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柔,你怎么还在这学习呀?”

  这一节是自习,田柔正在教室里专心致志的看书学习,外面跑进来一个女同学,急冲冲跑到她座位前问道。

  田柔不解的看着她问:“怎么了?不学习我还要干嘛?”

  “哎呀你还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你跟金馆长是男女朋友关系呢。”

  这位女同学是田柔的班中好友,一看到外面的告示之后,马上就跑来通知田柔。

  田柔啊了一声:“不会吧?无不无聊。”

  身为天南大学的平民校花,像是这种八卦绯闻,田柔经历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尽力的向周围的同学以及众多不知情者解释,可后来她觉得越解释反而越麻烦,那还不如不解释,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好了。

  所以说,这种事情出现一次就会让她觉得无聊一次。像是这种消息,让她只有厌恶感。

  不过这一次倒是令她有些吃惊,因为这次他的绯闻对象不是别人,而是金星。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跟金星之间有关系的?这一点田柔有些疑问也有些好奇。

  “我在外面还看到了照片,给你拍回来看看。”

  那女同学做事非常细心,掏出手机来给田柔看,手机屏幕上,一男一女站在大街上有说有笑,好不开心。正是田柔跟金星。

  田柔看了一眼就知道为何自己跟金星之间会传出绯闻来了,因为那照片拍摄的时间正是上周五下午放学后。

  田柔无奈的撇撇嘴,学校里的人就是这么无聊,她懒得理会这些了。

  “到底是真的假的?你怎么会跟金馆长走到一起去了?”

  小道消息听得多了,这女同学的心里也泛起了疑惑。

  “没有,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我跟金馆长只是普通朋友,他上次救了我一次。”田柔道,至于具体两人间的关系她也不想细说,然后继续闷头看起书来。

  ……………………

  国际金融二班。

  金馆长与平民校花走在了一起,两人间的关系为男女朋友。

  柳晴晴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同样的也有一个女同学拍了照片拿给她看。

  “我才不看,关我什么事。”

  柳晴晴一听到那个家伙的消息,心中的怨气就上来了,就冲他上次为了别的女人放自己鸽子这事,柳晴晴已经决定在也不想见到金星,眼不见心就不烦。

  那女同学见她脸色不好,小声道:“可外面不但传他们两人的事,还有关于你的。”

  “我的?”柳晴晴一脸疑惑。

  “他们说金馆长先与你搞上,然后再跟田柔有一腿,就把你给甩了。”那女同学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色,然后将外面的传言叙述了一遍。

  柳晴晴越听越觉得受不了,什么搞在一起,这么恶心的话怎么都能说得出来,还甩了,那帮家伙怎么这么会编。

  “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柳晴晴狠狠地将课本往桌子上一摔,实在是受不了了,现在的她只要一听到有关于金星的消息,就像是被点了火的炸药一样,要爆了。

  上次,就是他放了自己鸽子,他以为他是谁,人人都得求着他不成?

  柳晴晴哼了一声,一把抢过女同学手中的手机,看了一眼那张照片。最后,她的目光放在了田柔的身上。

  同样为天南大学的风云人物,同样身为校花,柳晴晴还是知道田柔这个人的。

  可上次金星为了去她家而放了自己鸽子,这岂不是说在那个家伙的心里,自己的地位还不如一个田柔?

  这种心理上的差距让柳晴晴觉得有些不爽,论长相论身材,论学习,自己没有一点比不上田柔,凭什么他就可以放自己鸽子而不是放田柔的鸽子?

  一股不服气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柳晴晴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吃醋,她跟金星之间的关系完全就没有吃醋这一说。

  她不服输的原因是,为什么金星会选择了田柔而不是自己,难道自己就比不上她吗?

  从小就好胜心强的柳晴晴决定,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将这场子给夺回来。

  “晴晴,你没事吧?”

  看着她手指捏的蹦蹦作响,那女同学在一旁胆寒的问道。

  “没事,我们下个月是不是有英语大赛?”柳晴晴问道。

  “对啊,还早着呢。”

  \看x@正版W:章O节上N,酷匠网l

  柳晴晴暗暗下定决心,这次的英语大赛自己一定要把第一抢回来。因为去年的英语大赛,她屈居第二,而在最终决赛中,力压她一头脱颖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田柔!

