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姐看了他一眼,心道这帮人是来进行强买的,你能怎么帮?

  “小子,不关你的事就不要插嘴,否则就是自找麻烦。”光头看到突然冒出来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警诫道。

  金星看着这三个家伙,浑然不在意的说:“我找过的麻烦一般都被我解决掉了。”

  那光头闻言后眼神一凛,“你想怎么样?找死是吧?”

  媚姐见状,生怕起了冲突打起来,赶紧上前劝道:“虎哥不要冲动,他是我这里的房客,我代他向你道歉,真是对不起,希望你不要追究。”

  “孙媚娘我告诉你,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都得把合同给我签了,要不然,你跟这小子都别想好过。”光头下了最后通牒。

  媚姐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焦虑无比,金星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我来处理就好了媚姐。”

  “金星,不要冲动,要不然你会吃亏的。”媚姐劝道。

  金星对她笑笑,一脸轻松写意,“不就是待会打一架么,这个我最拿手了,媚姐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媚姐不知怎么的,竟然真的就听了他的话,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观看着。

  金星直接走上前去面对着光头,说道:“你们是自己走呢还是要我送你们走?”

  “你他妈的敢这么跟我们虎哥说话?”光头身边一个混混骂道,金星连看都不看他。

  光头见这小子真的就不惧怕自己,顿时火冒三丈,“你小子看来是真的想找死。”

  金星随口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光头对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两只拳头从光头的两侧探出,对着金星的脸庞重重挥来。

  “太慢了。”随意的说了一声,金星顺手在两个人的拳头上弹了一下,顿时,那两个人的身体好像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出,跌倒在地。

  光头脸色大变,这小子出手敏捷迅速,力气大得吓死人,看来是碰到扎手的点子了。

  “再说一次,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们走?”金星看着那光头,缓缓的说。

  光头脸皮直抖,嘴巴张了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放接下来的狠话。万一说错了激怒这小子,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有种,不过你给我等着。”光头说完,带人离开。

  光头带人走后,媚姐立刻就跑过来,在他身上打量:“金星,你有没有事?”

  金星对她笑着说:“媚姐你刚才都看到了,我怎么可能有事?对付这样的流氓,一百个也不够我打得。”

  这话倒不是他吹嘘,金星天资颖慧,从小就被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收留在山上,这一学就是二十几年,无论功夫还是内家真气,都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混混之流怎么能入得他的法眼。

  听他这么说,媚姐放下心来,“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真看不出来嘛。”

  金星长相清秀斯文,甚至还有点小帅气,媚姐没想到他轻轻松松的就将两个人打倒在地,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嘿嘿,说实话,如果是要我打两只老虎,也不在话下。”

  “吹牛!”

  “真的,我从不说假话的。”金星保证道。

  媚姐心情似乎有些阴郁,没有了开玩笑的兴致,她叹了口气:“唉,这次他们虽然被你打跑了,可下次他们还会再来的。”

  SQ看f正M版cT章节~w上d酷8匠QI网w

  “再来的话那就再把它们打跑啊。”金星道。

  媚姐白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情况,这帮人可不是简单地地痞流氓,而是黑社会。”

  金星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要媚姐你签订什么合同?”

  媚姐道:“这就得从我那死鬼丈夫说起了。”

  “什么什么?”金星大惊道:“媚姐你居然结婚了?真看不出来,我一直以为媚姐你看起来很年轻,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呢。”

  这就是赤裸裸的马屁了,媚姐吃他一记,脸上恢复了妩媚的神情:“别贫,现在没心思,再说我才不吃你这一套。”

  你不吃,打死我都不信,金星心中骚骚的笑道。

  媚姐将自己的陈年往事与辛酸缓缓与金星说了出来。

  她原名孙媚,七年前结婚,丈夫是一个货车司机。结婚还不到一个星期,甚至连蜜月都没有度完,他那个责任心很强的丈夫便出车拉货,没想到这一去不复返,直接死于车祸。

  得知这一消息后,媚姐差点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这旅馆原本是她与丈夫两人商议着开小店的地方,丈夫这一死,这家店也就成了她丈夫留给他的最后遗产。

