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胡媚死了

  繁芋叫了赵橙,猴子,至于莫小苒,繁芋让赵橙叫了她。

  繁芋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大家在一起聚一下,所以懵懂的赵橙不仅仅喊了莫小苒,还把萧思也带了过去。

  繁芋是订了杏姨的铁板烧店的一个大包厢,这样一来,顾浔也就知道了,但他权当做不知道,因为繁芋并没有让他去,他何必贴着脸上去。

  看gX正版章节`上~0酷》匠网.√

  大家都在了,唯独繁芋迟迟未到。

  繁芋推开门,笑的很浅。

  “芋头,你怎么这么晚才来?”赵橙嘻嘻哈哈的笑着,却在看到繁芋身后缓缓走出的那个人时顿时傻了眼。

  “大家……好久不见!”团子穿出白色棉质长裙,清秀的五官,略带婴儿肥的脸颊。

  “团……团子……”莫小苒愣愣的喊。

  猴子也愣住了,他使劲眨了眨眸子,以为又是自己的梦。

  萧思是个外人,自然不明白团子对于在座的几个人有多重要,她只是看到赵橙看着团子的眼神深情款款,心中不快。

  她抬眸看向繁芋身旁的女孩,五官清秀,很普通,但那一双眸子,干净漂亮。

  “团子……你丫的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们了!”赵橙嚎着扑向了团子,团子猝不及防,连连后退。

  团子笑着微微推开了赵橙,赵橙脸色有些发白,他知道,他们回不去从前了。

  “团子姐……”猴子笑的很僵硬,眼里的深情让团子有些害怕。

  “猴子,别再叫我团子姐了,你就和他们一样,叫我团子。”团子眨了眨眸子,睫毛浓密纤长。

  “小苒,你还没跟我打招呼呢!”团子看向莫小苒,莫小苒的脸上并没有笑意,她似乎并不开心见到自己。

  莫小苒扯着嘴角笑。

  “欢迎回来。团子!”

  “好了,都坐下吧!站着多累啊!”繁芋笑着拉过团子坐下。

  “团子……这次回来,不走了吧?”猴子小心翼翼的问。

  团子点点头,“不走了!”

  团子的话,旁猴子和赵橙一直悬着的心落下,猴子嚷嚷着要来一打啤酒,繁芋无奈,只能让杏姨拿一打啤酒上来。

  繁芋用筷子挑起一块外焦里嫩的里脊肉,她放到团子的碗里,笑的很是宠溺。

  团子看着里脊肉,脸色微微一变,这是曾经她的最爱,而如今看了,却再没那种想流口水的感觉了。

  赵橙和猴子喝多了,兴致高涨,而萧思的脸一直铁青,自从团子进了包厢,赵橙就再没搭理过她。

  “团子……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嘛?你丫的是不是早就忘了我们了?”莫小苒喝了不少酒,说话时声音很含糊。

  团子眨了眨眸子,“怎么会……”

  当天,除了萧思,大家都喝醉了。

  第二天,繁芋正迷糊着,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喂?胡媚,怎么啦?”繁芋揉揉太阳穴。

  那头的胡媚沉默许久,才轻声笑。

  “今天,陪我去海底世界玩玩吧……”

  繁芋奇怪的问:“怎么想起去那玩?”

  “我求你,陪陪我……”胡媚有点奇怪,但繁芋没想那么多,只以为她是心情不好。

  繁芋换了条牛仔裙,头发披在脑后。

  到目的地时,胡媚正站在喷泉前发呆,今天的胡媚不再艳丽,她穿着鹅黄色的短袖,破洞牛仔裤,大波浪卷发也扎成了马尾,看起来充满活力。

  “嘿,”繁芋走过去一把拍到胡媚的肩,“发什么呆啊?”

  胡媚吓了一跳,看到是繁芋,才放下心来。

  胡媚勉强的扯着嘴角笑,“你这丫头,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繁芋笑了下,拉起胡媚的手。

  “走吧!今天陪你玩个尽兴。”

  那天,繁芋和胡媚玩的很开心,让后来繁芋每每想到胡媚时,都忍不住心疼这个女孩。

  一个星期后,繁芋接到了阿铭的电话。

  “夭夭……媚姐她……”阿铭的声音嘶哑难听。

  “她怎么了?”

  “她坐牢了……”阿铭的话,让繁芋一下子愣住了。

  不过繁芋却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冷静,她冷声问:“怎么进去的?”

