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村长傲慢的背着手走来,张茗玮爸妈都紧张的不敢说话了,刚才欢乐的氛围瞬间消失,空气中弥漫出一股紧张的气息。

  我有点莫名其妙,扫了眼村长,一看就是土鳖暴发户那种,穿着掉渣的灰色西装,脚踏手缝的布鞋,上面沾着不少泥巴,头发秃顶,但四周长的还挺茂盛,肥硕的身材配上一对小眼睛,也是没谁了。

  身边跟着十一二个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庄稼汉,各个其貌不扬,呲牙咧嘴,一看就是常年窝在地里,没见过市面的人。

  “门口那辆大面包是谁的?还挺阔气啊。比小狗子买的那辆哈弗H6还大咧。”

  村长来了句让我很尴尬的话。

  老子的路虎300多万提的,哪里特么的长的像面包了?

  “村长,那车好像叫路虎,奢华品牌。很贵的咧。”

  旁边的一个小子,带着一副眼镜,瘦瘦弱弱的,手里还拿着个算盘,像是村里的会计,应该多少有点文化。

  “是吗?路虎是个什么鬼啊。有大众车好吗?臭小子不懂就不要说话。”

  村长训完会计,便来到我们面前,大量了一下我,又看向了张茗玮的瘫巴老爹,“老张啊,别磨蹭了,抓紧签字吧。真想当钉子户,咋地?”

  “周村长啊,不是我想给你添堵啊,实在是咱这拆迁赔付太低了啊。我要是签了,我们去哪住啊?我和他妈倒也无所谓啊,好歹得给阿玮弄个安身之所吧?”

  茗玮爹的话很明了,我在旁边一听就明白了,这特么村长想搞强拆啊,还带些人来,想吓唬谁啊?

  原本我懒得搭理他,但现在不行了,张茗玮不在,这事我得替他撑起来。

  不用我说,李俊才和钱峰就靠过来,直接把村长挤到了后面。

  隔着他俩,我蔑视的看向村长,“老周是吧?”

  看我这么叼的跟他打招呼,这老头当时有点懵,再次重新打量了我,“你是谁啊?”

  “我是老张的干儿子,张茗玮是我干兄弟,他家的事就是我的事,老张身体不适,茗玮不在,有事你跟我讲吧。”

  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擦。

  话落,老张夫妻俩和钱峰、李俊才都有点懵,暗叹我编谎话的能力,我清楚的知道,张茗玮绝对是个重义气、孝道的人,只要我帮他爸妈顶过这一出,他肯定会对我另眼相看、感恩戴德,到时候想招他,自然水到渠成。

  “呦,你小子挺能整事啊?”

  周村长不屑的哼道,“你知道这涉及到多少金额吗?还跟你讲?小毛孩子,见过十万块钱有多厚吗?”

  擦。

  日了狗啊,这特么傻比是怎么当上村长的?

  拿十万块就敢挑战我的上限?

  他这话一说,老张算是吓着了,忙拉开我,“孩子,别管了,别管了,这事你撑不了。”

  看着他那几近绝望的眼神,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冤屈,但他们又不敢反抗,我虽然不清楚里面的事,但这种拆迁的段子,藏着掖着也就那点屁事,无非就是村长跟开发商暗地里勾结,从中谋利,村长弄个零头,乐的屁颠屁颠,其实大头都让开发商弄去了。

  最坑的是老百姓,一辈子就指着这点宅基地祖孙相传了,现在东江的城区城中村基本都拆迁改造完成了,老百姓有的都住楼房近十年了,但武田村是个城郊结合部位置的村子,越偏也不是特别偏,但离市区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类似于一个小镇子的经济体系,他们这边刚刚发展过来,很多事情非常落后,从村长这一言一行中就能看出,他们对钱的概念有多模糊。

  我要掏出卡子里的数额,不得吓的他屁滚尿流、天昏地暗吗?

  “大叔,你放心,这事我管定了。你跟阿姨在旁边等着就行。”

  安抚好他们老俩,我对周村长说道,“你的意思是拆掉这四合院,给十万块,对吧?”

  “聪明。”

  “这起码也得一亩地,武田这边虽然偏,但也挨着西外环,发展前景和潜力还是不错的,一亩地加上地上建筑,十万块就想买走,我想说一句公道话。”

  我琛了一下冲他吼道,“这特么就是强盗条约,狗屎方案,武田的村长脑子里装的都是狗屎吗?”

  呼。

  骂完后,我重新看向已经气的脸色发绿的周村长,佯装无辜,“噢,噢,你就是村长。一生气差点忘了。”

  “你个混蛋玩意,骂谁呢?特么的,在老子的地盘敢冲我诈唬。”

  周村长反应过来,伸着手凶悍的指向我,“信不信我让你有来无回。”

  擦。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种地方的父母官有这样的素质,我不奇怪。

  钱峰上去就给了他一拳,村长仗着人多,非常嚣张,完全没预料到我们三个人就敢动手,他带的那帮人见状,当时冲过来,但压根不需要我动手,钱峰和李俊才没用五分钟就把他们十二个人全忙活了。

  那个瘦弱的小会计,吓的自己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将账本压在头顶,哭着喊着求饶。

  我淡定的撇着地上呜嗡呜嗡哀嚎的这群人,就这战斗质量,他们跟我交手的资格都没有,在我眼里就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老张和茗玮妈都看懵了,他们谨小慎微了一辈子,见到村长就跟见到天王老子似的,一味的退缩,谦让,从来没有抗争的概念。

  说实话,基层父母官的“本事”,都是老百姓给惯出来的,没人怕他们,讲道理、摆事实、懂法、懂规格的话,就周村长这点水平,他能唬的住谁?

  √更C新1最快)上☆6酷BV匠网¤

  钱峰一把将周村长从地上提起来,狠狠的一个耳光打下去,说道,“你知道刚才在跟谁说话吗?”

  他傻愣愣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钱峰一拳又直接轰在了他的鼻子上,一声闷响,鼻梁骨算是碎了。

  他惨叫着翻滚在地上,但钱峰根本不管这些,再次将他提起来,“我现在告诉你,你面对的是东江最牛比、最帅、最猛、最酷、最狠、最有前途、最具潜力的唯一杰出青年李朝阳。刚才你说什么?十万块不知道多厚?”

  说着,钱峰把自己的皮夹淘了出来,里面光现金就七八万,然后拿过我手机,找出了招行那张卡子的存款通知:存入现金二十七万,现有余额六百九十七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二郎说:

  兄弟们,你们村拆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