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峪升说到此,顿了下,“哎,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背负着仇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很寂寞,很凄凉。我也想放下包袱,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但我做不到,我一静下来就会想到婉婷的样子,她在海火中一声声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慢慢变的凄痛,最后会烧成了灰烬,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烧死却无能为力,你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痛吗?我真的很爱她,因为她,我放弃了竹叶联盟升任堂主甚至更高职位的机会,我离开了自己本已闯荡出一番天地的江湖,我想落叶归根,过半生平淡的生活,只要有婉婷陪着我,什么都可以忍受。但刘忠正却锱铢必报,放不下我在竹叶联盟时执行任务中跟他的冲突,那一次我占了上峰,让他颜面尽失,间接失去了赚取几千万美元报酬的机会,所以他自此开始记恨我,当时我风光无限,身边保镖数十,他没有动手的机会,终于抓住了我和婉婷回归乡野的时机,一把大火将还在沉睡中的婉婷烧死了,那天早晨我去山里采摘草药才幸免于难。我的师傅就是采摘药草要的命,而我却因此躲过一劫,真的是冥冥中上苍的安排。这一切就是这样让人痛惜,我跪在火场前哭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下起了暴雨,那个雨夜,我将婉婷残缺的尸骨埋掉,当时就发誓,一定要报仇,杀了刘忠正,灭掉整个黑暗组织!”

  轰!

  听到这个故事,我非常震撼,这件事我从未听闻,杨峪升一直埋在谷底,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遭遇,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活活烧死,那种感觉,真的是痛心疾首。

  如果是我,看到柳颖、冉冉、美娇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烧死的话,我一定会亲手剁了那家伙,大卸八块都不过瘾!

  此时的杨峪升早已泪流满面,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提及婉婷,他都是这副样子,而这次哭的更厉害,因为往常都是他酒后坐在墙角对着自己的影子倾诉,而今天,头一次跟活人讲这件事。

  铁骨铮铮的汉子,也有英雄泪。

  “你知道吗?婉婷那时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我已经习惯了每天睡前趴在她的腹下听宝宝的叫声了,她亲手给孩子织了很多衣服,因为不知是男是女,所以男女的衣服都做了,我当时还嫌她自找麻烦,说去市区买些回来就是,但她告诉我,这是当娘的一份心意,自己做的衣服贴心,给宝宝穿上,她心里美。”

  T`酷匠`网^P唯一正!。版D`,其#D他oi都‘'是p盗版3

  杨峪升说到此,彻底控制不住情绪了,竟双手死死抓住了栏杆,嚎啕大哭了起来,他放声嘶吼了一声,声彻漫天,像是喊给了远在天堂的婉婷听,“大火熄灭后,我在废墟中找到了仅有的一个物件,就是她给孩子织的那件蓝色小毛衣,烧的只剩下一半,我跪在废墟中,抱着它,无力的哭晕了。那一刻,我仿佛出现了幻听,我听到孩子在哭,他好像就在我身边,好像在拼命抓那件残缺的衣服,我趴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着,狠狠的抽了自己十几个耳光,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一切都会回来的,婉婷没有死,孩子没有死,孩子的衣服还都在!可是,一切还是那个样子,我真的家破人亡了!”

  轰!

  我的心像是被一把钳子揪着一样,阵阵发紧,感觉自己都要承受不住了,更别说杨峪升了。

  谁遇上这样的事,都会不死不罢休的。

  刘忠正!

  你个老混蛋,竟然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

  你特么的不配当我爹,看似道貌岸然,没想到骨子里竟然这么坏,我真为有你这样一个便宜爹感到羞耻。

  “升哥,挺住。”

  我一把抓住他的肩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长吁一声,“想开一些,虽然这事确实很难接受,但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人总要往前看的,你是个爷们,你需要看向远方!”

  “迈不过去,真的迈不过去。”

  杨峪升叹息一声,将泪水抹干,情绪稍微缓和了一点,“你知道吗?我也不想这样,这么下去,我和他谁都不好过。但这件事掖在那,我怎么释怀?你告诉我!”

  我无言以对,纵然刘忠正是我的亲爹,但此刻,我也真想一刀劈了他。

  太特么残忍了。

  “所以,这事,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需要解决的。我和你的关系越来越好,所以我越来越纠结,我怕伤了你的心,寒了你对我的那点敬意。但好在你跟刘忠正并没什么感情,如果我执意要杀他,你会帮他吗?”

  轰!

  杨峪升一脚将球踢到了我这里,他这话让我一时语塞,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二郎说:

  今日话题:如果是你,你会帮刘忠正吗?

  PS:兄弟们,抓紧把手里的恶魔果实给我丢出来!急需!谢谢啦!投的多,更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