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金星可是动了真怒了。

  原因就是这帮家伙竟然将他的武馆给砸了,还让他跟媚姐都负了伤。

  不过还好保住了牌匾,否则这要是被自己那性格怪癖的师傅知道,自己开了家武馆被砸了,还挂着“精忠”两个字,非被他骂死不可。

  武馆内哀嚎连天,凄惨不已,混混们人手一根短棒,两人一组,面对着面,摄于金星的淫威下,用力地往对方身上敲打着,苦不堪言。

  但毕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打狠了也下不去手,于是便有人搞起了小动作,开始偷懒。

  金星一脚踹在一个家伙身上,骂道:“他妈的,谁让你往屁股上打了,往身上打。”

  “这位大哥,打身上疼啊。”那混混苦着一张脸说道。

  金星被他气乐了:“你也知道疼?打我的时候怎么就那么起劲?给我往身上打,用力一点。”

  那家伙不敢作声,只能有苦往嘴里咽。

  紧接着,武馆里的哀嚎声更加的响亮了,砰砰的短棒与肉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在金星的监督下,这帮混混完成了一百棍的任务。

  本以为这下金星可以放人了,但没想到后者反而搬了一张椅子过来,然后坐在上面悠闲的问道:“说说吧,把我这地方砸了,你们该怎么赔偿?”

  混混们平日嚣张惯了,基本上砸了一个地方后,指望他们快点离开就是好的了,哪还有敢问他们要赔偿的?

  而现在不同,他们的境况跟往日相比,完全相反了过来。

  “这位大哥,我们没钱赔啊,你就放过我们吧。”

  “放过?”金星眉头一挑:“这怎么行,砸了我的地方连赔偿也没有,哪有这么简单。”

  “可我们真的没钱赔啊,是我们孙哥叫我们来教训你的。”一混混说道。

  “哦?”

  金星心道,原来是他。

  这个被称为孙哥的人金星有点印象,就是上次在纵情意欲强奸田柔后被自己教训的那个纹身男。没想到他还真是个记仇的家伙,这次居然主动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金星计上心来,看来自己的赔偿金有着落了。

  “你们那个什么孙哥,是不是跟着王虎干事的?”

  “对对对,我们老大就是虎哥。”一混混见他这么问,赶紧回答道。

  “那你们谁有王虎的号码?”金星问。

  众混混面面相觑起来,纹身男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可王虎才是他们真正的老大,由于上次事发后,王虎已经警告过他们不要随便招惹金星,纹身男却背离了王虎的吩咐,派他们来找茬。

  这要是被王虎知道了,肯定又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快点说,我没有时间陪你们耗,要不然我可就直接报警了。”金星掏出手机威胁道。

  混混们傻了眼,只能是耷拉着脑袋说出了王虎的号码。

  金星拨打了过去,传来王虎沙哑的声音:“谁啊?”

  “我!”

  “我他妈知道你谁啊?赶紧报上名来,否则老子找人削你。”王虎在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我是金星,你的人把我武馆砸了,你过来一趟算算账吧。”金星语气平淡的道。

  王虎一听是金星,顿时在那头怂了半截,可当听到自己手下在他那犯事了之后,又顿时火冒三丈,这帮犊子,总是这么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哎哎,好嘞,我马上去。”

  王虎压抑着心头的怒气,但对金星还是得装出很客气的语气。

  挂掉电话后,金星看着面前这帮混混,各个就像是被拔了毛的公鸡一样,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指着一个家伙,金星问:“你家里干什么的?”

  “我家里种地的。”

  “那你小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过?”

  “我上学的时候经常被人欺负。”

  “那你还他妈的出来混社会欺负别人?很爽是不是?”

  金星大骂一句,忍不住站起来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走到下一个家伙面前,“你呢?”

  “我家里开面馆的。”

  “有没有被收过保护费什么的?”

  “有,我家的面馆还被砸过。”

  “所以你就出来混社会收别人的保护费,砸别人的馆子?”

  那家伙噤若寒蝉,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金星连问了好几个混混,基本都是家庭条件不太好,多多少少都被外人欺辱过。

  他们的学历也比较低,然后很早就出来混社会,最后真的就进了黑社会,成为了一个混混。

  “当你们自己遭受苦难时,你痛恨那些欺负你的人,可现在呢,你们加入了这帮欺负人的人群行列,也做了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欺压霸道者,然后去欺负其他弱小的人,这种行为跟禽兽有什么区别,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还是不是人了?”