  因为这边刚好靠近天南大学,学生开房什么的比较多,媚姐干脆就直接把它开张成了旅馆。一来二去,她因为长得美丽动人,风骚性感,又是旅馆老板娘,所以就有了“孙媚娘“这个外号,久而久之,大家都这么叫她了。

  可是从上个月的时候,一帮人也就是光头那几个突然出现,贪恋她的美色,想要占她便宜,媚姐不答应,光头便带着人三番五次的来找麻烦,更有一次直接拿出了一张欠条,说她丈夫欠了他们二十万块钱的债,还不上就要拿房子抵押。

  媚姐自然不服,可那欠条白纸黑字,真的就跟她那死鬼丈夫生前所签的一模一样。光头扬言,如果还不上债,就得拿房子抵押。

  作为当事人,媚姐心中知道有些事是无中生有,可她一个弱女子,还是个寡妇,面对着黑社会,也无能为力。

  金星听完后,心中也有了一下大概。总而言之,光头那帮人因为贪恋媚姐的美色而不断的来找麻烦,就是要逼媚姐走投无路,最后他们趁机而入,一举得逞。

  “看来媚姐你长得太漂亮也是种错,就跟我长得太帅一样。”金星感慨的说道。

  媚姐听他贫嘴不是一两次,就道:“我看是你脸皮长得太厚。”

  金星呵呵笑道:“媚姐你放心就好了,只要是我还在这里住一天,就保证那帮人绝对欺负不到你。”

  媚姐听他这么一说,忽然计上心来,对他道:“我看要不这样,你就长期住我这里好了,房费什么的,我给你降到最低,保证不亏你。”

  金星沉吟了一下,考虑起了一些事情。

  媚姐见他不说话,生怕他不答应,赶紧又说道:“好了好了,姐姐给你全免,你个小坏蛋,居然还对我用这套,真是讨厌死了。”

  媚姐宜嗔宜喜,真个儿是将熟妇的完美气质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没问题。”金星笑着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那挂坠是不是也就不用作抵押了?”

  媚姐闻言后,突然上前抱着他一只胳膊,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可怜兮兮的道:“这个先不急着要回去好不好,姐姐真的是太喜欢了,还想再多戴几天。”

  前一秒妩媚诱惑,这一秒楚楚动人,媚姐突然间从一个熟妇变成了一个小女生,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能将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表现的这么好,实在是让金星不得佩服,也许这样的女人才称得上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这挂坠使自己来寻妻的信物,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在犹豫,甚至可以说是在想怎么拒绝。

  “小弟弟,你最好了,借姐姐多戴几天嘛。”

  “好不好嘛,小弟弟,作为条件,姐姐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是任何要求哦。”

  “讨厌,给姐姐多戴几天,你就算是上了姐姐,姐姐我也认了。”

  听着她轮番甜言蜜语的诱惑,再加上一对柔软弹性的大波不停地在自己胳膊上蹭来蹭去,让他心境难以平静下来。

  最后金星狠了狠心,道:“好,我就答应你了,不过如果我用到的时候,媚姐你要及时归还我,我还要用它来找老婆呢。”

  媚姐喜不自禁,她踮起脚跟,难掩兴奋的在金星脸上亲了一下,高兴道:“小弟弟,你真的是太好了。”

  金星脸色急变,匆忙退后几步,大骇的看着媚姐道:“士可杀不可辱,媚姐你怎能如此占我便宜?”

  “去你的。”媚姐对他翻了翻眼皮,风情万种。

  “哈哈。”金星大笑起来,他倒是觉得长久住在这里也不失为一件趣事,每天都有大美女可供他调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