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星与媚姐二人的共同协商之下,决定将旅馆改造一下,变成武馆。不过临到最后,金星又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提议。

  保持原来的旅馆性质不变,在一楼增设武馆!这样一来,媚姐还可以做着原来的旅馆生意,而一楼新开的武馆又可以为其增加一笔生意收入。如果学武的人累了,可以直接上楼休息,简直就是两全其美。

  本来媚姐还担心开武馆需要一笔钱,而她手上也不多,谁知金星做下决定之后,只是从她手里要了几百块钱,出门找人做匾去了。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金星返回,手里提着一块长约一米宽几十公分的木匾。

  木匾上,“精忠武馆”四个遒劲的大字还被镀上了一层金,金星缓缓的用手抚摸这它们,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之所以取名为“精忠武馆”,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意义的。

  金星所在的山上门派名曰“精忠门”,乃隐世古武大派,以内家真气修炼为主,通俗点的说,就是气功。所以,武馆取名“精忠武馆”正好与其呼应。一方面是金星自己心中也有个将传统武术发扬光大的理想,另一方面,也是在替他师傅完成多年未了的心愿。

  找了个凳子,金星将牌匾挂了上去,没有锤子,进行完全是用拳头将钉子一个个钉上去的。让看到这一幕的媚姐暗暗吃惊,这家伙是不是人肉长得?

  “精忠武馆,这名字取的霸气。”

  牌匾挂好之后,媚姐忍不住赞道,没想到这小子办事效率这么快,这么短时间就搞回来了。

  金星笑笑,看着牌匾,一股豪气从心中油然而生。从下山的那一天开始,他突然找不到了自己的方向,不知道要干什么了。这一刻他的心中清楚了,那就是武馆开下去,传统武术精神发扬下去。

  媚姐从一旁走过来,一只手搭在了他肩膀上,说道:“不错啊小弟弟,从这一刻开始,你的身份就提升了。”

  “有么?我还是觉得我是个普通人。”金星说。

  媚姐道:“你笨啊,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武馆馆长,我得改口叫你一声‘金馆长’了。”

  对啊,金星猛地一拍额头,可不就是这样子么。

  “金馆长,好屌的称呼。”他骚骚笑道。

  精忠武馆,选在第二天开业。今天的时间,金星宇媚姐二人就好好的将一楼收拾了一下,完毕后,整个一楼看起来宽敞明亮。

  为了庆祝,晚上媚姐还做了很多好吃的,与金星大肆吃了一顿。

  武馆开张一事准备就绪,媚姐问他:“小弟弟,我们该怎么把武馆宣传出去呢?”

  这一点金星好像很有信心,道:“放心吧媚姐,我早就有了办法,不过暂时保密。”

  “讨厌!”媚姐嗔了一声,美目剐了他一眼。

  金星嘿笑几声,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神秘。

  第二天,金星一大早就出门买了几串鞭炮,还有毛笔跟纸张回来,回头拿毛笔在纸上写了好多大字,然后急匆匆的要出门而去。

  媚姐睡眼朦胧的起床上厕所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打着哈欠问:“小弟弟,这么早你去哪,时间还早着呢。”

  “嘿嘿,今天开张,我得出去宣传一下,多拉些人回来。”说完,他一溜烟走了。

  媚姐好奇的看着他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脚下忽然一痛,她哎呦一声,低头一看,顿时惊呆。

  门口处不知何时立着几块地面砖大小的青石板,厚度约五厘米。

  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是金星弄回来了。

  “不知道这家伙搞什么。”媚姐嘀咕一声,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话说金星拿着写>

㱱p>

a第九章/uld”so心中馆,选在第二夀 话说金t d,r
dou p>〇了。”

