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转眼,就已经四年了。

在这四年里,繁芋再不曾见过莫小苒,莫小苒搬了家,也不再联系她了。

他们这群人,好像一夕之间,就散了伙,谁也不联系谁。

又好像,他们这群人,从来都不曾聚在一起。

繁芋换上一条米白色的连衣裙,梳理着及腰的长发。

室友都笑她,又要去见男朋友。

在大二的时候,顾浔向她表白,她答应了,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自己的身旁该有个人照顾自己了。

而且,刘暮在知道繁芋考上大学时,高兴过头,病倒了。

其实并不是突然,刘暮早就病了。

乳腺癌,晚期。

刘暮病重的时候,顾浔陪着繁芋照顾刘暮,而且还拿了不少钱给刘暮买营养品。

至于繁隽,只是被繁芋逼着,象征性来看过那么两次。

刘暮死的时候,拉着繁芋的手,笑得很温柔。

“小芋头,有阿浔照顾你,我也放心了。阿浔这孩子,人不错,你身边也该有个人照顾你了。”

繁芋知道,顾浔对自己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想起青涩的初恋,和那个阳光干净的男孩。

刘暮死后,繁隽曾不止一次的要求繁芋和他住,但繁芋都拒绝了,只是每个月给的那些钱,她没拒绝。

繁芋不傻,她离开了繁隽的供给,肯定会落得个凄凉的下场。所以,她味着自己的本心,接受了那笔钱。

到了西餐厅,繁芋一眼就认出了顾浔,即便顾浔背对着她。

“浔!”别说她肉麻,其实刚开始她也不愿意,但是顾浔说这样的称呼才是情侣之间的昵称,渐渐的繁芋也就接受了这么肉麻的称号。

“芋儿,来啦?我跟你说,我上次跟同事来这儿吃,这儿的牛排非常不错,很嫩很鲜。”顾浔替繁芋拉开了位置,并唤来服务员。

“两份菲力牛排,一份芒果西米露,还有一份你们店里的招牌蔬菜沙拉。”

顾浔学的是金融,四年制,如今的他今年已经开始工作了。

繁芋看了一下手腕的表,却被顾浔抓住了手腕。

“你答应了我的,陪我一天。”顾浔略带孩子气的话让繁芋有点无奈。

“你知道的,我学医的嘛,平时事儿比较多,我这两天都忙着写论文,冷落了你,对不起啊!”繁芋撅起了嘴,双手托腮,眨巴着大眼睛。

顾浔最喜欢她做这个动作。

果不其然,顾浔笑了,不再多说什么。

牛排上了,散发着的肉的香味,使人向往。

顾浔把自己面前的牛排分切好就递给了繁芋,反而把繁芋面前没切好的牛排放到了自己面前。

繁芋笑着吃下牛排,享受着细腻鲜嫩的口感。

“芋儿,这口感还行吧?”顾浔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便看着繁芋吃,繁芋被看得全身不自在,只能呵呵笑。

“那当然了,你都说不错的,怎么可能差。”繁芋舔了一下嘴唇,眯着眸子笑,像只偷了腥的猫咪。

“芋儿,我老实跟你说吧!前俩天,我跟同事出去谈生意的时候,我看到团子,被一个老男人搂着进了一家宾馆。而且……”顾浔顿了一下,他抬眸去看繁芋的脸色,却不曾想到繁芋神色自若,仿佛早就知道了。

其实繁芋并没有外表装的那么淡定,她有点惊讶,但绝大部分都是悲凉。

她早就知道,团子不是曾经的团子,团子还有个新身份,小熏。

“而且什么?”繁芋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问道。

“而且,团子,还笑意盈盈的。仿佛,真的是自愿的一般。”顾浔说完,生怕繁芋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可是并没有。

  %最。新¤章j节上!酷‘7匠:网

繁芋起身一手扶住额头,闭上了眸子。

“我累了,也不想管这些事了,我先走了,杨教授还在等我去研究实验。”

说罢,便向门口走去,却意外在门口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繁芋歉意的抬眸说道。

想过许多次重逢的模样,却从没想过,是以这种狗血的八点档剧情重逢。

往昔那个青涩少年如今已长成,西装革履,眉眼依旧温润如玉。

“是你啊!什么时候回来的?”繁芋耸耸肩,笑得漫不经心。

顾浔付了钱,也追了上来,他用敌视的眼神看了眼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拉住了繁芋的手,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我送你回去。

“你们,在一起了啊?”杨宁没有回答繁芋的问题,反而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繁芋被拉住的手。

繁芋沉默的点头,杨宁笑了。

“宁,这里!”好听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繁芋望了过去,果然,赵初微。

赵初微变了很多,五官长开了,虽然算不上漂亮,但着实清秀了许多。

穿着蓝宝石色的旗袍,眉眼弯弯,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赵初微看到繁芋也蒙了,世界这么小,刚回来就碰上了。

杨宁冲着赵初微点点头,从手里提着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繁芋。

“我还有事,就不多聊了,这上面有我的电话。”说罢,便迈着大长腿,从容不迫的走向了赵初微。

“走吧。”繁芋垂下眸子掩饰自己的失落,他变了很多,变得更加成熟有魅力了,而自己还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顾浔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赵初微,那个女人,以前还跟他提出过联盟的建议呢!现在看来,她也得手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