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包厢,金星松了一大口气,真想不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会脸红了。这放在以前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事。

  他意犹未尽,脑子里还浮现着媚姐诱惑的身姿,以及自己窥见的那一丝秘境之处。

  甩甩头,他对着洗手间走去。

  经过走廊的时候,阵阵杂嘈杂的音乐以及人们唱歌时的大吼声不断地从两侧包厢传来,而且,金星凭借着自己敏锐的听觉还听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帮犊子,就知道出来乱搞。”

  金星撇撇嘴巴,对此表示痛心疾首。想起了之前的媚姐,他心道,还好自己是个比较正直的人,不会做这种事情。

  “救命!”

  就在金星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从另一边包厢里传来一声求救的声音。

  他站定脚步,又确定的在那包厢门口听了一会。

  “求你们,不要这样。”一个女人的声音弱弱的说道。

  “妈的,你脱不脱?不脱老子自己来。”一个男人吼道。

  :酷G6匠a网:z正A版5k首《‘发c…

  “不要啊,救命,唔……”

  这时候金星不再犹豫,他猛地抬脚,一脚就踹开了包厢的门。

  里面正四五个男人正对一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孩施暴。

  “你他妈的谁啊,谁让你进来的?”

  几个男的见有人闯进来后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便立刻冲他喊道。

  金星看了看那被摁倒在沙发上的女生,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好几处,腰上以及大腿上都漏出了雪白的皮肤。此时正怯弱的缩成一团,屈辱的泪水满脸都是。

  光天化日之下,竟做出如此禽兽行径。金星表示自己是个正直正义之人,绝不容忍如此悲剧发生。

  他大喝一声道:“放开她。”

  几个男的听他说完,当即笑了出声。

  “嘿,这小子那跑来的?当自己是谁啊?”

  “哈哈,想找死也不会看地方。”

  一个留着板寸头,右臂纹着纹身的家伙,嘴里叼着根烟走上前来,对金星道:“给你一个认错的机会,跪下来道歉,否则就别想走出去了。”

  看着这家伙不可一世的样子,金星冷笑一声,迅速的出拳,一下子击中他得小腹。当即那板寸男捂着肚子飞了出去。

  “草,弄死这逼养的。”

  其他人一见,迅速的抄起酒瓶,对着金星抡过来。

  金星冷眼相对,昂然不惧,这几个小混混完全就会靠蛮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迎着一个家伙的酒瓶,金星伸出拳头与之对轰上去。

  “嘭”

  一声脆响,酒瓶炸开,金星的手一点事也没有,那混混的脸被碎开的瓶渣击中,捂着脸,满脸是血的哀嚎起来。

  其他几个,金星也都是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制服在地。

  “还不快滚!”

  金星对他们大吼一声,几个混混吓得屁滚尿流。

  “小子,有种你别走,给我等着。”

  纹身男怨毒的瞪了他一眼,捂着肚子带人撤了。

  金星看着他们都跑出去,这才慢慢地走到那被吓得缩成一团的女生身边。

  “没事了,你安全了。”

  那女生似乎没听见,依旧将脑袋缩在胳膊里,一个劲的低声哭泣,双肩不停的颤抖,显然还出于害怕当中。

  “你叫什么名字?”金星上前拍了拍她胳膊问。

  那女生顿时一个激灵:“不要碰我,求你们不要碰我。”

  “没事了,没人碰你了。”

  金星说着,用力的将她胳膊拉开。

  那女神怯怯的看了他一眼,金星顿时觉得惊为天人。

  没想到掩藏在长发下的一长脸会长的如此清纯动人。这个女生看上去也就十九二十岁,琼鼻杏眼,樱桃小嘴,皮肤嫩白,五官长得极为精致。

  金星身为精忠门弟子,在精忠门内,还有女派系,那里面各种各样的绝色美女,他都看多了。可以这个女生的容貌放进去做一个对比的话,还是很突出的,这足以证明她的漂亮。

  这女生细长的瓜子脸上因为害怕,显得有些苍白。

  看到金星后,她下意识的看看周围,那些坏人也都不在了,一时间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金星露出一个善良的微笑,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发生什么事了?”

