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初微约繁芋去了学校不远处的甜品店。

  繁芋本来不想去,可一想又觉得不太好,只能答应。

  繁芋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人走走停停。

  “不好意思,久等了吧?学生会有点事需要我做决定,所以……”赵初微匆匆而来,声音好听得就连繁芋都忍不住陶醉。

  “没事,我刚来!”

  “老板,两份蓝莓蛋糕!”赵初微轻声唤。

  老板点点头,繁芋看着赵初微。

  “有什么事儿吗?”

  赵初微勾起嘴角笑了笑,并不说话。

  等到蓝莓蛋糕上了桌,赵初微舀了满满一勺放进嘴里,酸酸的果酱。

  “你知道那天,为什么你会看见我们接吻吗?”赵初微轻咳了两声。

  繁芋摇头。

  “他对我,向来是有言必从。小时候,我为了救他,在大冬天扑进了河里,我落下了病根,每到天气一凉,我就咳嗽,甚至咳出血,从那以后,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唯独在你这件事上,他不愿意按照我的话来做。”赵初微抬起手把耳畔的头发别到耳后。

  “我让他跟你分手,他不听。你知道吗?他的初吻,交给了我。就是你看到的那一幕,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可惜也是我要求的。”

  “他心疼我,所以答应了我,才有了你看到的那一幕。他很傻,以为只要对我好,就可以弥补,其实我只是想要他和我在一起而已。”

  “那又怎么样?我和他,已经分手了。”繁芋甩下这句话就径直走了,没看赵初微一眼。

  高三下学期,本来就很多事要做,可乔巧巧偏偏要让繁芋带她去B市。

  原因是一个当红的coser去了B市的漫展,巧巧花了两倍的价钱才买来了两张漫展票。

  繁芋本来是不肯的,可刘暮也劝她去,说是可以散散心。

  没办法,繁芋只能整理了行李拉着巧巧上了动车。

  坐了两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繁芋在旅馆里要了一个房间。

  巧巧一边刺溜刺溜的吃着方便面,一边拿着手机看那个当红coser的照片。

  “姐!你来看,小薰的这张照片好美!”

  据巧巧说,那个当红coser都让大家叫她小薰。

  繁芋不屑的扫了眼巧巧。

  “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多读书。”

  巧巧瘪嘴,不再说什么。

  她们的门票是上午的,天刚蒙蒙亮,巧巧就折腾了起来。

  巧巧从行李箱里拿着自己的衣服在镜子前不断比划。

  “姐,你可不知道,小薰的可好看了!作为她的粉丝,我也不能穿的太寒酸你说是不是?”巧巧对躺在床上装死的繁芋说。

  两人折腾了好久,才慢悠悠的坐车去了漫展。

  看漫展的人太多了,繁芋被人挤啊挤,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姐,我去买手办,等会儿我打电话给你,你自己先逛着玩玩哈!”巧巧说着,就溜去买东西了。

  繁芋没有画浓妆,只是素颜,看起来也依旧精致漂亮,在许多业余coser中很显眼。

  繁芋咬唇,忍住心中的怒火。

  “姐,姐!小薰在后台,她在给粉丝签名唉……我们也去吧!”巧巧左手一个袋子右手一个袋子,却依旧拉着繁芋健步如飞。

  到了后台,人更加多了。

  也不知道巧巧从哪儿借来的神力,硬是带着繁芋冲破重重障碍,冲到了正在给粉丝签名的小薰。

  “小薰姐姐,我喜欢你很久了,你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巧巧双手捧着自己心爱的本子。

  小薰今天扮演的是《吸血鬼骑士》里的玖兰优姬,日系校服,一双大眼睛好看却空洞得厉害。

  小薰抬眸,正好对上了繁芋打量的目光。

  繁芋看到那双眼睛时,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了,动弹不得。

  而小薰也惨白着一张脸。

  B3酷{匠SC网首Y/发ym

  “团……团子!”繁芋颤抖着嘴唇,眼里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小薰冲着身后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

  “让多余的人都出去。”小薰的声音很干净,一如多年以前那个跟在繁芋身后叫着芋头的女孩子。

  工作人员很敬业,没多一会儿,除了繁芋和小薰,其他人都被请了出去,包括巧巧。

  小薰冲着繁芋微微笑。

  她说,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繁芋看着小薰脸上的妆容,心中隐隐作痛。

  原以为团子不会承认自己是团子,可繁芋从没想过,她们见面时,只有一句好久不见。

  繁芋搬了个椅子坐在团子面前。

  “这些年,你还好么?”繁芋不敢触碰团子的脸颊,她害怕这是梦,不是现实。

  团子勾着嘴角笑,也许是假发太闷了,她把假发脱掉,留着学生头。

  “这些年,我过的不算好。我爸公司破产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喝完酒就抓着我和我妈打,我妈忍不了他,提了离婚。我爸也答应了,我妈让我跟她走,我不答应,留在了我爸身边。我爸那么喝酒,把最后的一点积蓄都喝完了,我没办法,只能出来找工作。半工半读有多难,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都快患上人格分裂症了!”团子顿了一下。

  “后来,有个专门出coser的人看上了我,我就专门做职业coser了,我都好久没去过学校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样子吗?因为我享受扮演别人,不用做那个痛苦的团子。”

  团子说完,便闭上了眸子,好半响才听到一句迟到多年的对不起。

  “芋头,这些年,我从未怪过你。”团子知道,繁芋一直在自责。

  “那为什么,为什么不回A市,不见我们?”

  “我只是觉得,自己太脏,不应该再出现。让我永远都做你们记忆里那个干净的团子不好吗?”团子长叹了口气,这些年来,她很累,她也不过是个孩子。

  繁芋听了,泪水悄然落下,她起身拥住团子,轻声说。

  “不脏不脏,你永远都是我的团子。总算,我还能对你说那句对不起。”

  团子苦笑。

  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那句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