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金星已经开始帮田父按摩治疗。

  田父的膝盖骨几乎全部碎裂,一双腿看起来像常人的一样,但却是连一点知觉都没有。

  金星细细的帮他检查过,骨头以及神经坏死,是最致命的关键。当然了,这也是摆在他眼前的最大难题,解决了这一点,就能够帮助田父站起来。

  或许对常人来说,这种残疾几乎相当于宣判了“死刑”,但对金星而言,还是有办法可以补救的,内家真气,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否则他也就没有信心在田家人面前夸下这个海口了。

  他所修炼的内家真气正是以激发人体最大潜能为目的。

  众所周知,人体是世界上最为奇妙的事物。很多你想像不到的事情,比如,力拔大树,单手举车,刀枪不入等,人体都能够实现。

  当然,以上几种特例的表现是隐性的,常人很难做到。但是修炼了内家真气的人就不一样了,内家真气能够将人体潜能最大化的发挥出来,包括从肉体的强度,速度以及力量等各方面。上一次的胸口碎大石,就是金星通过内家真气护体的原因,结果看起来非常的轻松。

  l酷匠z网》唯一正S5版J,:J其他~√都w7是9{盗@版#f

  也许用内家真气帮助田父再一次的催发坏死的神经以及细胞,才是他站起来的最后希望。

  田母打来一盆水帮助自己丈夫将双脚擦洗了一遍,最后才让金星开始治疗。

  “田叔叔,如果有感觉的话就告诉我。”

  下手之前,金星对田父嘱咐了一声,田父冲他点点头。

  金星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在田家人殷切的目光中,将手按到了田父的腿上。

  一股温和的气流开始从金星的小腹之内调动而出,沿着他的双手,汇入到了田父的腿上。

  “感觉如何?”金星问道。

  田父叹了口气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心酸也有些失落。

  连医生都没办法的事情,金星又怎么可能做到呢,他又不是神仙。田父心中想道。

  金星皱了下眉头,方才自己可是用了将近五成的真气功力进行传输,放在常人身上足以让他感觉身体滚烫不已,可用在田父身上却一点作用也没。

  看来,实际情况比自己想的要糟糕得多,金星想着,不由得手上加大了几分力道,真气传输的速度更快了。

  短短的时间之内,金星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珠,因为真气的传输极为的消耗体力,他毫无保留的将真气导出,对他而言,也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田母以及田柔在一旁看着,田母悄悄的将手中的毛巾递给田柔。后者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田母努嘴对金星指了指,推搡了下田柔。

  田柔无奈的撇撇嘴,然后走到金星旁边,轻轻地替他擦拭汗珠。

  对于母女俩刚才的小动作,金星没有看到,可现在被美女伺候着,他觉得自己这顿力没有白出,但他又不甘心自己传输了体内大半的真气出去,难道全部打了水漂?

  “田叔叔,这次感觉到了什么?”金星问道。

  田父依旧摇头,金星再一次的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几秒后,田父忽然惊讶的大叫起来。

  “有了有了,有感觉了。”

  他激动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脸上的兴奋之情难以溢表,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老婆,我有了!”

  田母跟田柔也都看着他,满脸俱是不可思议!

  “什么感觉?说说看。”金星问。

  “热乎乎的,好像有水流过。”田父说道。

  就是这种感觉了。金星松了口气,一下子他的心里也有了底,热乎乎的像是水流经过,证明那是内家真气起了作用,只需要长久的坚持下去,一定会催生出新的骨骼及细胞的。

  他站起来伸展了下腰肢,感觉浑身劳累,跟背负了一块一百斤重的石头一般。内家真气消耗过大的副作用还是显而易见的。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有时间我就回来帮田叔叔你治疗,相信最多半年时间,就会重新让你站起来的。”金星笑着说道。

  “真的是……太谢谢了你,小金。”田父抓着他的手,满脸激动,热泪盈眶,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最后大叹道:“苍天有眼,我老田家遇到贵人了啊。”

  田母跟田柔也都是一脸感激地看着他。

  “小金,我替你田叔叔跟田柔,在这里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田母激动地说玩,作势就要下跪。

  金星一看,赶紧上前扶住;“阿姨使不得,我可是小辈,你这么做可是折煞我了。”

  “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田家家境贫寒,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值得外人看上,这次却得到了金星的无偿救治,难道这真的是苍天有眼?

