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进来嘛!”

  一道柔媚入骨的声音顺着风飘进了耳中,金星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在了一个正冲他招手微笑成熟美妇身上。

  金星确认了周围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没有男人配得上帅哥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微笑的朝美妇打招呼道:“这位大姐,你叫我有什么事?”

  “什么大姐,叫的这么难听,人家看上去有那么老嘛?”那成熟美妇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别具滋味。

  金星细细打量了下这位美妇,三十左右的年纪,熟的就像那水蜜桃一般,着一身大红色柔软的丝质吊带睡裙,罩在身上虽然显得宽大,却无法遮掩那动人的娇躯,吊带与睡裙在胸前的连接处,裸露着大片的雪白,饱满而又弹性,让人看后蠢蠢欲动。

  “不好意思,我刚才看走眼了,这位姐姐,你长的真漂亮,就像一朵娇艳的海棠花。”金星也不是个笨蛋,知道女人都喜欢听赞美的话,便立马改口夸了起来。

  那美少妇吃了一记蜜糖,顿时喜上眉梢,咯咯笑道:“哟,小帅哥说话真讨人喜。不过看你这满头大汗的模样,是要去哪呢?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姐姐会给你很便宜的价格哦。”

  “多少钱一炮?”金星有兴趣得问。

  “哎呦我的小帅哥,你把姐姐这当成什么地方了?喏,看到了没?”那美艳少妇指着靠近门口处立着的一块牌子继续道:“姐姐这里是正规的旅馆,里面还有工商局给的营业执照,不做那种生意哦。”

  金星的视线往一旁看,一块立着的门头牌,上面“媚娘出租屋”五个大字显而易见,他恍然大悟,原来这美丽女少妇是站在这里拉客住店。

  他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我又看走眼了。”

  美艳少妇一脸笑意的说:“第一眼看到你,姐姐还以为你是个纯洁的人,没想到这么小就学坏了,咯咯……”

  美艳少妇笑的花枝乱颤,饱满的胸脯随着她的身体不断的颤动起伏,都快晃了出来。

  “不瞒姐姐,其实我长的很大的,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那美艳少妇撇撇嘴道:“什么看不出来,姐姐我一眼就能看出你今年也就二十多点,还是个小弟弟。”

  我说我长得很大,她居然说我是小弟弟?

  金星无语,张了张嘴巴想要与之好好辩解一番,却见那美艳少妇不耐烦地嘟起了一张湿润的小嘴说道:“进不进来嘛小帅哥,给姐姐个痛快话。你要真的有那方面的需求,姐姐也帮你想办法,你看,姐姐这里服务多好多周到,房间干净又舒服,你到底上不上来住嘛?”

  金星沉吟了一下,心道反正自己刚来到这天南市,正好也需要一个落脚休息的地方。

  他果断而干脆的说道:“好,既然姐姐如此诚意的要我上,我只能却之不恭了。”

  )O最)新◎☆章Q节s上^3酷Z匠@网

  “你真的好坏,这点便宜都要占姐姐的。”美艳少妇听了他的话,娇媚的横了他一眼,金星嘿嘿笑了几声,最后跟在她屁股后面上了楼去。

  旅馆虽然比不上高级酒店,但也有自己的风格,房间不大,但里面宽敞明亮,布置典雅,也确实如那美艳少妇介绍的一样,干净舒服,更重要的是,里面有股特殊的香味,很像是女人的体香。

  金星找好房间后,卸下随身带的行礼,躺在柔软的床上,舒服的呼了口气。

  此次下山来天南市,距离上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他的那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师傅带着十岁的他来到了天南市一个商人的家中,与那商人的女儿签订了婚约。

  二十岁生日刚过完,金星便被师傅叫去,告知了他此事,并嘱咐他下山去完善自己之后的人生,寻找自我,并且完成当年的婚约。

  “一年后你要是不把徒弟媳妇给我带回来,你就别回来了。”这是那个老头子临别时的最后一句话。

  想想金星就一肚子气,好歹跟了你二十年,说赶就赶,连一丝舍不得的意思都没有,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弟子?

  再者,你说给我找了个老婆吧,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十年前虽然自己也跟着去了,但人家小女孩根本没在家里,去度假了。

  最后,你说要我下山去找她,又不给我具体地址,光留了一个名字还有一个信物。只靠着这些简单的信息,还怎么找?如何能找得到?

  名字,也就是金星的未婚妻,是一个叫做“柳晴晴”的女人,信物则是一把大约两指长的纯金制成的钥匙挂坠。

  他的师傅在他下山时告诫他,想见的时候一定要拿出这挂坠进行相认,并言对方手中有一只与其匹配的金锁,只有这把金钥匙才能够打开。

  “柳晴晴。”金星躺在床上念叨着这个名字,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各色各样女人的脸,可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出叫这个名字的女人究竟会长成什么样。万一是个丑八怪,那自己岂不是亏了?

  “应该不会太丑吧?”在没有见到柳晴晴的真人之前,他只能心中猜测祷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