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态度让刘忠正不敢再说废话,他清楚我的脾气,能忍住已经不错了,“喝酒吧?这么高兴的日子,干嘛要说那些不开心的事?”

  我知道,刘忠正还是希望能把事情捋明白,但是我想摆出一个姿态,告诉他,并不是所有事都可以一五一十的谈明白,真让我选,我怎么选?

  两个老人相视一笑,都很宠着我,也不再多言,端起酒来就是干。

  场面挺大的,我从没见过李大仁喝酒这么猛过,似乎在刘忠正面前,他唯一能拿出的手的就是自己的酒量了。

  他不想让自己落了下风,拼了命的喝,憋着劲要把老刘喝服。

  说实话,这种气氛下,我有些于心不忍,但并不想阻止,我清楚,老爸心里憋的慌,我即将放飞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他不可能死乞白赖的求老刘放回我,这是不现实的,他唯一能放纵的就是摆在面前的一杯杯酒了。

  将自己麻醉,让自己落入癫疯,那样就不会想太多了。

  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老爸终于把老刘放倒了,他们俩相互搀扶着上厕所,同时摔在了里面,没想到老刘这种国家级的安全界大咖、黑暗组织头脑,竟然也会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喝的腿脚无力,不听使唤。

  我将他俩从里面拖出来,身上脏污尽是,两人依然搂着脖唱着哥俩好,非要去KTV较量较量,看看谁唱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更好听。

  我想,这世上恐怕唯一能将刘忠正搞成这副狼狈样子的也就是我老爸了,而源头,自然是我。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刘忠正对我的重视,对我的那份爱。

  今晚没有输家。

  我将李大仁送回家,将刘忠正自己仍在车里,在家里观察了二十多分钟,见李大仁没什么其它反应,很快就昏睡,打起了呼噜,这才放心下楼驱车。

  刘忠正住在蓝海大饭店,美娇在前面带路,我扶着他,走不动,索性将他背在身上。

  “美娇,老刘有过这个样子吗?”

  将刘忠正仍到床上,我累的气喘吁吁问道。

  “从没有过,他平日里特别严谨,极少会碰酒,就算是喝,也只是敷衍一下,他说过,做特工和佣兵的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清醒,不管什么时候,都能随时应付突发事件,一个能把自己喝醉的特工,无异于丢掉了子弹的士兵,空有枪杆子,脑子不听使唤,还有什么用?”

  美娇给刘忠正盖好被子,帮他擦拭着身上的污垢,脏衣服全都扔到了卫生间,折腾到十二点多才算忙完。

  “咱也住这吧。他喝成这样,必须守着他。”

  美娇担心刘忠正被人盯上,现在这幅醉样,就算是个毛头小子也能要了他的命。

  “恩,那就在对面开间房吧。我去前台开。”

  说着,我拿上钱夹就出了房间。

  刚出门的时候,看到走廊里有个黑影闪过,错身的那瞬间好像看到了人,但等我真正回过头来往前走的时候,却什么也没了。

  好奇怪。

  我也喝了一点酒,可能是自己眼花了,没多想就奔向了电梯。

  运气不错,前台查了下,刘忠正对面的房间刚好闲着,开好房后我就上来了。

  H看M正版h√章d节f+上2"酷8,匠网

  房间在七楼,刚出电梯就听到里面熙熙攘攘的打斗声。

  轰!

  我听后,脑子一抽,着急奔了过去。

  邪火组织的七八个佣兵正将美娇围在屋内,而她身后还站着老头。

  两人被逼到了房间一角,看起来情况很不妙。

  我追过去,二话没说,举拳就砸了过去。

  “朝阳,快跑。”

  美娇大声喊道。

  老头此时似乎也吓醒了,但明显喝了太多酒,腿脚不听使唤,想发力也发不出来,被两个佣兵就轻松打倒在地。

  我面前有两个,说实话,技艺比我高出很多,刚一交手我就能感受到他们的水准,这种佣兵的手段极狠,一记鞭腿直接劈在我的下颌,我整个人失控一样后跌出去,滑行了四五米,最后重重砸在走廊里对面的墙上。

  老头拼了命往我这边跑,喝了那么多酒竟然还知道护犊子,直接将面前的两个佣兵撞开,但终究还是被酒精麻痹着,最后一道防线没有突破,让人一个扫堂腿直接就绊飞了。

  说实话,这么大年龄,看到他这样被打,我也很心疼,他爹在走廊的地毯上,一把抓住我的手,“没事吧?朝阳?”

  “没事。你呢?”

  这时,一把弯刀劈了过来,我一把将他推开,抬手去拦,弯刀一闪,直接就勾在了我的肩胛骨上,疼的我撕心裂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