  金星吐着唾沫子教育了他们一番,然后问一个家伙。

  “你说,你还是不是个人?”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那混混立刻道。

  “你是不是个禽兽?”

  “我是禽兽,我是个禽兽。”

  金星看着他们被自己骂的一副草包模样,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

  “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不要把你们所痛恨过的事情,再由你们施加到别人的头上,否贼你们只是个败类!”

  混混们都低着头,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金星的话如一道道惊雷般响过他们的心头。他们多少还有点良知,内心检讨自己。

  这时候,武馆外面停下一辆车,光头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

  先是看着自己这帮手下,各个鼻青脸肿像木头一样的站在那里,王虎控制着自己的火气,然后走到金星面前。

  金星指了指杂乱的武馆,对光头道:“看看吧,都是你的手下干的。”

  “帅哥,先不要生气,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光头说完,走到一个家伙面前,沉着一张脸问道:“是让你们来闹的?”

  “回虎哥,是……是孙哥。”见自己老大脸色不好看,那小弟胆战心惊的回答道。

  王虎气的一嘴巴子扇过去,“他妈的,老子不是跟你们说了么,没事给我少来这边。”

  纹身男是自己的手下,王虎也知道他跟金星之间的过节,只是没想到在自己眼皮底下还出了这么档子事,叫他是怒火中烧。

  那小弟捂着脸哭道:“可我们也不敢不听孙哥的话啊。”

  “他骂了隔壁的……”

  王虎气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是已经闹出来了,怎么打骂都已经晚了。

  他赶紧回过头来,对着金星一脸谄笑的说道:“帅哥,您先不要生气,这里的损失我来赔偿,您给个数就行。”

  金星点点头,心道,不是你赔,带的那话叫你来干吗?

  他道:“其实损失也不多,上次你给我的那些钱不够,我还借了十万来装修,再加上我的精神损失费,时间损失费,医疗费什么的,简单的也就三十来万吧。”

  三十来万?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抢?

  王虎听后,心中对他大骂不已,可见他虽然说得很轻松,可王虎知道,自己要不拿出这些钱来的话,恐怕这事还真就惹下了。

  他忍着心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没问题,三十万就三十万。”

  金星看着他,笑着说:“好,那我这事就不追究了,付完钱你就可以带着这帮人走了。”

  王虎走扇前几步,低声道:“帅哥,你看,这钱能不能晚点再给,我手头上没这么多。”

  酷…t匠Y网(m永6久免。费、看xA小(e说1

  金星闻言后脸色一变,正要说话,王虎赶紧又道:“要不先付二十万,剩下的十万块钱我保证,三天之内肯定给您送过来。”

  二十万么,也差不多了。金星琢磨了一下,也就点点头,道:“行,不过你得先打个欠条。”

  王虎忍着心头的怒气,依旧笑脸相迎的说道:“没问题,我这就打欠条。”

  找来一张纸,王虎飞快的签下了十万块钱的欠条。

  虽然他作为一片区域的老大,可一下子拿出三十万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每个月的保护费收入虽然不少,可也都用于手下小弟们的吃喝玩乐上面了。

  不过王虎已经决定,剩下的那十万块钱就由这帮家伙自己来想办法,就是去医院卖血也得补上,他可不愿意在当这个冤大头了。

  打电话叫人送来二十万,王虎连着欠条一并交给了金星。

  “帅哥,您看这事是不是就……”

  金星满意的点点头:“你可以带人走了。”

  王虎如林大赦,对他又是鞠躬又是道谢,全然没有一个地方老大的气势。手下小弟们虽然疑惑他们的老大为何对金星如此恭敬,但是也知道这次回去后,恐怕又免不了挨一顿教训了。

  “让人抬着地上昏迷的板寸头,王虎带着人离去。

  金星松了口气,看着满地狼藉,无奈的叹了口气。

  “又被你勒索了这么多钱,怎么还叹气了呢?”

  媚姐就在一旁,从头到尾的看着金星教训这帮人,然后打电话叫王虎,最后三十万到了金星手中。

  “我只是觉得,这几十万跟媚姐你受伤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

  媚姐听后,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感动,哽咽道:“骗人眼泪的小弟弟,讨厌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