  “太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有的时候我就是喜欢帮助别人,然后从中获取那种乐趣与满足感,这会让我受益无穷。”

  金星大言不惭的说道,要不是看上了人家女儿,他哪会是这种圣人。

  田母听后,一个劲的点头赞赏,然后在一旁教育女儿:“看看人家小金的这份情操,你以后可要多跟着学习。”

  “知道了。”田柔说完,冲金星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可爱十足。

  他呵呵一笑,“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有时间我再过来。”

  “这就走啊,那你路上小心一点啊。”田母热情的招呼着,跑到前面开门,看了一眼然后又道:“哎呦,怎么下雨了?”

  金星看了看门外,湿漉漉的地面在路灯下闪烁着银光,天空上还飘荡着雨丝,果然是下雨了。

  “没事,有伞的话借我一把,我下次来的时候带上。”金星道。

  可上天好像就打算在他离开的时候开玩笑,在田母找出伞来之后,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哗哗作响,最后直接变成了瓢泼大雨,很快,前方的视野中到处都是水帘,屋前以及大路上就形成了一大片水洼,让人寸步难行。

  看来一时半会走不了啊。金星看着外面的雨势,叹了口气,朝着田柔等人无奈的一笑。

  “要不,小金你今晚就别走了,住我们家。”田母说道。

  “妈,咱们家房间不够。”田柔在一旁提醒道。

  “你房间不是还有地儿吗,我看实在不行,就让小金在你屋里睡一晚。”

  “妈,你说什么呢。”田柔着急的喊了一声。

  “喊我干嘛,我跟你爸这屋实在是没地方了。”

  田家房屋简陋,总共就三间房。田父跟田母一间,客厅连着厨房算是一间,剩下的一间则是田柔的。

  由于田父身陷残疾,照顾起来不方便,所以他们就一张床,还有个病人,基本没空地。

  田柔毕竟是个女孩子,黄花大姑娘,听到母亲这么说,急的一脸羞臊。自己这妈今晚是怎么了,什么都乱来了呢?

  金星在一旁看的为难,就道:“不用了阿姨,一会雨下的小一点我就回去。”

  “那怎么行呢,今晚你就住在这里,跟柔柔一个房间。”田母道,金星在她心里现在可是救命恩人,以后自己老头子的腿还指望他呢。

  “妈……”田柔急的快要疯了。

  “老是喊我干什么,不愿意的话你就在客厅打地铺,让小金睡你床上。”

  “阿姨,真的不用了,我回去就行。”

  金星见田柔快要急哭了,赶紧说道,因为这种事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确实太难为情了。他也不想看到田柔为此为难。

  “小金,你就不要拒绝了,我跟你田叔叔都希望你留下来,要不然我们这心里过意不去。”

  “对。”田父应了一声又对田柔说道:“那个,柔柔啊,你也就别讲究那么多了,就一晚上,睡个觉而已,都多大人了还在乎这个,至于么。”

  “就是,这孩子不懂事。”田母也一旁数落道。

  田柔这下可真的要哭了,自己爸妈今晚上突然间的变性,让她有点接受不了。自己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说跟一个男人睡就跟他睡?即使他是自己家的救命恩人又怎样?

  田柔忍着自己心里的委屈,倔强地说:“我睡客厅。”

  说完,她赌气一般的进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金星一脸尴尬的看看田父田母二人,不知道说啥为好。

  “小金啊,柔柔有时候就这样,死犟得很,别往心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