  “我叫田柔。”这个可爱的女生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我就在路上走着,然后就被他们带到这里来了。他们都好凶,还要对我……”

  田柔只是想来市中心的书店买一些学习资料,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说着说着,便想起了自己的委屈,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

  金星赶紧安慰道:“好了,别哭了,现在没事了。”

  金星看来,那几个家伙应该是看上田柔的容貌,起了色心,所以绑到了这里来进行施暴,之后又恰好被自己遇到。

  想到这里,他有点庆幸,如此如花似玉的女子还好被自己碰到了,要不然被那一帮混混给砸塌了,那才叫可惜。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金星道,如果继续呆在这里的话,那帮人肯定会叫人过来报仇,虽然金星不惧,可免不了又是一通麻烦。

  田柔被他扶着站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多地方,尤其是上半身,几乎连她的粉色胸罩都露了出来。

  田柔惊呼一声,赶紧双手抱住,并为难的看了金星一眼。

  金星笑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这是媚姐今晚今天刚给他买的中山装。

  “谢谢你了。”田柔见他如此贴心,忍不住脸红的说道。

  金星冲她骚骚一笑,带着她离开了KTV。

  ………………

  金星一路护送她回家的路上,二人走了好长一段路,到了一片闹市区。

  相比较起市中心的繁华,这里相对起来而言就显得破旧与脏乱了。

  破旧的居民房,破旧的水泥路,就连街道两旁的路灯也有好多不亮的。

  从田柔的穿着打扮就能看出,她不化妆,穿的也很朴素,想必也是个普通家庭里的孩子。然而金星没想到她是出身于这么贫穷的地方。

  也许是回家心切,走在前面的田柔到了这片地方后就一路小跑起来,最后指着前方一个显得简陋的平房道:“我家到了,那是我妈。”

  金星顺着看去,果然很破,真没想到在这种环境之下还能孕育出如此水灵动人的姑娘。

  平房前站着一个面容憔悴苍老的中年妇女,也就是田柔的妈妈,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待。

  田柔一看到妈妈,之前所受的委屈瞬间爆发,她跑过去冲到母亲怀里,哇的就哭了出来。

  “不哭不哭,告诉妈妈,怎么了?”田柔妈妈安慰道。

  金星上前笑着说:“你好,阿姨,他受了点委屈,所以才这样。”

  田柔母亲一脸警觉的看着这个年轻人,用力的抱紧田柔,将她护到身后。

  作为自己最宝贵的女儿,从小学开始就有很多男生来追她,其中不乏富家公子哥,田柔的母亲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女儿一不小心被人骗了。所以她对每一个接近田柔的男人都显得极为警惕。

  “柔柔,你怎么会穿着别人的衣服?”田母问。

  田柔哭了一会,心中的委屈少了许多,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啊?怎么会这样?”

  田柔的母亲惊讶出声,看着金星的同时说不出话来。

  “他救了我,还送我回家。”田柔说。

  “真是太谢谢你了。”田母一脸歉意的对金星道,人家好心救了自己女儿一命,亏自己还拿人当色狼来防。

  “阿姨客气了,我也是刚好碰到,所以才出手相助。”

  “柔柔,你还愣着干嘛,快把人家请到屋里来坐会啊,你这孩子,真不懂礼貌。”田母在一旁提醒道。

  金星连忙摆摆手说:“不了阿姨,都这么晚了,一会我也该回去了。”

  “那你等我下,我去换身衣服。”

  田柔说完,身子像只轻盈蝴蝶一般跑进了屋里,很快的就换上了一身衣服。

  面貌焕然一新后的田柔看起来更显的清纯可爱,头发也被扎成了一个马尾辫。

  将衣服还给金星,田柔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金星笑着回答道:“金星!”

  田柔顿时睁大了两只好看的大眼睛,不敢相信得问,“你就是……金馆长?!”

  好家伙,原来我这称呼这么响亮。

  他得意的冲她点点头。

  田柔好像很激动的样子,对他说道:“我同学还给我看过你那天胸口碎大石的视频呢,好厉害哦,不过视频不太清楚,上面的人也有点小,我没认出你来。”

  “你也在天南大学上学?”金星反问一声。

  “嗯,我在中文系,不过好可惜,那天我正好有事,没有去现场看。”田柔说完,脸上一阵失落的样子。

  金星呵呵一笑,看来那一次胸口碎大石的表演,广告效应还蛮深入人心的。

  “以后有机会还会再次表演的。”

  “真的吗?”闻言后的田柔一脸惊喜的看着他,最后竟是拍手跳了起来:“太棒了,到时候我一定去看,支持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