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场里,媚姐还帮金星选购了一款手机,用于平常跟他联系。而几个小时后,两个人从商场出来,手里已经提着大包小包。

  看得出来,媚姐今天兴致很高,逛了这么久依旧保持着如此精神的活力,不得不让金星佩服女人逛商场的能力。

  大包小包里,从衣服到服装品,媚姐一次性买了很多东西,算是下了老本了。当然,过程中金星依旧选择要送她,可被媚姐拒绝了。

  她虽然是个喜欢花钱购物的女人,可她多年来一直保持经济独立,自尊心也是极强。不喜欢一直依靠男人而活,再者,她也知道,金星的钱也不多,只有从光头那勒索来的十万块钱,而且,他用钱的地方很多,媚姐不想麻烦他。

  看着从刚买的手机里显示出来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金星问媚姐道:“媚姐,你不累么?该回去了。”

  “哎呀,小弟弟,姐姐还想再多玩一会嘛。”媚姐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对他撒娇道。

  金星无奈的向他展示下手中的大包小包:“东西都买了这么多了,还要买什么?”

  媚姐笑道:“不一定非要买东西,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唱歌?”

  金星一脸吃惊地看着他,然后心道,自己会唱什么?除了一首《好汉歌》之外,貌似就没了。

  “我承认,其他各个方面我都很出色,可是唱歌的话,我看还是不要了吧。”金星果断认怂,他可不想出这个丑。

  “好不容易出来趟,你就陪我去嘛!”

  媚姐开始对他使出撒娇攻势,红唇嘟起,两只手也抓住他胳膊不停地晃。

  这女人都三十多了,撒起娇来还跟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似的,金星表示自己对媚姐这一招没什么抵抗力,也只好点头答应。

  纵情KTV,坐落于天南市市中心,是一家规模很大的KTV娱乐场所,里面也包括各种贴切服务。

  他们的口号是,“在这里,请尽情的放纵自己的感情”

  进行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进去后,只听得里面各种劲爆的舞曲与慢摇抒情歌曲混杂在一起的音乐,十分的吵闹与杂乱。

  好在这里的包厢隔音效果还不错,二人开了间包厢进去后,杂乱的声音顿时减少了大半。

  “小弟弟,要唱什么歌?”媚姐问他。

  拉倒吧,我啥也不会唱。金星表示自己大吼的话还行,唱歌的话就五音不齐了,于是摆摆手道:“唱不来,还是媚姐你来一首吧。”

  “那你想听什么样的呢?”

  “随便!”

  媚姐点了一首舒缓的梅艳芳的歌曲,《女人花》。

  轻缓而悲伤的音乐响起,媚姐动听的声音也随着唱了出来。

  “我有花一朵,中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

  “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

  “我有花一朵,花香满枝头,谁来真心寻芳踪”

  “花开不多时啊,堪折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我有花一朵,长在我心中,真情真爱无人懂”

  “遍地的野草,已占满了山坡,孤芳自赏最心痛”

  这本是一首伤感抒情歌,可媚姐唱的时候像是联想到了自身,将感情融入其中,唱出了自己的幽怨与自怜,再加上她动听的声音,更似是在歌声里诉说自己的心事,让人听后感到一阵凄凉与悲痛。

  正如《葬花词》中写道: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当岁月的风沙埋葬起所有的记忆,当今生有幸邂逅于来世,你是否还能记起、记起茫茫前生的路上,那一朵花的美丽?

  金星叹了口气,这是个可怜的女人,他听媚姐说起过自己的可怜身世,只能在心里为她默哀。

  一曲完毕,媚姐眼眶哄哄,里面闪烁着星星点点,显然是唱的过程中太过于专注,早已哭过了。

  她抽出一张纸巾擦拭掉,然后站起来,脸上再次恢复了原先的高兴,对金星笑道:“小弟弟,我给你跳个舞怎么样?”

  要给我跳舞看?我日,还有这等好事?

  金星呆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好啊,求之不得。”

  媚姐看他笑起来有点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而后音箱中想起了动感的舞曲。

  媚姐走到包厢中间,妩媚的看了一眼金星,那般风韵犹存的模样令他一阵骚动。

  随着舞曲的播放,媚姐的身子也扭动起来。

  她跳的是动感热舞,动作很大,也许是今晚她唱出了自己的心事,又也许,她想放纵自己一下,所以媚姐跳起来的时候,动作显得有些放荡。

  媚姐扭动着诱惑的身躯,双手按在胸前不断扩胸,有时候,又会背对着金星,电臀给他看。

  好几次,金星都不经意间的从媚姐弯腰抬腿时,看到那黑色的性感胸罩以及小内裤。

  我的妈,再这么跳下去的话,我也想跟着跳了。

  金星的小腹内一阵火气躁动不安,媚姐如此姿态跳舞,让他看得有点血脉贲张。

  “啊~”

  随着音乐里的一声呻吟,媚姐也同时发出了一声,而后用手从自己的胸一直向下抚摸到大腿,再一次的展现她放荡不羁的一面。

  动感的音乐,令人迷醉的灯光,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冲动的想法,而且,包厢里,还有一个男人跟女人!

  媚姐跳的非常纵情,果然是跳出了这家KTV的口号。

  突然间,令金星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媚姐停下了舞姿,对着他展颜一笑,而后轻轻地将裙带拉下,露出了半边雪白的香肩,走着猫步,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来,然后坐在了金星的大腿上。

  媚姐坐上来的那一刻,香风阵阵,饱满而弹性的臀部,让金星瞬间有了反应,他的手下意识的揽到了媚姐柔弱无骨的小蛮腰上,一阵暗爽。

  金星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媚姐突然趴在他的耳边,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轻在他耳朵上舔了一下。

  “小弟弟,姐姐跳的好不好看呢?”

  完了完了,再这么下去的话就要做一回禽兽了。

  “好看好看。”金星连连点头,内心一阵纠结,到底要不要下手呢?

  “那你还坐的这么老实干嘛?”媚姐嗔了一声。

  秦首听后心里大乐,难道这是对我发出暗号了?我这就来了。

  他试探性的将放在媚姐腰间的手轻轻地向上摸去,而就要碰到那饱满的酥胸时,媚姐突然打开他的手。

  “讨厌,你可不能对姐姐做这种事。”

  我日,不是你叫我不老实的么?能怪我?金星心里对媚姐一阵无语。

  看他脸上郁闷的表情,媚姐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说道,“我是让你跟我一起跳舞,你想哪去了,真不懂情调。”

  “好吧!”

  D最新:《章‘#节p上酷z,匠网r.

  金星无奈了,对媚姐说道:“我去洗个脸先。”说完,他起身出了包厢。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媚姐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嘴里嘟囔一句。

  “有色心没色胆的小弟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