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芋和莫小苒去了李晓家开的花店,可那儿只有李慧在打点生意。

“欢迎光临,需要点什么?”李慧头都一边玩手机一边吃苹果。

“你姐呢?”繁芋扫了眼李慧。

李慧翻了一下眼皮儿,看见是繁芋,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嘴唇不断颤抖,手里咬了一半的苹果掉到了地上。

李慧的手指不断绞着自己的衣角,咬着唇,神色慌张。

莫小苒淡淡的说了句别怕,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李慧才稍微淡定了点。

“我们,找你姐!”繁芋随意从一旁抽了支粉红色的玫瑰,放在鼻尖嗅,淡雅清新的花香钻进繁芋身体的每个部分,这是比黄色玫瑰更加浓郁的香味。

“我,我也不知道我姐在哪儿,她这都一个星期没回家了。”李慧皱着眉头哭丧着一张脸,倒不是她同李晓感情有多深厚,只是怕李晓连累自己。

  E酷匠网正?=版…L首发2g

繁芋和莫小苒对视一眼,她们知道,李晓多半是躲哪儿去了,不过既然她家人都还在这里,就说明她肯定没躲多远。

只是,需要一个诱饵,把这条大鱼给勾出来。

要说诱饵,有什么,比得上自己家人的重要呢?繁芋勾起一抹笑,冲着莫小苒眨了眨眼睛,莫小苒心领神会的拉住了李慧的手,看似亲昵,实则威胁李慧。

“跟姐走呗,带你去嗨!”莫小苒的手悄悄用力,李慧皱紧了眉头,挣扎着想要从莫小苒的手中逃离。

“我们又不会吃了你,别怕啊!”繁芋的手指附上李慧的耳畔,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笑得妖媚。

莫小苒有些怔住了,她爱的这个人,不该是这样笑的。她爱的这个人,应该明媚如画。

李慧垂下了眸子,看上去很害怕。

“你们在干嘛?”

一声厉喝,吓得莫小苒手一抖,李慧趁机跑了。

声音的主人是萧伦,他穿着黑白条纹的长T,眸色复杂,苦涩的笑容让莫小苒有些琢磨不透。

繁芋刚想上前去追跑了的李慧,却被萧伦一把推到在地。

莫小苒长大了嘴,萧伦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莫小苒的左脸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红通通的。

“你他妈凭什么打她?”繁芋抿着嘴起身,眼里满是心疼。

萧伦没有搭理繁芋,依然固执的盯着莫小苒,一字一句,令人心伤。

“我从来都瞧不起那些打女人的男人,但是今天我才知道,你这种女人,不打,不行!”

莫小苒哈哈大笑起来,眼泪沿着脸颊落到了地上,绽放出一朵水花。

微风徐徐吹过,花店里的花朵摇曳着身躯,如同绝世美人起舞。

“我这种女人?哈哈哈哈……我是怎样的女人?蛇蝎心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莫小苒停止了笑,她仰着头,不断眨巴着眼睛。

“真是无药可救,跟我走!”萧伦想要拉过莫小苒的手,却被莫小苒灵活的躲开了。

“跟你走?别啊,萧大少,我没资格。我这种女人,活该没人要,不值得同情。”莫小苒咧着嘴笑,牙龈都露了出来,却让萧伦觉得她很美,美得让人心惊。

萧伦终究是高傲的,他冷冷的扫了眼莫小苒,转身离去,可他不知道,自他离去,就注定了俩人的不可能。

繁芋将莫小苒揽在怀里,怀里的人不断抽泣,像是要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干净。

“芋头,我,我哥他会不会,一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不可以,不可以的,他,他应该拥有另外一种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傻丫头……”

本来以为,莫黎是完了,却没想到,李晓自首,莫黎被无罪释放了。

李晓被判了十五年。

莫小苒刚松了一口气,可莫黎又因为在公共汽车上抢劫,自首,被判入狱十年。

这次,莫小苒知道,不论怎样,莫黎都会去坐牢,因为他想陪着李晓一起坐牢。

繁芋很怕莫小苒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她没有,她很正常。

莫小苒说,他哥为了爱情,是拼了。

一切发生的很快,高考结束,莫小苒没考好,落榜了。

繁芋考上了一个二本,赵橙和萧思上了同一所大学。

杨宁和赵初微选择了出国留学,至于希尔和吴乐却是莫名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顾浔,和繁芋在同一所二本。

很多年后,繁芋才明白,原来分离不是代表以后会有更好的相聚,而是代表,感情彻底破裂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