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我也被搞懵了,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挺为钱峰心酸的,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呢,想沾花惹草,男人嘛,时常会花心,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但关键是你能把事驾驭住,能平息才行。

  只拉屎,不擦腚,什么都玩不转,就干脆老老实实。

  现在好了,看钱峰这副熊样,真特么伤感。

  凉音也不是好对付的女孩,她楞了一下,旋即推了一把钱峰的脑袋,“你特么说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邓鸯就躺在里面,不知死活,真的,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钱峰无助的摇着头,早已泪流满面,对于他来说,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邓鸯是为他自杀的,真特么要是死了,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每每想起邓鸯的好,钱峰都会悔恨,为何当初就没把持住,怎么想起了就招惹凉音呢。

  现在想甩都甩不掉,都怪自己太贱,太花心。

  凉音的泪儿也决堤了,她指着钱峰,手指都在发抖,“你受不了了?我特么还受不了了呢。我招谁惹谁了?你当初追我的时候都说什么了?我稀里糊涂跟了你,你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过什么,都特么忘了,对吧?”

  啪!

  一声脆响,耳光甩了过去。

  打的钱峰身子一摆,差点摔在地上。

  我在一旁,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凉音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妹子,钱峰是我的生死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帮谁说话都不行,看着他们闹成这样,我这个当大哥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音儿,今天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应该,但无论怎样,我都不能跟你在一起了。我对不起鸯子,她从老家跑出来跟着我,背弃了家庭,在东江一个亲人都没有,我也抛弃了她,她走投无路才想到自杀的,我特么不是人,我辜负了她,我不能一错再错,不然我死都不安。”

  头一次看到钱峰这么认真的说一次话,他过去干什么都嬉皮笑脸,没个正形,这次算是长记性了,是邓鸯用命换来的,钱峰彻底醒悟,明白了这世上谁才是最爱他的人。

  凉音虽然也很委屈,但相比邓鸯的遭遇,根本不算什么。

  她还太年轻,有着很好的未来,没必要太较真,孩子一流,身子养好,照样还是好姑娘。

  这年头已经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流次产这都很正常,并不影响以后找对象结婚。

  ◎酷UX匠0网g首{发i,

  凉音哭了,大哭起来,哭的很无助,面对钱峰的这番话,她失去了继续闹下去、吵下去的勇气,她也清楚,是她把钱峰从邓鸯身边抢走的。

  她的任性,她的好奇,她的跋扈,害得邓鸯无路可走。

  或许,她和钱峰真的像所有人说的那样,原本就是一场闹剧,就是一个错误,而她的胎儿也只是一闪而过的流星,虽是生命,却注定早逝。

  我走过去,一把扶住了凉音,她现在需要我的肩膀,瘫倒在我怀中,转身抱住我,脑袋埋在我的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像个孩子一样,哭声响彻在整个走廊。

  钱峰则跪在地上一下下的煽着自己,噼里啪啦的像下雹子一样,或许也只有这样,他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我长叹一声,内心悲凉,他们的下场,让我想到了自己,处处沾花惹草,若不是运气好,碰上的都是好脾气的女人,我这摊子事,也够闹腾的。

  凉音在我怀里足足哭了十分钟,好不容易平稳一点,她妈却不知怎么来了。

  我天。

  这事让我们自己处理,怎么都好弄,要是让家长知道,那就玩大了。

  别的不说,钱峰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现在又想桃之夭夭,人家能干吗?

  毁了。

  “音子,你给我过来。”

  凉音妈一脸怒火,当着大家的面也没给我面子,直接把凉音拉到了一边。

  那里站着个女护士,三十多岁,凉音妈说道,“音子,当着你姨妈的面,跟我说,你是不是怀孕了?”

  擦。

  事要大。

  我忙凑过去,但凉音妈一点好脸色也没给我,“李朝阳啊李朝阳,我把女儿交给你,你就给我弄成这样?好好的音子,她还没成年呢,就怀了?这以后还怎么做人啊?姑娘家家的,这要是传出去,她将来怎么找婆家?”

  说实话,这事私下里说说就行了,想怎么骂怎么骂,可她妈偏偏大嗓门,吵的全院都听到了,这时围来了不少病人和家属,大家指指点点,品头论足,都在看笑话。

  我这才搞明白,这个女护士是凉音妈的一个表妹,今天凉音第一次来医院做孕检,本来是偷着做的,但女护士跟妇科的一个大夫是闺蜜,去妇科找人家借东西,一下就看到了凉音的资料袋,当时凉音已经走了,女护士也没太在意,只是想着回头找凉音妈谈谈。但刚刚凉音和钱峰在这里争吵,女护士闻讯跑来,听了一会就大概知道情况了,她怕凉音吃亏,就把表姐(凉音妈)叫来了。

  “阿姨,我错了,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我没看好凉音,我错了。”

  我态度诚恳,积极认错的同时,也回头不断的给钱峰使眼色,让他快跑,先逃离的事发地,这事我给他抗过去,以后再说。

  若是让凉音妈逮着钱峰,那肯定轻饶不了他。

  但钱峰反倒爷们了起来,根本没有跑的意思,愣在那跟个二傻子似的,等着人家召唤。

  “姐,就是那小子。欺负了咱家音子,还想不负责任。这种渣男,我最看不过了。”

  女护士指着钱峰开始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凉音妈撸着袖子就扑了过去,抓着钱峰,二话没说,连撕带扯,连吼带嚎,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钱峰上了她闺女,搞大了肚子,现在想拍屁股走人。

  钱峰压根就不躲,任由她妈打着。

  我天,下手也太狠了,衣服很快就撕烂了,脸上深一道浅一道,一会功夫就满脸血痕了,胸口、脖颈也到处是爪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