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柔的家住在闹市区,离着天南大学有一公里左右的路。

  因为家里贫困,田柔不住校,因为住校还要交住宿费。所以她每天两点一线,在家里与学校之间穿梭,这段路她也步行走了一年多了。

  为了特意感谢金星的救命之恩,田柔邀请他回家做客,而回去的时候,田柔不好意思让人家跟着自己走路,破天荒的准备打车回去。

  金星看她手里那张皱巴巴的十元钱,就笑着对她说:“我看时间还早,要不就走着去吧,正好饭前散步也有利于进食。”

  田柔朝他尴尬的一笑,脸上带着点点红晕,然后点点头。因为十元钱对她来说,已经是一天的饭钱了。

  二人走在大路上,不紧不慢的前行,有说有笑,宛如一对亲密的情侣。

  大约四十分钟左右,进入闹市区,田柔的家出现在了前方。

  金星来过这里一次,但再次来,感觉这里比上次又破旧了几分。

  破旧的路,破旧的电线杆,破旧的环境!

  田柔的家里很简陋,里面几乎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桌子跟几把掉漆了的椅子。里面不太宽敞明亮,有种八十年代末老屋的感觉。

  当金星走进屋里的那一刻,问到了香气扑鼻的味道。

  田母正在厨房里择菜忙活,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跑出来看,只见自己女儿已经带着金星进来了。

  田母立刻热情的上前招呼道,“来了,快坐快坐。”

  金星自然是没有客气的觉悟,大方的坐下。

  “柔柔啊,妈妈洗好菜了,你先帮我做下饭,我去看看你爸。”

  “嗯。”田柔点点头,回到房间把书包放下,然后出来找了个围裙围上,冲着金星眨了眨眼,然后开始做饭。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由于田柔的家,客厅与厨房是相通的,金星看到她在灶前不断地忙活炒菜,动作熟练有序,平常肯定没少帮家里做过饭,她穿戴着围裙,长发扎起来束在后面,就像是一位贤淑的家居妻子。

  而金星就坐在椅子上,嘴角带着微笑,细细的欣赏她美丽的背身。

  一时间金星觉得,田柔家里虽然穷苦一些,但气氛还是很温暖而美好的。不像有些富裕人家,即使看上去再有钱,可家里却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一丝温馨的气息。

  “哈哈哈,客人终于来了。”

  就在金星对着田柔的背影回味无穷的时候,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屋内传出,而后田母推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坐在轮椅上,正是田柔的父亲。

  酷匠7网(,永9久免费#看V小说

  见状后的金星,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难道田柔的父亲不会走路?

  田父生的剑眉虎目,人虽坐着轮椅,可脸上精神奕奕,看到金星后,立刻笑着过来打招呼握手,“小金,你就是小金对吧?”

  “我就是金星。”金星说道。

  田父一脸感叹的说道:“哎呀真是多亏了你了,要不是你,我家柔柔就早遭坏人毒手了。”

  “田叔叔客气了。”金星道,然后又问:“你这腿?”

  田父叹了口气,“别提了,好多年的事了,我现在半身不遂,连站都站不起来。”

  金星听后,眉头一皱,大概也明白了田柔家为何这么贫困的原因。

  想了想,他对田父说道:“田叔叔,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下。”

  田父好奇的按他的话伸出一只手,然后金星替他把了会脉,几分钟后,只见金星摇摇头,语气失望道:“神经坏死,经脉阻塞,血液不通,才导致半身不遂。”

  “小金你还会把脉?”田父惊讶的看着他,继续道:“你说的没错,我这条腿已经骨头坏死,神经也完了,医生说我这辈子是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了。”

  田父似乎想起了伤心之事,一脸悲切的道:“唉,都怪我拖累了这个家,拖累了我的老婆跟女儿啊。”

  身为一个男人,没能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还让她们跟着自己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也难怪田父如此伤感悲叹,令金星看后也是一阵唏嘘。

  “你跟客人说这些干什么,聊得别的不行么。”田母在一旁边忙活变嘟囔道。

  田父哈哈大笑一声,“对对,小金,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聊点开心的事。”

  金星笑了笑,转而说道:“田叔叔,你的腿要想治好,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田父大惊,激动地抓住他的手问:“你是说我这辈子还有机会站起来?”

  金星点点头道:“我有一个方法,把握不大,过程也有些麻烦,但值得一试。”

  田父一巴掌狠狠地拍在自己大腿上,说:“只要能让我再站起来,就是豁了我这条老命交换,我也愿意。”

  “田叔叔先别激动,我的意思是,治疗起来时间会有点长,可能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所以你也得有一个良好的心理准备。”

  田父听了后毫不在乎,别说几年了,就是几十年,只要他还有口气在,也要站起来。因为他,这个家已经变得一贫如洗,因为他,老婆孩子跟着受累,所以田父的心中一直愧疚,只要有机会,哪怕是丁点,他也要抓住,然后努力赚钱报答自己的家人。

  “小金,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这个消息简直让我重获新生啊。”田父老泪纵横的道。

  田母也从一旁走过来问:“小金,你说的可是真的?”

  田柔也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睁着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金星点点头,“我以前学过一套按摩手法,对催生人体新细胞以及神经有重要的作用,可以尝试一下。”

  “真的是太好了。小金,你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呐!”田母激动的道。

  其实,金星说得按摩手法只是个幌子,内家真气才是治疗的最佳首选。

  而内家真气也确实有这个作用,像是很多因为修炼内家真气而延年益寿的人,就是因为真气在体内不断的焕发人体细胞的生机,增强新陈代谢,所以才会增加寿命。

  之所以决定要治疗田柔的父亲,不是说金星是个救苦救难的圣人,而是因为他打心底里心疼田柔这样可爱动人的女孩子,她有一个如此情况的家庭,金星只能力所能及的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帮助她罢了。

  有的时候,人的动机很单纯,仅仅是因为他想那样做。

  金星的消息可谓是感天动地,田父田母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田柔也是一脸感激的看着金星。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咱们吃完饭再说。”

  田父第一个回过神来,对田母道:“老婆,今天我要跟小金好好喝一杯,你可不能再骂我了。”

  “德行!看在小金的面子上,就准你喝这一次。”田母瞪他一眼,不过眼中却透着浓浓的爱意。

  田父开心的像个孩子,咧着嘴呵呵的笑,金星的嘴上也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种欢乐祥和的气氛之下,才更像是一家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