分钟后我会亲自打断你们的手跟脚。”金星面无表情的说道。

  几个混混听后要哭了,“不要啊这位大哥,我们也是有苦衷的。”

  “我说过了,一分钟的解释时间。”

  几个混混赶紧道:“虎哥说欠您的那十万块钱让我们自己想办法,我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来收一下保护费了。”

  妈的,整了一圈,到最后却算到了自己头上来了。

  金星黑着一张脸问:“你们有手有脚,各个年轻力壮,干什么不好却干黑社会,怎么不去干你妈啊。”

  他直接是爆出了粗口,然后心中气不过,一脚踹在了一个家伙身上。

  “说,今天收了多少保护费?”

  “五千多。”

  “拿出来。”金星伸手要道。

  一混混赶紧从身上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把百元钞票。

  “这里一共七千多,有两千是我们自己的生活费。”

  金星一把夺过钱来,从里面数了二十张,然后把剩下的再次丢回去,喝道:“从哪里收的就给我还回去,你们谁要是敢不照做,哼,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听到了金星的威胁,几个混混赶紧点头应是,虽然一分钱没收到,还折了两千进去,但这比断手断脚的后果比起来,不知强了多少倍。

  “滚吧。”金星骂道。

  几个混混对他感恩戴德了一番,然后爬起来赶紧跑了。

  “阿姨,你没事吧?”金星走到田母身边,关心的问。

  “小金,你又帮了我们家一次。”

  田母看着金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泪却是流了出来,他们的心酸,外人怎么能知?

  金星赶紧道:“阿姨,咱们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这钱你拿着,算是给你的补偿。”

  田母颤抖着接过这两千块钱,眼角的泪水不停地流,这个摊子是他们家唯一的收入来源,虽然被砸了,可田母知道,就算是摊子上的所有货物加起来,价值也没有两千。他们家又欠了进行一个人情。

  田柔也是眼眶通红,一边扶着母亲,一边帮她擦拭眼角的泪水。看向金星的目光中,除了感激之外,还多了一分其他的意味。

  可能是这个男人帮助自己家太多了,田柔对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似是依赖,又似是寄托。

  ……………………

  简单的帮田母收拾了一下货摊,然后开开心心的回到了家。

  田母刚一回去便对田父说起了此事,田父闻言后也是一个劲的对金星表示感激之情,弄得金星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做饭啊。”

  田母招呼了一声,然后拉着田柔下了厨房。

  田母跟田柔做的饭菜虽然都很普通,但却是美味异常,让金星胃口大动,吃了好多。

  晚饭过后,他再一次的运用内家真气对田父的腿进行了一番按摩,虽然效果跟上次差不多,但只要这种事情贵在坚持,金星相信田父的双腿会好起来。

  内家真气的每一次消耗都会让人很疲倦,按摩做完了,金星觉得自己跟搬了一天砖一样的累。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过几天我还会再来。”

  金星站起身来,对田父田母道。

  “真是太麻烦你了,小金,你这么累,要不然今晚还住在这里吧。”

  金星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眼田柔,只见她这次羞涩的低着脑袋,很反常的没有说什么,不像上次那样表现的很排斥。

  金星笑着说道,“不用了,今天又没下雨。”

  话音刚落,外面就降下了一道闪电,而后轰隆隆的雷鸣响起,外面哗哗的下起雨来。

  我日,这也成?

  金星目瞪口呆的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心中得意的想,看来老天开眼,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啊。

  他无奈的朝田父田母耸耸肩膀,说道:“看来,不留下不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