  阿铭呵呵笑了起来,“杀人……杀了那个之前强奸她的那个人……”

  繁芋想起了几年前,她为了自己的自责,去了酒吧‘愉快’当卖酒女,虽然是当卖酒女,但因为繁芋长得太漂亮了,所以总是有不少顾客对她动手动脚的,她为了工资,逼着自己忍了下来。

  那时候,胡媚已经是管这个酒吧的代理老板了,胡媚对繁芋格外好,工资也给的较多。

  那天,繁芋碰上了一个肥头大耳的老板,那老板看上了繁芋,强行拉繁芋进了包厢。

  那男人把繁芋按在沙发上,繁芋刚想反抗,这时候,胡媚出现了。

  繁芋知道自己会永远记得,胡媚妖媚的笑着说。

  “她还是个孩子,喝酒是吗?我来……”

  说完,胡媚便摇手让繁芋出去。

  胡媚以为,那些人顶多逼她多喝些酒,然而她没想到,那人强暴了她,并且拍下了照片。

  繁芋看到胡媚的时候,她衣冠不整,愣愣的蜷缩在沙发上,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几个巴掌印。

  繁芋永远记得,胡媚那时候的模样,绝望得让人害怕。

  当时,冲进来一个女孩,繁芋认识她,她叫苏萱。

  苏萱看到胡媚那模样,居然心疼得大哭了起来,结果因为心脏病发,死了。

  从那以后,繁芋便知道,自己欠了胡媚太多太多。

  “我想见见她……”繁芋开口说,她想扯出一个不在乎的微笑,可她发现,她连笑都不会笑了。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终究还是答应了。

  繁芋见到胡媚的时候,根本不敢把她和自己记忆中那个妖媚漂亮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她素面朝天,皮肤暗黄,头发和毛草一样。

  繁芋拿起电话,对着玻璃那头的胡媚笑了下。

  “为什么……要杀人……”繁芋听到自己这样问。

  玻璃那头的胡媚也笑了,她说。

  “因为他拿着当初拍下的照片威胁我跟他在一起,我不肯,他找人把我打了一顿。我心里本来就恨他,然后一直计划着怎么杀了他,终于给我找到了机会,他那天一个人去了‘愉快’我就用蒙汗药迷昏了他,然后把他装进一个麻袋里。

  我带他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把他五花大绑,然后我一刀一刀亲手把他的手指割了下来,他哭着求我,甚至叫我奶奶。可是我没搭理他,我啊……把汽油倒在他身上,用打火机烧死了他……然后我走了。我当时很清醒,我知道自己杀了人,必须坐牢,只是在坐牢之前,我想再看你一眼……然后那天,我就让你陪我去海底世界……”

  繁芋听着胡媚的话,眼泪止不住的流。

  “对不起……都怪我……”

  她用手隔着玻璃想要抚摸繁芋,可是摸到的只是冰冷的玻璃。

  “傻丫头……我不怪你,你也别傻傻的怪自己。这个结局,对我来说,是好的。”

  胡媚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但是要在监狱里呆十年,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无疑是噩梦。

  “时间到了……”狱警冰冷的声音响起,他扯着繁芋往外走,转身的时候,繁芋看到胡媚笑了。

  繁芋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胡媚。

  过了两天,繁芋见到了阿铭,他拿出一个精美的礼品盒放在繁芋的面前,繁芋不解的看着他。

  “胡媚死了……咬舌自尽,你说她傻不傻?咬舌多疼啊!呵呵……愉快’也被卖了,这是胡媚留给你的……”说罢,他便走了。

  胡媚死了,繁芋并不意外,她感到胸口很闷,很疼。

  他在走之前说了一句话。

  “繁芋,你真的很幸福。”

  繁芋小心的打开礼品盒,一下子,眼泪就流了出来,打湿了礼品盒里黄色棉麻的连衣裙。

  胡媚,谢谢你,谢谢你这样爱过我,繁芋将那裙子放在衣柜的最深处,再也不曾过问。

  只是在后来的某一天,要搬家了,才翻出了这条崭新的裙子,然后她又哭了,为了这个曾经深爱她的女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萌萌兔 说:

萌萌兔有话说:本章大家可能觉得有些虐。。。都是任羽逍遥客让我这么干的。。~~o(>_<)o ~~大家吐槽就去吐槽他啊。。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