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盘狼藉之后,林羽和曲若溪也就回到了灵宝佣兵团,刚要休息,却听团长满隆说道:“林羽,你夫妻二人先稍等片刻,佣兵会那里有个任务我们可以接,你们等我,我去去就回”

  说完满隆和塔斐走了出去。

  在无聊的等待中,天色也渐渐的晚了下来。月亮悄悄的露出一端,轻轻的挥洒柔顺的月光。

  曲若溪盘腿坐在石椅上看着的林羽,忽然一皱眉,低声说道:“有些不对,林羽,走,出去,找团长。”

  等了许久的曲若溪终于慢慢的感觉到了不对,虽然和满隆相交甚短,但是满隆的办事风格他们是了解的!

  满隆他们应该回来的很早,就算是因为有事暂时不能回来,他也会叫塔斐回来通知一下,可是现在,俩人都没回来!

  正擦拭着宝剑的的静儿,听到曲若溪的这么一说,也察觉到了异常,脸色一变,一言不发的将剑收起,直直的看着林羽。看着莫非那眼神,林羽便明白了过来,他是要自己想办法。

  林羽眉头一皱,说道:“先出去找找,顺便向周围的商铺问一下,应该能打听到一点消息。”

  y酷匠网)3永h2久免费看,~小》说{*

  静儿点了了点头,迅速冲了出去。

  曲若溪跃下石椅,刚想和林羽出门寻找,却听见门外面忽然传来静儿焦急的大喊:“羽哥,若溪姐姐,快来,团长在这里。”

  林羽一惊,连忙奔了出去。看着满身伤痕的塔斐,和已经昏迷过去过去的满隆。一略寒光从林羽眼中闪过。

  冷声问道:“怎么回事?”一旁的痛得直跳脚的塔斐,满脸的怒容。

  “还不是酒音佣兵团那群王八蛋,今天在佣兵们外遇见他们,被他们团长打成这样的,若不是最后,城卫军来了,我们可能就回不来了。”

  听到林羽怒了,嘴角轻轻上扬,明明是笑容,却冰冷至极。

  林羽眯了眯眸子,“好,很好。。。”

  “静儿,先将团长他们扶进去吧。”林羽面色平静的说道。

  “恩,你想干嘛?”静儿轻点了点头,有点担心的看向了林羽。

  “呵呵,他们不是想玩吗?我和若溪就去陪陪他们吧。”

  “恩,你小心点。”静儿知道林羽的实力,就并没有多少担心。

  林羽和曲若溪走在宽阔的地面上,看着不远处,闪光的五个大字。“酒心佣兵团”。

  斗大的闪光字体,在灰暗的夜晚,显得极其的耀眼。听着里面传出的大笑声,林不由一阵冷笑:“看来很开嘛!待会你们会更开心的。”

  酒音门口站立着俩位懒散的佣兵,抱着膀子,拎着一瓶小酒,眼角眉梢尽是得意的神色。

  “喂,臭小子,你谁啊?带着个小妞来是想给我哥俩快活快活的吗?哈哈哈哈~”说完,左面的彪形大汉满脸不爽的看着正一步一步走来的刘枫,大笑着着。

  “小子,你是什么人?可是要想找人?我家团长在里面,你自己可得掂量点。”右面的那位大汉,心思倒是要细腻些,看着来人一脸淡然,有些小心的提醒中却隐带着威胁。

  “你们团长也在?那便太好了。”林羽轻轻一笑。

  俩位守门的佣兵闻言也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团长的朋友,正要笑脸相迎。却听见林羽说道,“正好全杀了。”

  轻飘飘的话语,将俩人脸上的笑容打得僵硬了起来。“老左,动手,喊人。”

  右面的大汉一声低吼,抽出腰间大剑就是一劈,同时还不忘提醒身后的兄弟前去警报。

  “呵呵,不用去了,我待会自己会进去。”

  林羽看向曲若溪说道,“若溪,在这乖乖等我,我去去便回”

  林羽像宠溺一个孩子一般温柔的说道,可是下一刻,一道夹杂着罡风的剑罡,直直劈向那右边的大汉。

  解决了看门的守卫林一脚踢开门板,冷眼看着里面显得有些惊慌的人群,默然不语。

  坐于最上方的一人,约有三十多岁,光着上身,一把宽剑横放在桌子上面说道“小兄弟,在下酒音佣兵团团长,烙滋,不知你有何事?”

  说着,烙滋慢慢的站起身,看着林羽手中游鸣剑尖滴落的鲜血,心中已经明了,院中的守卫,看来已是死了!

  “你就是酒音佣兵团的团长?满隆是你伤的吧?”林羽眼帘微抬,嘴角含笑。

  “哦呵呵,小兄弟可能是有点误会。。”烙滋嘴角微抽,干笑道:“是这样的。。小。”

  “是是或者是不是?”林羽冰冷的说道。

  “妈的,小王八蛋,你以为你是谁?敢这样跟我们团长说话?”位于烙滋下方的一位年轻汉子,对于林羽狂妄的态度极其愤怒,红着脸喝道:“我告诉你,我们团长可是。。”

  话还未完,一颗人头已经冲天而起。烙滋的瞳孔猛的剧缩,这刚才。。他动了???

  就在刚才他都只看见门口的年轻人,身形稍稍的晃动了一下,就只一眨眼的时间,他就已经将身边之人斩杀,而且回到了原地?

  这修为,恐怕自己不是对手!烙滋心中冰凉无比。。。这满隆在哪里交到得这等强者?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烙滋定了定神,脱口道:“你就是那日在佣兵会金丹期的哪位强者?”

  “回答是,或者不是!”林羽厉声喝道。

  “是!”烙滋犹豫一下,才点头说道。

  “嘿嘿,那么,来生再见!”

  林羽随意的一句轻描淡写,烙滋却大惊了起来,猛的一声大喝道“小心,围拢来。”

  大厅中的众人,怎么说也是在一起合作的几年乃至十几年的伙伴,显得极为默契。喝声刚落,众人已经背靠背的聚拢在了一起,十几双眼睛,不断的在厅中来回搜索。烙滋满脸凝重的从坐椅旁边,握住那宽厚的巨剑。

  烙滋低声喝道:“这位朋友,我知道今天对于满隆兄弟的事,我们做的,的确有点过了点,可是毕竟他们现在也没有事了,而且我们的人也被你杀了,你看?”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的。”一声低吟,在耳边轻轻响起,烙滋身体猛的一僵,冷汗瞬间将后背打的湿透,满脸震惊。

  “他是。。是。。什么时候?来到身后的?”底下的佣兵们也察觉到了团长的危机。

  有些迟疑的互相看了看,有心上去救人,可是那鬼魅般的速度,却是让他们,爱莫能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