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我来到镇政府办公大楼,电动感应门应声打开,阔气宽敞的大厅一侧,有个中年保安坐在一张签到桌前,“你好,请问去哪里?”

  ;看正5版章=节上酷B匠K¤网:

  “我找一下职书记。”

  说着,我在登记表上写着基本信息,给他打去了电话。

  刚响了两声就听到二楼传出了高亢的说话声,“你好,李总,过来了吗?”

  “我在一楼呢。”

  这时,职伟已经站在了二楼的环形扶手上,冲我招手,“喂,这边,上来就行。”

  来到206办公室,现在举国在搞廉政建设,堂堂的镇委书记办公室也不过是二十来平的小房间,一套普通的黑色皮革沙发,茶几上连个茶台都没有,办公桌还不到三米长,后面的柜子里塞满了各类书籍和奖状。

  他用一次性纸杯给我沏了杯滇红,拿出了招待烟,一盒二十二块的软包玉溪,“不好意思啊,镇上条件就这样,李老弟别嫌弃啊。”

  “哎呀,哪里。职书记秉承传统,勤俭节约,值得赞扬。”

  我抿了口茶说道。

  “哈哈,应该的。”

  职伟笑道,“老弟怎么有空来我龙驹了,今天接到朱市长电话,很意外,没想到他还会想到我。老弟有什么事尽管说,但凡是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力而为。”

  在基地当干部挺不容易的,特别是这种镇一级的主要领导,面对着很多村居、社区的杂七杂八,承受的压力很大,现在政治官场人人自危,稍微出点事就会问责,就地免职那都是常有的事,隔壁的李鹊镇前段时间一个私人的炼油厂爆炸,死了两个人,伤了六个,镇长当即被免职,奋斗了一辈子的事业说没就没了,职伟现在每天都谨小慎微,生怕做错一点什么事,下面的村长不能得罪,上面的县领导更不能慢待,现在他好不容易挂职一个副县长,有了副处级官衔,想的就是下一步能直接调个好地方,最好能去东江区当个副区长,副书记之类的,最次也要去市里的主要市直单位当个一把手,能帮他实现这等抱负的人,只有朱国华。

  所以,他清楚我在朱国华面前的地位。

  能帮我,他很荣幸,愿意赴汤蹈火,竭力而为。

  “呵呵,职书记客气了,也没什么事。”

  我笑道。

  “是不是武田那事啊?”

  他琛了一下说道,“那事闹的挺大的,老周报警闹到我这里,当时已经调查到你了,我硬是从镇派出所关所长那里把事情压下来的。”

  “这么大的事,让你出面,真是难为了。对不住啊。我当时也是一股子热血,没忍住就动手了。他们也实在是不像话,老张家是我干兄弟家,让老周那帮人欺负的不成样子了,我实在看不下去。”

  我直言不讳,见职伟开门见山,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件事闹这么大,职伟作为镇领导肯定是知情的,他能主动说出来,证明是真拿我当自己人了。

  “嗯,我都了解了。老周这几年确实太张扬了,仗着有个亲戚在住建局当科长,结识了金晨老总周北平,拉拢他去开发武田村。这些话,咱兄弟两个哪说哪了,别声张出去。这个周北平底子很硬,不是那么好惹的,来镇里开发那个盛世龙城项目的时候,就点名要那块地,我想给他西边那块,非不要。还闹到市里去,仗着跟市里的颜副市长关系好,拿那个压我,没办法,那时朱市长还没上去,咱上面没人啊,我只能屈从了。”

  职伟的话都是干货,这种内部秘密,他这种级别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说出的,能跟我单聊,那是看得起我。

  “盛世龙城就是金晨给武田老百姓成本价的房子,对吧?”

  “对。已经收尾了,目前在绿化施工,前两天我去了,咱东江是国家卫生城,下个月就是进入复审月了,工地安全、卫生是必抓的,我得亲自过去督导,就怕出一点纰漏,全市都在努力争创,要是从咱这里掉了链子那可完蛋了。”

  职伟说道。

  “快选举了,咱这边有什么打算吗?”

  我来的真正目的是扶持张茗玮上位,既然职伟如此洒脱、直爽,那就不掖着了,还想着先跟他玩几次等熟悉了再说出来,现在看来,不需要那么麻烦,直言直语更有效。

  “你是指武田?”

  “对。”

  我说道,“老周根本不能胜任村领导,他私心太重,拉帮结派把村子搞的乌烟瘴气,除了周姓的老百姓都每天活在水深火热中,你们怎么能放任不管?作为基层政府,有义务去干涉一下,虽然武田看似平稳,但巨大的矛盾在一点点积累,这样下去早晚会爆发。”

  “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何尝不想让真正有能力、有正义感的人上去呢,但你不了解村里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武田村,百分之七十是周姓家族,老周在里面很有威望,他这人虽然贪婪,但对待自己家族的人还是蛮好的,他也不傻,自己能站住脚就指望家族人力捧了,武田比较特殊,别的村居基本都是两到三个姓氏均衡分部,武田只有一个周姓强大,别的都是散户,十几户人家的姓氏已经算大的了,村居选举就是老百姓投票,他们肯定袒护自己家族的,这个我们没法去干涉啊,老周也不傻,干的都是我们隐忍范围内的事,我们找不到什么把柄。”

  职伟叹息一声,一脸的郁闷,在基层干就是这么复杂,老百姓的事他敢多了不好,管少了交不了差,真正的出力不讨好,得罪人的部门。

  “老周那边我来处理,我想力捧我干兄弟,也就是老张家的儿子张茗玮上去。他当兵出身,有能力有志向有气魄,一定能带来武田走出困境,让全村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咱龙驹镇这些年一直在东江不温不火,就是缺少一个领头的企业、村居、社区,只有出现冒尖的,你才能在东江崭露头角,全市三十多个镇子、街道办事处,哪那么容易出头,扶持好武田,这也能让朱市长为你说上话,到时候时机成熟,直接弄个区长干干也不是不可能的。进中心城区混才有大出路。”

  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