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租好的,租期内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合同内也没有说明,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张艳伟的话有点生硬,听得出,他对我的态度已经没有任何伪装了,在他眼里,我们两个已经彻底闹掰,包括他和郑挽的关系,也在苏珊的挑拨下,没了复合的可能。

  呼。

  这让他心灰意冷,什么心思都没了,之前还想着靠工地发家致富,将来继承郑家产业,成为东江赫赫有名的富翁,做人上人,让他们老张家翻身,现在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混的反倒不如当初安心经营烧烤的时候了。

  “宽吗?”

  我也没给他好脸,“我巴黎河畔刚营业两个月,你就给我来这一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生意不好,是吧?你自己经营不善,没跟上管理,生意不行别怪到我头上,巴黎河畔几百家店铺,基本都可以,也就是你,价格搞那么高,服务也不行,味道也不如之前店的,老顾客都让你霍霍没了,现在想转让,没问题,但你不能建立在霍霍我的基础上。”

  我跟他寸土必争,这件事没有缓和的余地,他必须把转让二字撤下。

  我知道,他这是故意想耍小心眼,见不得我好,在整我呢。

  其实,他这么做,又有什么用呢,真正想租场地的客户都会想方设法的深入打听情况,而不是看到那两个字就掉头就走,走的那些也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看铺子看着玩的。

  我只是看不惯他这个做法而已,也太小心眼了,成不了大气候。

  “李朝阳,你存心跟我过不去,对吧?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吃软饭,想靠郑挽上位,但你又何尝不是呢?比谁都花心,手里攥着柳颖,还看着市长的闺女,连美娇也不放过,你这种人还整天把仁义道德放在嘴边,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也真怀疑,这些女的是不是瞎了眼,怎么就能跟了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呢。我想改变生活,怎么了?我碍着谁了?你干嘛处处针对我?工地上的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处心积虑在郑挽老爸那败坏我的,你个畜生,是不是又看上郑挽了?实话讲,我现在杀了你的心都有,我知道我没那个实力,但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你好自为之,总有一天,老天爷会替我收了你。”

  最新a8章6n节v1上酷匠v,网(

  擦!

  张艳伟竟然跟我说出这么一番话,搞的我相当无语,真的会替他的是否判断能力抓急,特么的,也真够有想象力的,老子看上郑挽?虽然我蛮喜欢她的皮裤,但一码归一码,对她纯正只是欣赏,没有一点其它意思。这小子那么多坏心眼,竟然反将我一军,说我人面兽心!

  特么的,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他挂掉电话后,我就安排人擒他了。

  过去不想弄他,是看在之前的情分上,没必要把事情做绝了,但他现在既然把话都说绝了,就怪不得我了。

  !!!

  中午的时候,张龙给我打电话,说抓到张艳伟了,让我去审。

  我开上路虎刚要离开巴黎河畔,美娇的电话却来了。

  声音很沉闷,“来滨江路的天桥桥洞子底下。”

  “难道他来了?”

  “抓紧的吧。”

  话落,她就挂了。

  我长舒口气,不知为何,一想到要见这个神秘的老头就莫名的紧张,按理说,我跟他没什么交集,只是见一个陌生人而已,有什么可顾虑的?

  雇佣兵的头目,说白了也只是给华夏高层人员抗活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比上我这东江小哥吗?

  驱车来到桥洞子底下,这里很安静,过去是讨饭流浪汉的聚集地,后来城市建设,这里的臭水沟改造成了护城河,周边的河岸也跟着升级,成了理石铺就的小广场,到了晚上这个桥洞子底下才会嗨起来,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会伴着河面徐徐的凉风快乐的翱翔。

  远远的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戴着大大的墨镜,一身咖色的JEEP装,看起来特别干练,旁边站着美娇。

  我有点迟疑,这特么哪像个老头啊?

  不知道的话,感觉也就四十岁,正当年。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了过去,我没敢跟他对视,看了眼美娇,“我来了。”

  老头一直戴着墨镜,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反正一直盯着我看,看的特别认真,就像看自己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

  我被盯的有点不自在,主动上前握手,“你好,我是李朝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