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管我。”

  苒苒裹了裹双臂,说道,“有点冷,我先回家了。”

  我忙丢下电话,去追苒苒,“干嘛去?”

  “回家啊。”

  “别走。”

  我拉着她的胳膊,不敢放下,随即拿起手机对着马静撕喊,“我有事,先挂了。”

  呼!

  一点好脸色都没给她,这是她撞枪口了,自找没趣。

  苒苒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嘟着嘴看着我的手机屏,“就这样挂人家电话,是不是不太礼貌?对方应该是个美女吧。”

  “哪有啊,工作关系。”

  “噢。”

  苒苒意味深长的应了声,随即笑道,“你也够累的,每天忙事业,顾兄弟,还要为女人忙碌。真是活雷锋啊。”

  “没办法,咱就这命,爱操心。”

  我自嘲道,知道苒苒这是变相挖苦我呢,想把话圆下去,就得脸皮厚点。

  “给你个杆还真往上爬,这脸皮也没谁了。”

  苒苒无语的摇摇头。

  呼!

  我突然上去,一把将她拥在怀里,她明显颤抖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她的脑袋埋在我的胸口,听着我越发激烈的心跳声。

  我们都没再说话,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我这次出奇的没有借机触摸,竟老老实实的将她抱着,像个二傻子一样撑在原地。

  在苒苒面前,我总是这样“纯洁”,不知为何,就是狠不下心去肆虐她。

  良久,我附在她的耳边说道,“苒苒,我是一个变数很大的人,跟我在一起可能没那么浪漫和温暖,也可能今天万紫千红,明天居无定所,潮起潮落应该都是家常便饭的事,但我永远有一颗不死的心,不管什么时候,我心向你,我心有你,我心眷你。你能接受吗?”

  这样的好女孩,我不敢轻易下手,一旦给予了她承诺,就必须实现。

  “能。”

  9B酷O匠I网正版k首◎}发

  苒苒只说了一个字,却包含万千,让我的心一下就软了。

  轰!

  埋头吻了下去,她并未拒绝,抱着我的腰,像风中摇曳的花朵,任我牵着奔向远方。

  一个长吻落下,我和她面对面,额头相撞,欢快的笑了。

  “你个坏蛋,就这样把我俘获了?”

  苒苒跟我手牵手走在沙滩边,湖水有点凉,偶尔会打在我们的鞋上,她的袜子不小心被打湿,我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原地转着圈。

  “对啊,怎么样?哥的猎艳技术还可以把。”

  “真恶心。”

  苒苒拧了我一把,撇着嘴,装的一脸厌烦。

  “打是亲,骂是爱。你看这么一会功夫,你已经全占了。”

  我有点不要脸的说着。

  “哎呀我去,你可真够可以的。”

  苒苒一阵无语,直接将胳膊挂在我的脖子上,任性的瘫在我怀里,“怎么样?我很轻吧?健身教练的身材绝对是黄金比例。”

  “是啊,不重。就是不知道弄一下是什么感觉。”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她隐约听到了,一掌打在我的脖子上,“说什么呢?”

  “没。说你狠漂亮,很有气质,很美。”

  “这还差不多。”

  我俩走了大概百十米,我实在抱不动了,她也不难为我,顺从的从我怀里跳下,我俩来到沙滩外侧的便利店,买了两瓶海之言,喝着水,看着远处碧波微醺的湖面,今晚的月光很美,将整个湖面洒的金光闪闪,“东江的夜,真美。”

  我看着她的侧脸,笑道,“你更美。”

  “假话。”

  她不假思索的回道。

  “这你都猜到了。”

  说着,我竖起了大拇指,赞扬她聪明!

  “靠!”

  她不乐意的拿起水瓶就要打,我早有准备,一个跳步躲开,喊道,“你更美是假话,真话是你超级无敌、天下无双、独一无二的美。”

  她看着躲出去三米远的我,突然就破口笑了出来,“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我有点无语,至于笑的这么灿烂,“咋了?夸赞的不全面?”

  “你看看你脚下。”

  她笑的前仰后合,已经快跪下了,我这才看向脚下,尼玛,竟然是一坨屎,小孩子不知啥时候拉的,被我踩了个正着。

  金黄色的,还热乎乎的,整个脚底全满了!

  我日了狗啊!

  真气死了。

  我着急跳进沙滩,来回摩擦着,弄了好久,感觉还是臭臭的,也可能是心理作用,反正回了家,我会马上把这双鞋子扔掉。

  这还是二十四小时的,买的时候五千多呢。

  本来是苒苒送我,反倒成了我送她,我俩溜达到她家楼下,已经快十一点了,她依依不舍的勾住我的脖子,单腿一下就架到了我裆部,“爷们,啥时候搞一搞?”

  “擦,啥意思?想那个了?”

  我激动的当时就不要不要的了。

  说着,就要上手。

  她一把推开我,笑道,“去死吧。逗逗你。看你这猴急样,在外面肯定总被女人诱惑。”

  “哪有,也就在你这里没有免疫。”

  “不信。”

  苒苒白了我一眼,便进了楼道。

  我看她进了电梯才转身离去。

  出了小区,打上车,本想直接回家,但现在酒劲全醒,感觉有点兴奋,没有困意。

  突然想起了马静,这娘们刚刚被我挂电话,也没再回过来,肯定是真生气了。

  我做的确实也有点过分,人家又不知我有什么情况,有什么事好好说,没必要那种口气,好像人家欠我二百块钱死拖着不还又想借似的。

  毕竟她也是武田的包村领导,下一步我想在那干项目,就得跟她搞好关系,所以,我直接让出租车去了滚石。

  给她打电话,没有接,不知是真生我气了还是那里面太吵听不到。

  二十多分钟来到这个东江现在最火的夜场。

  十一点半,刚好是夜场最激情的时刻,整个东江都歇了,她却刚刚燃起。

  店外车水马龙,一辆辆的豪车挨着停着,门外有三五群的小太妹在抽烟跟一帮混混攀谈着,都是些98后,00后,他们可能就喜欢这种感觉,我无视掉,直接进入。

  这里的老板我不太认识,找了个服务生,打听了下马静,没想到他还真认识,说静姐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滚石的贵宾。

  在她的引领下,我来到了马静所在的半开放式包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二郎说:

  今天去野炊,兄弟们假日快乐,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