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芋与杨宁约定的日子很快来到了,虽然这几天心情不佳,但繁芋还是换上了白色的雪纺长裙。

  约定的地方是在郊区的一个林子里,繁芋一个人去的,她并没有想到,会碰到莫小苒。

  酷UD匠W网dZ正M版j/首\发

  繁芋在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的时候,下了出租车,一个人慢慢走。

  路边有许多小摊子,繁芋本来也没有注意看,却在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时停下了脚步,向那声源望去。

  “给你,二十块,谢谢哈!”莫小苒穿着朴素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以前的男人婆留起了及肩长发,眉眼不似从前那般,但依昔可以看出她是莫小苒。

  莫小苒摆着一个小小的饰品摊,举手投足都散发着市侩的气息。

  繁芋走了过去,拿起一条白色的手绳问。

  “多少钱?”

  莫小苒低下的头听到这句话,一瞬间抬起了头,后又慌乱的把头低下,并从一旁拿了一个口罩戴上。

  “五块钱。”莫小苒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楚,繁芋却一下子哭了。

  人长大了,还真是矫情了许多。

  眼泪落在手绳上,莫小苒抬起了头。

  “如果你喜欢,送你也可以。”莫小苒的眼神很温柔,繁芋看向她,嘴角弯弯。

  “那我不客气了,谢谢你!”繁芋说完,便拿着那条手绳转身走了几步。

  莫小苒垂下了失落的眸子,她没有认出自己。

  “你,很像一个人,她躲了我四年。那个傻瓜,不知道,我从来都不求她功成名就,只求与她相伴一生。”繁芋说完,便走了,带着重逢的惊喜与没能相认的落寞。

  待到繁芋远去,莫小苒才摘下了口罩,一双手从背后搂住她的腰。

  “你还爱她。”是陈述句,希尔苦笑了一声,冰蓝色的瞳孔里全是莫小苒的一颦一笑。

  莫小苒转过身去反抱住希尔,揉着希尔海藻般的及腰长发。

  “我爱你,傻瓜。”莫小苒知道,刚刚繁芋认出了自己,可是却不想戳破,她们之间,有一道跨不过的鸿沟。

  “对了,你怎么又来了?”莫小苒跟希尔拉开了一点距离,她溺爱的看着希尔。

  希尔撅起嘴不开心的摇晃着莫小苒的衣角。

  “难道我不能来找你啊?”

  “能,当然能!不过,你妈她,肯放了你出公司也真是不容易。”莫小苒半开玩笑似的看着希尔,希尔却瞬间黑了脸。

  “她当然不同意,但是,她管不着我。我偷偷跑出来的,我又不怕她。”希尔摸着自己的小脸蛋,委屈的看着莫小苒。

  “你看看,这么多天,我都瘦了!”希尔冲着莫小苒眨了眨眸子,可爱得像只小兔子,但是莫小苒知道,她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莫小苒看了眼自己的摊子,没说什么。

  希尔却跳了起来。

  “陪我去吃饭嘛!我会让辛迪来帮你把这小摊子收回去的!再说了,本来就是让你摆着玩儿的,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莫小苒黑了脸,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我不是你包养的姘头!”她别过头不去看希尔娇嫩的脸蛋,希尔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哄莫小苒。

  哄了半天,莫小苒才肯搭理希尔。

  “小苒苒,我饿了嘛!你陪我去吃饭嘛!这附近有农家乐,我去过一次,口味不错,你陪我去嘛!好不好?”莫小苒沉默许久,终究是点头了。

  繁芋照着杨宁给的地点到了林子深处的一家农家乐。

  杨宁早早地等在了门口,穿着休闲的棉长T,头发蓬松,笑容阳光,就像从前。

  繁芋的眼睛还有点红,睫毛湿湿的黏在一起,脸蛋两侧有明显的泪痕。

  杨宁走近繁芋,虽然没问什么,但眼里的担心很明显。

  繁芋撑起嘴角强颜欢笑,对于让杨宁看到自己这样的形象感到很抱歉。

  “我没事,风迷了眼。”繁芋的借口太过苍白,杨宁自然是不相信的。

  “我们去山里取菌子吧?就当是工作之外的娱乐?”杨宁小心的征求繁芋的意见,繁芋点了头,但又出声纠正他的话。

  “我还是个学生,没工作呢!”

  “学生?”杨宁疑惑的看着繁芋。

  “对,我学医!”繁芋抿着嘴笑,似乎很淡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