  ……………………

  金星离开了天南大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还一直想着冯大少对自己的警告,还有那唐三少跟自己说过的话。

  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散散心,就能惹上这样的麻烦,真不知道今天自己走了个什么运气。

  不过,他今天也算见识到了人言可畏的可怕,仅仅是一张照片,就能将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说成真的,有时候金星也不得不服气这帮大学生。

  一路前行,再往前就是郊外了,金星没打算这么早就回去,于是便继续朝前走去。

  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拿出来一看,是媚姐打来的,刚一按下接听键,便传来媚姐急促的大喊声与那边的一阵杂乱声。

  “喂,小弟弟,你赶快回来,武馆要被砸了,啊……不要……”

  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再听时只剩下了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忙音。

  武馆有急事,媚姐有危险!

  金星脑子里登时就蹦出了这个念头,然后什么也来不及想,拔腿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去。

  此时此刻的精忠武馆外面聚集了一大批人,大约有十多个,身穿清一色的黑色背心,不少人的身上还纹有纹身,有几个家伙还染着黄毛,他们各个嘴里叼着烟,手里提着棍棒,流里流气的,看样子都是有备而来。

  “那小子人呢?”一个板寸头的家伙正在武馆内叫嚣,“叫他出来,有种就别躲着,快点滚出来。”

  “他真的不在这里。”媚姐说道。

  当时的她正在浴室里面洗澡,听到外面有人吵闹,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帮人手里拿着家伙来找金星,于是赶紧打电话给了金星。

  挂断之前,他看到外面的人不说二话直接就在店里面砸东西,吓得她赶紧出去阻止。

  电话是她自己挂断的,只是没想到给在那头听得金星留了个悬念,让他觉得自己出了事。

  “想当缩头乌龟是吧,好,那就将这家武馆砸个稀巴烂,看你躲到什么时候。”

  “不要砸,求求你们不要砸,这些东西都是好不容易买来的。”媚姐连忙挡在了前面。

  这群人要砸武馆,媚姐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因为这武馆不但是金星的,也是她的,这地方就是她的旅馆改造而成,而且,媚姐也不想眼睁睁的看到金星一手创建出来的心血被砸了。

  “给我滚一边去。”板寸头用力的将媚姐推开,对她道:“看你长得还有点姿色,老子不跟你计较,你要是再敢拦一下,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先把你给操了。”

  板寸头冲媚姐一阵威胁道,今天要不是有任务在身,媚姐这样的美人儿,他还真不会放过,从他淫邪的目光以及里面的贪婪之意就看出来了。

  “求求你们,不要砸。”媚姐忍着侮辱,依旧在一旁求饶。

  “他妈了的逼得,你个三八,别给你脸不要脸,给我滚开。”板寸头急了,一把抓在了媚姐的胳膊上,用力的向旁边甩去。

  媚姐体弱,再加上板寸头力气极大,一下子就被甩出去好远,跌在地上,擦破了一大块皮,鲜血开始往外流。

  “小弟弟,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急死了。”媚姐忍住疼痛,心中大声的呼喊道,此时此刻,她只有盼望着金星早一点出现。

  “你,还有你,把这里能砸的都砸碎,你,去把外面的牌子摘下来。”板寸头一手掐腰,一手吩咐道,那颐气指使的模样甚是流氓。

  “谁敢!”

  就在这时,一道惊雷般的大喝声从武馆外面响起,紧接着一道年轻人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金星回来了!

  板寸头被他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也认出了金星,不由得嗤笑道:“怎么,不躲了么?”

  金星对他的话恍若未闻,看到坐在地上的媚姐后,他赶紧上前将她扶起。

  “有没有事?”

  “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没有大碍。”

  媚姐摇头说道,金星的归来让她心里充满了兴奋与希望。

  “那你先在一旁休息下,这里我来解决就好了。”

  媚姐冲他点点头,便老老实实的由金星扶着坐在一旁。

  不知为何,在这种情况下,媚姐对他总是非常的信任,尤其是在看到金星此时脸上的那一丝凝重之意。

  她知道,这个男人愤怒了!而他愤怒的后果就是……媚姐也只能一步步的往下看。

  金星环顾了一遍这帮人,脸上面无表情,然后冷冷的问:“是你们干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