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家门口,发现家里的灯亮还亮着。王凯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看样子赵叔真的已经从烂醉如泥的日子里面走出来了。

  “赵叔我回来了……”王凯一边喊他赵叔一边将门给推开,可是屋子里的景象却将他吓了一跳。

  整个家就像垃圾场一样,到处都是垃圾,桌子椅子,电视电风扇都被砸的稀巴烂,甚至王凯的书都被撕得粉碎。一把钢刀笔直插在陈东房间的木门上,刀下坐着的赵叔如同刚从失败的战场上下来的战士一样,疲惫不堪眼神无光。

  “赵叔,这是怎么了,谁将家里弄成这样了。”王凯急忙冲到了赵叔的身边。

  “凯子啊,你总算是回来了,今天你赵叔差一点就去见你妈妈了啊。”赵叔声音里带着哭腔,但是他毕竟是一条汉子,就算是全身颤抖硬是没有掉一滴泪。

  “哪个王八蛋弄的,你告诉我。”

  酷…√匠.‘网,A永;久B免…费w看T小J&说Y7

  “这,你赵叔在外面和别人吵架,别人带着人追到家里来了,你放心好了已经没事了。”原本来脆弱的赵叔被王凯这么一问,里面收敛了脸上的悲伤,但是吞吞吐吐的口吻却很难让人信服。

  “真的?赵叔你最好和我说实话,从两年前开始我就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王凯不依不饶的问。

  “我,凯子,这事情你别管,赵叔会想办法解决的。”赵叔忽然推开王凯挣扎着从地上起来。

  “赵叔我再问你一次,我告诉你很多事情不是你想隐瞒就能够隐瞒的了的。”

  “事情已经解决了,赵叔保证不会再有任何人为了这件事情到咱们家里来。”虽然王凯一再坚持,但是赵叔却铁了心的不肯说出来。

  王凯急得不行也气的不得了,赵叔越是不说他就越以为是赵叔在外面喝酒惹事了。而且现在这状况貌似事情还挺严重。

  “你到底说不说。”王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事情你真的别管。”赵叔偏着脑袋看向别处。

  可是王凯却忽然抓住赵叔的下巴,硬是将他的脖子给扭了过来,他今天倒是要看看赵叔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人。

  王凯冒着怒火的双眼出现在赵叔的眼眶之中,两人的视线短暂的接触了一下,王凯便忽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抓住赵叔脖子的手无力的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半张着嘴轻轻的摇晃着脑袋。

  他被自己看到的画面吓住了。赵叔的身上全是血,像是死了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几个人拿着钢刀往赵叔的身上砍去,王凯感觉自己就站在旁边,但是却又无力阻止。

  一刀,两刀,三刀……开始赵叔还会抽搐几下,但是渐渐的即使钢刀刺进赵叔身体里面十几厘米赵叔都不动了。

  “赵叔,赵叔?”王凯甚至都能够感觉到赵叔身上鲜血的热度,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靠近不了赵叔,他拼命的嘶吼,疯了一样的乱叫,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也没有人在意他。

  而此时的赵叔见王凯松开了自己,便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扶着墙壁去了自己的屋子,他始终认为这件事情还是别让王凯知道的好。

  画面中,暴行还在继续,王凯已经冷静了不少,但是双眼却牢牢的盯着那几个拿刀子的人瞧,假如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那么在场的所有人一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忽然一个家伙的手机响了起来,那人将刀往赵叔的身上一插,吐了口涂抹,骂骂咧咧的接通了电话。

  “喂,什么事啊,老子正在外面办事呢……什么,不是说5号的吗,怎么今天就去了……不会吧今天就是五号,奶奶的老子难道记错了,那你先在那边撑一会儿,我立马赶过去。”

  那人将电话一挂,朝另外几个人说:“走吧,我看也差不多了,有人砸场子,我们得赶紧回去。”

  那几个人在赵叔的身上又踢了几脚,这才提着钢刀出了那一条巷子。于此同时,王凯脑海中的画面也渐渐的消失了。

  “五号,五号?那也就是说是明天,事情还没有发生,还有机会。”清醒过来的王凯急忙掏出手机,再三确认了今天是几号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他还有机会阻止这件事情发生。

  他一边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赵叔紧闭的房门,最后却忍着没有去敲门。

  不管是不是赵叔在外面喝酒惹了别人,王凯都不允许别人拿刀砍了他赵叔,赵叔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他不会让赵叔有事的。

  房间里面很脏,根本就没法睡,王凯拿着扫帚,将屋子里面的垃圾朝外面扫,他不知道赵叔的房间里面是什么状况,总之当他将自己屋子里的垃圾扫出来之后,整个房子空了不少,王凯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卧室还是可以容得下几个人的。

  客厅里也一样,所有的东西都被砸坏了,垃圾弄出去之后整个屋子空荡荡的,王凯记得自己头一天搬进来的时候房子给他的感觉也是这样。

  屋子里弄干净了,王凯也不敢将垃圾堆在走廊上,免得李姐知道了又要骂自己。只能趁着夜色将垃圾都搬到了楼下。

  回来的路上,王凯无意中扫了一眼自己开来的那辆车,只见车子里面露出点点星光,像是有人在里面吸烟。

  王凯心情本就郁闷,本来是没空去搭理刘经理的,但是她嘴角的星光却勾起了王凯沉寂多时的烟瘾。

  “拿根烟来抽一下。”王凯打开窗户说。

  刘经理压根就没有看王凯一眼,长长的吐了一口烟说:“女士的你也要?”

  “那来两根吧。”说着王凯也上了车,一屁股坐在刘经理的身边。

  刘经理掏出烟盒往旁边一丢,便不再说话。

  一根一根的香烟在他们的嘴角消失殆尽,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心事当中,车窗里的两点星光灭了又亮,亮了又灭,直到整盒烟都被抽光的时候刘经理才轻轻的摇下车窗,夜风吹来吹散了满车厢的烟,也吹醒了两人消沉的意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