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猴子还是没有让刘协的胳膊脱臼,因为……刘协吓尿了……

  猴子带他们去了一家ktv,要了一间包厢。

  “大家吃好喝好,今天谢谢各位了!今天的费用,都有我一个人来出!”猴子放下话,大伙儿都争着点歌。

  繁芋坐在莫小苒身边,而莫小苒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你还在生气?”

  莫小苒僵着一张脸。

  “我和胡媚……你也知道,她为了我,牺牲了什么……她的要求,我不可能拒绝的。”

  “从前是团子,又是杨宁,现在变成了胡媚。繁芋,你丫的桃花运可真他妈的好!”莫小苒呵呵冷笑了两声。

  繁芋扯着嘴角,“小苒,所以我说,我真羡慕你这种永远长不大的样子。”

  “你没比我大,繁芋,我受够你了!这些年来,我陪着你经历了多少?可是你呢?你的眼里就从来没有过我!”莫小苒一激动站了起来。

  本来其乐融融的氛围被莫小苒一吼,瞬间安静得只剩下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被莫小苒这么一吼,繁芋的脾气也上来了。

  “靠,莫小苒,你吼什么?还给你脸了?”

  莫小苒别过头,眼泪悄然落下,她忽然笑了,她每一次流泪,都是为了这个叫做繁芋的女孩子。

  “繁芋,我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莫小苒抛下一句话,就摔门而出。

  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啊!繁芋眼睁睁看着莫小苒摔门离去。

  “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嗨皮。”擅于圆场的橙子笑着招呼大伙。

  大家都似懂非懂,没过一会儿,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你们俩,怎么一下子吵得这么凶?”顾浔坐在了繁芋旁边,眼神闪烁。

  “这件事儿,挺复杂的!算了,不说了,咱喝酒!”繁芋拿起啤酒,笑得一脸无所谓。

  顾浔皱眉,却没有说什么。作为一个外人,他看的很清楚,莫小苒的眼神里,藏着对繁芋的爱意。

  有个人点了朴树的《那些花儿》,刚准备唱,就被繁芋抢了麦,当他正一脸懵逼的时候,顾浔冲着他歉意的点点头。

  “这首歌,让她唱吧!”

  “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

  最后的几句,繁芋唱哭了,她抢过猴子手中的啤酒,一口气喝完,嘶哑着嗓子大声喊。

  “团子,我想你!”

  猴子哭了,赵橙哭了。

  他们仨抱成团,哭得像几个小孩子。

  顾浔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有点酸涩。

  散场的时候,繁芋已经喝醉了,她让赵橙先走,自己拉着顾浔去了一家麻辣烫小吃店。

  “美女,要点什么?”老板娘是个面容清秀的少妇。

  繁芋把腰包里的钱全都掏了出来。

  “只要是熟的,都给我打包!”

  老板娘惊讶的看着繁芋,像是看一个疯子。

  顾浔扯了扯繁芋的衣角。

  “你吃不完的!”

  可繁芋却撅起了嘴。

  “吃不完,不还有你么?难不成,你嫌弃我?”说着,繁芋垂下了眸子,倒真像是要哭了。

  顾浔没见过这样孩子气的繁芋,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怜爱的揉了揉繁芋的头发,无奈的答应。

  老板娘很好心,拿了环保餐盒装那些麻辣烫,用一个大红布袋子装着递给了顾浔。

  顾浔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老板娘,老板娘腼腆的笑了笑。

  酷L¤匠网正{版19首发》

  “你们给的钱太多了,这也算是我对贵客的一点点心意吧!”

  顾浔是知道坐哪路公交车到繁芋家的,所以他领着繁芋上了公交车,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

  车里只有一两个人,繁芋喝醉了,也不顾什么不可以在公交车上吃东西了,拿着一双一次性筷子就吃了起来。

  顾浔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微微笑着,偶尔繁芋会喂他,他也不嫌弃繁芋的口水,直接吃,要知道,他也是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

  可是,繁芋一次性吃了太多,胃总算是抗议了。

  繁芋捂着肚子,直嚷嚷着疼死了。

  顾浔着急,又嫌公交车太慢,直接抱着繁芋下了车打计程车。

  好不容易才把繁芋送进了市中心医院,医生说是胃出血,要住院观察两天。

  繁芋也痛清醒了,在顾浔要拿繁芋手机打电话给刘暮时,她挡住了顾浔。

  “谢谢你,不过不能打电话给我妈,我怕她担心,我会给她发个短信跟她说去了郊外踏青。”

  顾浔无奈,只能坐在陪护的椅子上陪繁芋。

  繁芋拿着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胡媚。

  胡媚那边很闹腾,繁芋知道,她在‘愉快’。

  “我病了,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的302病房,你来照顾我吧!”

  胡媚欣然答应,繁芋挂了电话,真诚的看着顾浔。

  “我没事儿了,你回家吧!别让杏姨担心!”

  顾浔摇头,他说,我等照顾你的人来了,我才能走。

  繁芋也由着他去。

  “你知道团子对我有多重要吗?”繁芋看着顾浔,眼里充满苦涩。

  顾浔摇头。

  “她对我来说,就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干净明媚得像向阳花。可惜,和我在一起,终究是害了她!”繁芋说完,便不再吭声了,闭着眼睛装睡。

  胡媚匆匆而来,还穿着大红色的背心连衣裙,脸上的妆容妖艳得像只妖精。

  顾浔冷冷扫了她一眼。

  “她怎么了?”胡媚看到顾浔冷漠的眼神,打了个寒噤。

  “胃出血!”顾浔说完,便不再看她,只是温柔的蹲下身子附在繁芋的耳畔。

  “我走了,明天来看你!”

  繁芋的睫毛动了下,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顾浔看着繁芋,微微笑。

  假装睡着了的人,再怎么叫也叫不醒。

  顾浔走后,胡媚长叹了口气,去了病房里的小洗手间。

  胡媚看着镜子里美艳动人的自己,用水狠狠的冲洗着脸上的精致妆容。

  没过多久,一张干净漂亮但掩不住憔悴的脸出现在了镜子里。

  胡媚出了洗手间,繁芋正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她,良久不说一句话。

  最后,繁芋长叹了口气。

  “你这样,不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