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度张嘴,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说实话,如果没有杨峪升刚才的这番话,他要杀刘忠正,我肯定会帮。

  但现在,“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刘忠正毁了别人,就不能得到应有的报复?

  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做。

  “我不知道。”

  我无力的摇摇头,眼中充满了无奈,我多想说出一句替刘忠正求情的话,但我做不到,他的行为实在可恨,让人唾弃!

  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呵呵,傻小子。”

  杨峪升抚了抚我的头发,笑了起来,“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实诚。太容易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跟兄弟们在一起的时候怎样都好,但在社会上想成就一番事业,学会伪装也是必要的功课。刚才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你最终会帮刘忠正。”

  说完,杨峪升顿了下,“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丢下这句含含糊糊的话,他就下了天台。

  我一个人看着远方,天空之上尽是厚厚的霾,白茫茫的一片污浊将视线遮挡,我的情绪很低落,拿起手机翻出刘忠正留给我的秘密电话,据说全世界只有我能单独打进去,想跟他说点什么,但又觉得很必要啰嗦,最后还是收起了手机。

  哎。

  或许,这就是命吧。

  回到办公室,自己喝了壶普洱,下午四点的时候早已饥肠辘辘,突然想吃技校旁边那家正宗的东方宫兰州牛肉拉面,便驱车去了,在售楼处碰上钱峰,一块叫上了。

  此时的东方宫还没几个人,高峰期是五点半以后,这里没有服务生给端碗,都是交钱后拿小票自助排队,很喜欢这里的氛围,一份大腕拉面,一份秘制牛肉,一份精美小凉菜,吃的很舒服。

  钱峰这家伙胃口好,一个标碗没饱,又来了份新上的特色炒面,味道也蛮好。

  吃饱喝足后,我俩来到店门口抽烟。

  看着斜对过的技校,感慨万千,一年前还是毛头学生,天天跟屌丝似的看着东方宫拉面店不敢进来,这里虽然不算贵,但也不是学生可以常规消费的地方,一周来犒劳一次就算不错了。

  而现在开着三百多万的路虎,往店门口一停,或多或少的还能给东方宫拉点生意,路过的人看到我的车,经常会议论,“呦,你看,这定制版大路虎老板都来吃这家面,肯定很好吃,改天咱也尝尝。”

  呵呵,人就是这样,趋炎附势,奢华的总是好的。

  生活的品质一直流淌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底,谁也想穿点好的,吃点好的,有人说无所谓,怎么样吃不饱、穿不暖?那么讲究干嘛?

  其实,那都是钱不到位的托辞,真正到达一个高度的时候,品味自然会上来,去京城再也不用逛动物园了,直奔王府井、海信广场、奥特莱斯,那才叫一个激情。

  一颗烟抽完,东方宫开始陆陆续续上客人了。

  我俩堵在门口也不好看,“走吧,别给人家耽误生意。”

  回到路虎上,刚要启动车子离开,突然从后排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吓的我当即扭身回击,坐在副驾驶的钱峰着急侧身帮我,这才发现竟然是邪火的小柒。

  她浑身血淋淋的,鬼知道这妮子啥时候进的车,我背过身吃惊的看着她,“你怎么来这了?黑子呢?你受伤了?”

  轰!

  我焦急的拉住她的手,关切的检查着她的伤口。

  伤的很重,特别是锁骨处一片乌黑,像是中了毒一样,她的面色很难堪,可以想象她遭受了怎样的打击。

  眼泪流出,她哽咽着,身子也随之颤抖,“死了,他死了。为了救我,独自承受着邪火几十个佣兵的轰打,死的很惨,身子几乎是四分五裂了。”

  看Q正版章“节,上酷6匠网4

  呼。

  可以想象,当时的黑子该是承受着多大的痛苦,我深知他对小柒的感情,绝对是那种可以用生命去保护和捍卫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真的遭遇了邪火的追击,黑子真的死掉了。

  哎。

  钱峰搞不懂什么事,在旁边一阵眨眼。

  “走,先回去,回去再说。”

  我开车将钱峰放到了一处商场门口,让他进去买了很多日常用品和零食,丢到车上后,便让他自行打车回家了。

  我载着小柒直奔我在东江近期秘密购的别墅,万芳园二期的独栋,上千平米,有独立的花园,前后楼亭,鸟语花香,位置极好,精装修,提包入住,但这处地方我谁都没说过,我的地下一层是用特殊材料装置的,必要的时候,地下一层可以当防空洞,可以抵御一般的炮弹攻击。

  开车直接进入别墅车库,将电动门关上后,声控灯亮起,我拉着小柒坐电梯直接进了地下一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