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长吁一声,“怎么说呢。好人肯定是有,但不出轨也不代表没有别的不良嗜好!反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没必要因为这点事,就一棒子打死吧?”

  我的话很委婉,希望冉冉能从苦闷中解脱出来,现在当务之急是商量怎么救他爸爸,而不是纠结这个问题。

  “你老爸若是被调往外地,你会跟去吗?他们就你这一个女儿,肯定不舍得让你自己留在东江。”

  我的弦外之音是想看看冉冉对我的态度,跟她相处这么久,她一直很淡定,跟我若近若离,时暧昧时平淡,让我都有点抓急,可能越得不到的越在意,人就是这个心理,我还是不太舍得冉冉离开,但如果她执意要跟随老爸而去,我也无话可说。

  一切就看她的态度了。

  “哎。”

  冉冉叹了口气,又看向我,“曾经爸爸是我的骄傲,但现在他却成了我的牵绊。真是世事无常啊。”

  “恩,人生在世,难免会碰到点坎坷,迈过去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冉冉认真的盯着我,薄唇启了几次,终于说道,“其实,这么久以来,我很感激你的陪伴,你虽然很花心,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心甘情愿这样陪在你身边,哪怕什么名分都没有。”

  “会。我也不舍得你离开,但毕竟你爸妈养育你这么多年,他们上了年纪,还是得指望你养老,所以......”

  “不,我想为自己的幸福拼一次,他们可以先去,我等他们退休后再回去照顾他们。我想留在东江,为自己的美好生活奋斗。”

  冉冉不想要我的承诺,她自己有决心就够了,“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面对她的态度,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想了一下,重重的点点头,伸出胳膊将她搂在怀里,看着微微荡漾的湖面,心中跌宕起伏。

  !!!

  日子一天天过着,头几天我还天天吃不好,睡不好,随时等待邪火的反扑行动,但他们一直没动静,我也就恢复了往常。

  好日子没约马静了,这妮子骨子里就是个妖精,时间长了还真让人想。

  特别是在床上时,她那疯狂扭动的腰肢,真心晃的你受不了,感觉那玩意都快被晃断了,但折腾一番下来,有种爽爆的感觉,恢复元气后,马上还想再来一次。

  马静心情也不错,从龙驹镇出来就要去酒店开房间等我,我开车往那边走着,半路上张鸣玮的电话来了。

  这小子现在是在天华大厦的负责人,权利不小,我很信任他,基本他拿来的报销单,没怎么校对就都签字了,拿着单子去财务,马上就能领现钱。

  这种活,谁都想干,多了不敢弄,每个报销单虚开百分之二十,一点问题没有,一个月下来,多贪个五六万很轻松。

  我自然清楚里面的秘密,但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想多帮帮他,人心换人心,我对他的好,我相信他都记在心里,想回报我,那就拿出自己的诚意,好好为我服务。

  他正巧要回武田一趟,给爸妈送东西,我就在路边等着他打车过来,拉着他一块去了龙驹。

  他是第一次见马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小子当时那眼神就拔不出来了,几次说话走神,看着谈笑自若的马静根本就走不动了。

  我们在一块吃的农家乐,炖大鹅和炒羊宝都要上了,张鸣玮坐在马静对面,羞的跟个初出闺香的丫头,一直低着头不做声。

  马静倒对他印象不错,主动给他夹菜,说着些家常,还鼓励他多回武田走走,了解了解当地的风情,对他下一步竞选有帮助。

  我和马静本来是要开房的,所以,吃过饭后,我希望张鸣玮能有点眼力劲,自己自觉回武田。

  没想到,他一直没有走的意思,这把我给急的,最后直接开口说道,“你不是还要回家吗?开我车去吧?我还要跟马镇长回镇上谈点事。”

  “那个......不着急,回家也没啥事,再待会吧。”

  张鸣玮楞了下,着急说道。

  尼玛,当兵当傻了?老子裤裆都快挤破了,就等最后那一下了,你妹啊。

  我一阵无语,就在这时,美娇的电话来了,她说巴黎河畔二期的事有了着落,让我现在去市里找领导汇报情况。

  酷匠网#(正版wV首$发*

  这么大的事,老头说办就办了,真特么效率,约泡的事自然可以延期,我着急告辞,开车就离开了。

  !!!

  饭后的张鸣玮跟马静出了餐厅,“没什么事,我回单位了。”

  马静驱车要走,张鸣玮却追过去,拦在了她面前,“能再聊会吗?”

  马静楞了下,心想,这小子挺有意思啊,跟他吃饭时没话,现在朝阳走了,他能施展开了?

  “好啊。边走边聊?”

  餐厅旁边就是处小园林,马静倒也不避讳,迎步走在了前面,张鸣玮心里兴奋极了,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姑娘,不,是女人。

  仿佛她的眼睛里藏着魔法,看她一眼就会深深陷入,无法自拔,那种感觉真的是头一次有。

  “马镇长,我......”

  张鸣玮结结巴巴的说道,“我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你说。”

  “你有......有男朋友吗?”

  张鸣玮大胆问道。

  马静听后,楞了下,初次见面,两人没聊几句,他就问这个问题,确实是挺唐突,甚至是有点滑稽的,但她笑了下还是如实说道,“没有。怎么了?想给我介绍对象?”

  马静这种阅历,想戏耍张鸣玮太简单了。

  “啊,不,不。”

  张鸣玮着急摆手,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我就是觉得你这么漂亮,肯定很多男人追求你吧。或许你早就有幸福的家庭了。”

  说到这,张鸣玮的眼角划过一丝黯淡的伤痕,这些年来他一直是拒绝女人的,身边不乏有追求者,但他是那种要么不爱,爱就爱到死的人,所以,他有足够的耐心等,等属于自己的一见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