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房间的空气中还残留着一股特殊的气味。他想想之前那香艳的一幕,不由得有些意犹未尽,又有些觉得好笑。

  媚姐居然当着他的面在外面的床上自慰。是什么样的力量能促使一个女人放下脸面去做这样的事?

  更;《新最{快h¤上酷#*匠网WH

  金星想了又想,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做男人太过于出色了,出色到了让女人见了就有反应的地步。

  房门外没什么动静,媚姐走之后好像就没有再见过她的影子,可能是现在比较害羞,躲起来了。

  金星洗过澡后觉得有点疲惫,毕竟长途跋涉了这么些天,也没好好休息过,于是他回到房间后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晚上,他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媚姐在外面喊道:“起来吃饭了小帅哥。”

  金星爬起来开门,看到楼下客厅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他笑着说道:“谢谢媚姐你这么客气的照顾了,以后直接叫我金星就可以了。”

  媚姐前面经过一番自我滋润后,好似容光焕发,满面红润,更加的迷人。

  “跟我还客气啥,等你赚了钱再按每天五十块钱的生活费给我补上就是了。”媚姐笑着说道。

  她之所以这么做,还是因为看上了金星的那块金挂坠,心想着到时候跟他商议下自己买下来算了,就不要让他赎回去了。当然,在这之前得对他好一点,笼络下人心才行。

  金星当下也不再客气,随着媚姐下楼吃饭,两人开始了愉快的交谈。

  “对了金星,你家在哪?来天南市这边要上大学么?”媚姐问道,因为她的出租屋离着天南大学很近,而金星又年纪轻轻,很容易让她这么猜测。

  金星吃了口饭回答道:“我没有家,这些年都跟我师父一起住在山上,来这边也不是为了上学,而是要完成另外一件事情。”

  “住在山上?”媚姐闻言后笑着说道:“别拿姐姐开唰,住山上,你以为你是野人啊?”

  “我说的是真的,没骗你啊。”金星无奈道。

  “好了好了,姐姐相信你。”媚姐就当他是在开玩笑,咯咯笑了几声,又问:“你说你不是来上学,是要完成另一件事?是什么事?”

  “我说出来媚姐你可要相信啊。”

  “你说的话姐姐当然相信,快点说说。”

  “其实,我是来找人结婚的。”金星突然神秘地说。

  “找人结婚?谁?”媚姐的好奇心突然被他勾了起来,赶紧催促他快说。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秘密的,金星也就讲了出来,“十年前,我师傅给我定了一门亲事,现在他要我下山来这边找一个叫柳晴晴的女孩子结婚。”

  “柳晴晴?”媚姐的脑海中突然想起这个名字,感觉很熟。

  金星继续说道:“我师傅也没跟我说怎么找,只说要我来天南市,而且还说,天南市的一半土地都是她家的,只要我多跟人打听就能找得到。”

  一半的土地都是她家的?媚姐疑惑的嘀咕一声,突然就想起来了。

  “你是说,你要结婚的那个人是柳氏集团董事长柳天明的千金,柳晴晴?这天南市的一半房产确实都是属于柳氏财团名下的产业。”媚姐说道。

  金星点点头:“照这么看来的话应该就是她了。”

  “咯咯咯咯……”媚姐突然间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小弟弟,今天愚人节吗?你真是要笑死姐姐我了。”媚姐笑的花枝乱颤,一口饭差点喷了出来。

  “媚姐你不相信?”金星看着笑的胸都要抖出来的媚姐,问道。

  “信,我信。”媚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信你才怪。”

  “你知道吗?柳氏集团,那可是东南地区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柳天明是个超级大富豪,家财万贯,数不尽的财富,他的女儿柳晴晴,更是身份地位比公主都还娇贵,长得如花似玉,纤纤美人,你居然说成是你的未婚妻。吹牛都不会打草稿,我看是你是电视新闻看多了,偷偷暗恋人家吧,咯咯咯咯……”

  媚姐一边说,一边笑,柳晴晴被说成是他未婚妻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关键是他还一脸正经的说得跟真的一样,样子十足搞笑与可爱,媚姐实在是忍不住。

  “媚姐你还是不相信我,这事千真万确,我过些日子就去找她成亲,纳入帐中了。”金星就差指天发誓了。

  “还纳入帐中,吃你的饭吧。”媚姐嗔了一声,笑着夹了一大块肉往他碗里送去。

  金星无奈的耸耸肩,反正自己说了,信不信也只能是别人的事了。不过从媚姐的信息中得知,柳晴晴家里很有钱,又似乎是个大美女,这倒是让他有点期待。

  “原来要取这么个有钱的老婆,怪不得那老头子死命硬催我来。”

  一顿饭吃得欢乐有余,气氛祥和。吃完了饭,金星帮着媚姐收拾碗筷,外面闯进了几个人来。

  “孙媚娘呢,快点给我出来。”

  为首的一个光头,身体彪悍,一脸滚刀肉,长得跟恶霸一般,站在门口叫嚣。其他两人也是贼眉鼠目,流里流气的。

  “什么风把虎哥你给吹来了,快点进来坐。”媚姐看到来人后,立刻热情的招呼道。

  那被称作虎哥的,也就是那光头道:“少来这一套,孙媚娘,前些日子给你看的那份合同同意了没?同意了今天就签了吧。”

  “哎呦虎哥,那合同我真的是不能签,这房子是我丈夫留下来的,我哪里舍得转卖出去?”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

  “对不起虎哥,我真的不能签。”

  光头虎目一瞪,对媚姐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小旅馆现在没什么人住,保不准以后还会出次人命闹个鬼什么的,那可就更没人来住了。”

  媚姐吓了一跳,立刻求道:“虎哥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这房子是我唯一的保障,卖了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嘿嘿,要是跟了我们大哥不就知道怎么过了么?”光头旁边一家伙淫笑一声,目光开始在媚姐玲珑的身体上乱扫。

  媚姐焦急无措,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要说应付一般出言调戏自己的人,媚姐是手到擒来,可这光头等人是这一带十足十的流氓,她也心里害怕,不敢招惹毕竟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寡妇。

  这时候金星走过来问道:“媚姐,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