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会书,曲若溪似懂非懂,从包里取出一把刀,在手指轻轻的划了一下,鲜血便顺着手指流出。

  l最新章7R节上酷匠}7网s)

  正当一滴鲜血滴落时,曲若溪快速的在自己空中画出一道古怪的图案。

  根据那本书里所写,如果这里有亡魂,那么等会,这里一定会有黑气生成。

  但是,随着曲若溪手印的完成,这里却没有预料中的黑气,相反,其中一个竹简,还散发出了强烈的白光!

  面对此等现象曲若溪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到‘难道,是我第一次用,搞错了?’

  一旁的林羽并不知道曲若溪心中所想,他看了看竹简散发的白光,觉得有些奇怪,一伸手,便把那竹简拿了过来。

  “咔”

  随着一声清响,竹简打开了!白光瞬间充满了整个地陵,竟照的林羽和曲若溪睁不开眼睛。

  过了一会,林羽逐渐适应了白光,但是等他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见一位白发老者向自己走来。

  林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奇怪的是,林羽居然没有想攻击他的意思。林羽感觉到这个老人对自己并没有威胁。

  “前辈?您是我银舞山庄壁画中的那位老前辈!”一旁的曲若溪突然兴奋的跳了起来,像只小猴子。

  “呵呵,小姑娘你是银舞山庄的啊?不知道那银舞山庄可比以前啊?”老者眯着眼微微笑,看起来很慈祥。

  “回前辈,银舞山庄正值乱季,不过,如今刚刚寻得天罚者,现在又有您回归,我银舞山庄恢复如初指日可待啊!”一番话说完曲若溪已是激动不已。

  “呵呵,孩子,你可是说笑了,本座如今便只剩下这一缕残魂,别说跟你回银舞山庄了,就是离开这古墓也是做不到啊!”说完老者的神色不禁有些暗淡。

  听到老者和曲若溪的对话,林羽知道了,他就是千年前的哪位异士,于是上前说道。

  “前辈您好,我是银舞山庄的天罚者,林某想知道,前辈为何能在千年之前就知道我林某人会与银舞山庄扯上关系?”

  “呵呵,您就是天罚大人啊,呵呵,要说到此事,我还得求您件事,并且这件事对你还有好处!”老者还是微微笑着,很淡定。

  “好处?什么好处?”林羽反问道

  “呵呵,天罚大人,您知道您的前世可是何人?”老者卖着关子问道。

  林羽一听这话可乐了,若是以前,林羽可是真心不知道,不过现在林羽可是知道的!

  “我前世乃是秦国大将!”林羽的模样有些骄傲,可老者却哑然失笑。

  “呵呵,天罚大人,您说笑了,所谓前世是指您投胎之前,而您这一世虽然经历了死亡,但是您并未投胎啊!”

  听到这里林羽糊涂了,问道“那我前世究竟是何人?”

  “呵呵,您的前世乃是神界神卫之首!但却因与天庭的青音仙子相恋而触犯天条!您的整个神卫府也都因为你而被贬下界,但是在轮回之路,你们却误入妖道,神骨蜕变成妖骨,法力也被封了,您的六个手下也因此对你恨之入骨啊!”

  一番话后,林羽也大概明白了,可是老者口中所说的事情,林羽确实是一点都没有印象了!

  “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林羽问道

  “呵呵,当然有关系了,而且,关系该非常大!”说完捋了捋胡子。

  “您可知道,修道之人羽化登仙”老者继续问道。

  “羽化登仙?”

  “对!但是,修道之人离开人世后并非直接进到神界,而是要进入一个叫往神界的地方!修道之人需要在往神界修养心性,待到真正的公德圆满之后方可被神界所接受!”说完,老者一脸微笑的看着林羽。

  “可是,您说了这么多,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您当年误入妖道就是因为往神界的突变!而且,只要您去往神界一趟,将这变数之人杀了,您及您的六位手下得神骨便可复原!”

  一番讲述后,林羽也知道了个大概,如果老者说的是真的,那这往神界自己可是非去不可!

  “不知道先生可否明示在下,这变数,究竟是何人?”

  “说来这惭愧,这变数乃是一名散仙,其修为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但此人因在往神界渡劫失败,便心生魔性,并在往神界建立了一个魔都!收复了不少的心性邪恶之人,并且还扬言要重建上古魔界!”

  听到上古魔界,林羽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林羽是谁啊,他可是活了一千年的人,对于魔界的传说,他可是非常了解的!

  在上古时期,魔界曾起兵攻打人界,当时的人界,可以说是人间地狱,死的死,残的残,只剩下一部分人类还能健康得活着,但是,他们却沦为了魔的奴隶!这人界,早就沦陷了!

  “那神界就不管?”林羽反问到

  “这个,我们幻几派算不出啊!不过后来神界派人下来说,这是往神界的劫,该需往神界自己渡!”

  “好一个冷酷的天庭!难道他们真的忘了了,上古时期屠魔之战的惨烈吗?”说完,林羽不禁怒火冲天

  “呵呵,天罚大人,我们幻几派对此事还真是不懂,到不如你亲自去看看,就全都知道了!”

  “可是这往神界的路在哪里呀?”林羽问道。

  “这个,相信您在第一层的时候,应该得到了一本叫《天责》的书吧?那里便有办法”

  刚说到这里,曲若溪便兴奋的从怀里掏出了刚刚那本书,“您说的是这本书吗?”说完,曲若溪便将书高高举起。

  “呵呵,没错,就是这本!”

  “真的啊!真本书太神奇了!上面记载的东西就连我在银舞山庄也未曾见过!”说完曲若溪不禁流露出对这本书的喜爱之情。

  “呵呵,这《天责》乃是我幻几派的秘籍,若不是为了渡劫,我们怎会拿出来?”说完,老者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

  看着那老者越发得意,林羽便越看不下去,突然,林羽想到,这次前来是为了找武器的啊!可不是来听他吹牛x的!

  想到这儿,林羽问道,“先生,林某还有一事不明,您曾经留下预言说我的武器在此,可是我找了好久,但是。。。林某找了好久,还是不见踪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任羽逍遥客说:

累死逍遥了,有木有人打赏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