<两路金星拿着写>

㱎呢?鰁要幀 话p> <

  这间还心,道 暂时保察弟,持。要干宦展馆上证了给观众欠孑息,可以响竀的亓覰,烟拿着写>

「一痛2石杘米。

 就是具个小时之后,釂

都光哶一贴是示栏然而直社团一声活动,她都 样䊌厀贴 p> p>㊃>

a  第亸说姲鞭看庆这贴:“䊌,“精忠武馆╊專傅

2矾挂要出机馆失的以分仌知道,这肯kuji/p>  等

开下里提着门口了道p> 道这家伙搞什乌天开业〠一下胸痛,馆表演倾情奉送,待启釀捧麌美”媚姐嗔了一痛,表演点炛2一金矾挂匆皱提拉奋p> 道这家伙搞什乥直s兀业〠一吠武呢?吇>〇嘿,今夙搞_/li> );~.䊌chref=")着牌匾,一股d极入爹女

太棒有么?我还是觉得我头N通人见蘿嘿,今天开张,戴还釀r 。⊌原九d头N造击呢这金看细 之女

〚骂里卖皻呢?‥了给忘息&。

当她d奋约一个小时之后＀乥>

直几块拼往忽做猜很易焟走了。 r 〆生意逼。”他骀业〠改口多增嘿,今天开张,我廑廨买亂”他骚骕一自嘿,今天开张,戩岂p> ,歑表演,> 〆点金星好像很朾,一股>〇亘春阳光之女 <。过一 拧,多戥感还  媚姐精包闙甩么〆一丆馆凶而花痴是拧

ㅉ”潇洒第候个小时之后,矾

:的忽小 方向保口二我早将>

 找伟弟称。未婚妻上吠武?我还是觉得我头精忠模样嘿,今夤搞bull;< ' 微搜戩a href=",关注丆线p> 称免费icle c正版个/li> 回class="v class="chapter_conten <

  • """"""""""""""""""""""""""""""""e 在金kj_zbjpter_crumb"""""""""""""""""""""""""""""""""""""""""&nbs金45695/872642pter_crumb""""""""""""""""""""""""""""""""""""""""""""" lack_/">酷匠网&"""""""""""""""""""""""""""""""""""""""""""" m/gr金lazylyout-aori aldwork/images/v1611/doi/pub/1bnjt.jpg" 酷匠阅读器; \"ss="chapter_conten < lass="read_bar_6 art -90px; left: auto;v class="99999; <; wiheargin; wicurs 第e
  • kjdata-spone /spalass=moreicle-(119);">恶魔果="r金lass=moregWrap">ut
    <2s-rea> i class="kjbook-chapter">第九章 sr -e booke金 e booke金> eB金>< >Aa
  • 第九章 sr -e bookathe e bookathe>
  • Athe>< >Aaass="read_bar_1"
    i class="kjbook-chap ad_wrap_r_crumb"> sr -block sr -c79" •< "icoc在金sler ror>>-class="hide-on-desktohapte 在金sler ion: "onclick="rdb.article.reclearfix"> sler""v class="chapter_conten e 在金sler >+ lass="h class="read ad_wrap_r_crumb"> sr -blocknchapter_header label 文

    约id=abel pp"> •< "icoc在金sler ror>>-class="hide-on-desktohapte 在金sler ion: "onclick="rdb.article.reclearfix"> sler""v class="chapter_conten e 在金sler >+ lass="h class="read ad_wrap"""" laecpx; read_wrapipt" src="http://sss="ch$(funcpx; ()119", $.ajax(19", : 'GET'0"} }; T : 'json'0"} };u 金ba'0"} }; : { : 2, b:"0"} };cache: false0"} };success: funcpx; (res)119", sor()p;<(res章de)s = { id: "0"} };error: funcpx; (jqhxr)119", sor()p;<(jqhxr)s = { id: " 第九j>第九.金.书第九j>第九.-chevro.daap">dernispond.m,/grou.lazylass/1.9.3m,/grou.lazylassdernispond.m; rs re/1.4.4in.j; rs re-/modernizr-2.6.2.min.j>第九j>j.e=1"lnutdernizr-2.6.2.min.j>第九jremclasrdif]6u-> ').load_(funcpx; ()19", $(' ').toggleC金('e') <_书 ', ['/li> _书 _书 itemredirect" 在金 clas{{daap">}}r daply clas{{daply}}r "0" daply as{{daply_ }}rter_crumb"> kjauthorclg.com/boo{{ _u }}rt m/gr aass="read_bar_1" kjidth>s="chapter_contenom/boo{{ _u }}rt{{v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