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了很久,在我行将挂断的时候,她接了起来。

  其实,我是害怕她接起来的,虽然内心也很期待,但我真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日子长了,之前的火气也就没了,而此刻,我和她就像两个多年没见的老友,谁也不知第一句该说什么。

  她喂了一声,明知是我,却闷在那不再说话。

  我楞了一下,启唇说道,“在哪呢?”

  她显得很吃惊,随即回道,“学校呢,刚下了课。”

  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好听。

  但,或许是碍于跟我的隔阂,她并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在那听,等待我的差遣。

  “我们见个面吧。”

  “什么时间?”

  “晚上吧,一起吃个饭,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

  我说道。

  我不确定她能否出席,但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还念着我,时时刻刻。

  亦如我时常会想起她一样。

  这么深的感情,说散就散,不太现实,人非草木,怎么可能没感情呢?

  一个小小的李林改变不了我们。

  “好,我去。”

  柳颖的声音稍有低沉,但并不影响她见我的决心。

  我能感受到,她此刻内心的澎湃和激动,我更能感受到自己心口的跳动,我和她已经很久没见了,有几分陌生,却还是那么熟悉。

  熟悉她的声音和口吻,熟悉她的面孔和心思,熟悉她的一切。

  想念她的人和身体,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她同床共枕了。

  钱峰过了半小时才苏醒过来,脸色苍白,一点精神都没有,他的血快被抽干了,这样做非常危险,但为了救邓鸯,他什么都舍得。

  经历过生死的三个人,这次重新审视自己的爱情,肯定会冷静下来的,特别是音子,该认真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了。

  空间留给他们自己,我不会强加干预,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

  心情有些沉闷的离开了医院,却收到了大飞的电话。

  有些意外。

  但也在意料之中,等他这个电话很久了。

  自从把他揭穿后,宾东街上的商户老板都开始认我了,他们纷纷倒戈大飞,投奔我,愿意主动给我交足额的保护费,为的就是能长久的保持自己的小姐买卖,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就算发现了大飞的意图,也是敢怒不敢言,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人能制服大飞了,他们自然会倾向我这里。

  人就是这样,为了利益,墙头草。

  相互利用罢了,我也没有拒绝他们的投靠,这也算是个意外的收获。

  原本,在这条街上我只是大飞的“打工仔”,他的地盘,我来保护,收点雇佣费,现在倒好,借机把他给赶了出去,他一个月稳定的几十万保护费全部打了水漂。

  更n新最;快上Pt酷#&匠网'

  “朝阳!”

  大飞的口气很硬,“做好准备了吗?”

  “等着你呢。”

  我冷笑一声,“说吧,什么地方。”

  “明天上午八点,西郊水泥厂。”

  “好啊。什么赌注。”

  东江的游戏规则我已经很熟悉了,约架前先谈好条件,我赢了怎么样,你赢了怎么样,这是两边动手的砝码,谈好后,就必须严格执行,不准耍赖,这些年东江道上的约架,还真没有“跑单”的,无论败的多惨,都会严格执行开战前谈好的条件。

  “我赢了,你滚出宾东街,别再掺和保护费和小姐的事,另外给拿二百万补偿。”

  “好。我答应。”

  我转口说道,“如果是我赢,宾东街从此归我,你不准再做毒粉生意,再做的话天打五雷轰。”

  他想了一下,轻狂的笑道,“毒粉是肯定要做的,但你的条件我应下。是不是有点矛盾啊?告诉你吧,我是不可能输的。你等着受死吧。”

  “呵呵,明天见。”

  我没有再跟他废话,挂掉了电话。

  把事情安排给了张龙,他帮我吹哨子喊人,半天的准备时间,凑二百个精悍兄弟,一点问题没有。

  此刻的我已经跟上次和李勐大战时强大了太多,那次如果没有叶楚雄的突然出现,我恐怕早就完蛋了,但现在我可以自信的说,不用外援,单靠我自己的人马就足够踏平整个东江混混界,我之所以还没有称雄,自诩东江老大,还是想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多攒一点原始积累,没有足够的钱,想称雄是不可能的。

  这次跟大飞打,我一点压力都没有,这小子虽然也是东江一等一的混混,但就他那点人,根本不够我嚼的。

  除非他能把金三角毒蜂叫来。

  这事我也没打算跟杨峪升说,这次想让张茗玮露个脸,充分给他表现的机会,在兄弟们中立个威,提拔他的时候也好有个说法。

  !!!

  下午我去商场转了转,想给柳颖准备个礼物,但选了又选,不知该买什么。

  最后在金大福给她买了个30多克重的手链,自己也买了个金链子,在社会上混,这是必备的,偶尔带带也不错。

  然后又去买了身休闲装,最后去理了发,专门设计了一个发型,理的稍微短了点,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打扮完后已经下午四点半了,我买上两个哈根达斯,便驱车去了区三小。

  快到的时候,路边有个东方宫兰州牛肉拉面店开业,车挺多的,堵了十几分钟,到学校的时候柳颖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隔着车窗,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我看着她婀娜的身姿,长发被风吹动,看的有点入神,差点撞到一个骑电动车接孩子的家长。

  将车听到门口,我看了眼化妆镜中的自己,长舒口气才下了车。

  “这边。”

  她应该是没见过我这辆大路虎,还在四处撒么赵清丰给我的那辆普拉多,我着急向她招手。

  她看到我后,满脸堆着笑,像过去一样朝我跑来。

  她还是那个样子,跑起来的时候胸前晃晃悠悠,步幅轻盈,像一朵蝴蝶,跃出花丛,任天而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