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左右,王凯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陈东,但是却没有一个打通了的。眼见着整层楼已经看不到几个人了,王凯只好拿着刘经理给他的文件夹去了荣城A区的酒吧。

  A区的酒吧看起来和普通的酒吧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年轻的男男女女伴随着暧昧的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王凯艰难的穿过人群拉来一个服务员说:“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白洁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

  “认识的,不知道先生您是哪位。”服务员礼貌性的笑了笑说。

  “我是王凯,陈经理的特助。”王凯急忙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原本以为服务员知道自己身份之后,事情会更好办的。

  可是没想到那服务员却忽然板着脸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陈经理,我们A区没有陈经理,而且我也不知道白洁这个人。”

  “哎,你这人怎么样啊,刚才还说认识的现在怎么又说不认识了。”王凯立马来了火,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特助,上面有陈东帮他撑着,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居然都敢为难他。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白洁。更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服务员甩开王凯抓着他的手,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老子可不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鬼把戏,不就是有人吩咐了,叫你们不要配合我工作吗,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实话的话,我立马将你打的大便从嘴里出来,而且明天被开除的肯定是你。”王凯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总算是找了一个地方宣泄。

  “哼,先生,你不是第一个来我们这里闹事的,你要是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就叫保安了,你或许人高马大的很能打,但是我们这里的保安也不是窝囊废,你要是敢动手就做好永远被禁止踏入荣城的打算。”显然这服务员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丝毫没有将王凯的威胁放在眼里。

  “你……”王凯是真的想动手了,但是转念一想,要是他今晚上真的被保安赶出去了,那么刘经理交代的事情就完成不了了。陈东那小子为了女人将他一个人丢下,但是他却不能让陈东脸上无光,怎么的也得将刘经理交代的这件事情办好。

  “行,你小子有种,我记住你了,明天我会让你好看的。”王凯将服务员往旁边一推。

  正想自己去找那个白洁,但是却不小心将资料给弄掉了,当他回头捡资料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服务员居然将一杯酒扎扎实实的全部都倒在了资料上。王凯想杀人的冲动都有了,但是却只能暴躁的吼了一句:“都给老子死开。”

  推开那些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这才将文件夹给捡了起来。

  王凯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望着人山人海的酒吧却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找到刘经理说的那个白洁。

  资料已经湿了,基本上已经不能看了,王凯只能从酒吧出来去办公室从新打印一份。经过今天这一天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整个荣城没有一个人会拿他当一回事,不但办公室里没人配合他的工作,就连一个小小的酒保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将文件从新打印好之后,王凯本想着再去酒吧碰碰运气,可是没想到才刚从打印室出来便听到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这么一点小事情值得你特地将我找上来吗,也不怕打扰我喝酒。”

  “公事当然要在办公的地方谈,下面酒吧乌烟瘴气的,怎么可以谈事情,总之你记住了啊,不管陈东的人找你说点什么,你都死咬着不要签约,等撑一阵子由我接手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再将合约给签了。”刘经理笑着说。

  “你这小妮子真是越老越会算计了,居然还算计到陈家小少爷的身上去了。你放心好了,咱们多年的姐妹,这点小事我一定帮你办到,但是你自己可要小心点啊,陈家的那些兄弟姐妹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你别不小心被人吞进肚子里了还不知道。”

  “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走吧我送你下去喝酒吧,今晚上算我的。”

  等到两人消失在电梯口的时候,王凯才从打印室出来。

  他冷哼着将手中的文件夹丢在了地上,心想着这不是耍他吗,特意告诉他白洁每天晚上都会去酒吧,但是自己却将人领到办公室来。

  “行啊,姓刘的,你就等着瞧吧,看我以后不整死你。”王凯气的直喘粗气,骂了几句之后又拿出手机给陈东打电话,可是却还是打不通。

  “艹蛋,真他妈为了一个女人就将我给抛下了。”王凯骂骂咧咧的说,这会儿打电话给陈东倒不是想叫他回来救场,只是通知一下今天刘经理交代的事情他办不了,他要下班了。

  可是现在电话打不通,他也不知道陈东到底是什么态度,就这样将这事情丢下他还真有点觉得愧疚,怎么说陈东也是他兄弟。

  思来想去,王凯最终还是捡起了地上那一份合约,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再一次去了A区的酒吧。

  这一次王凯学聪明了,到了酒吧之后找了一个不熟悉的服务员,自称是刘经理的秘书,来这里送文件的。

  那人看王凯西装革履手里还抱着一个文件夹没有多问便也就相信了。

  酷匠Q网}☆正'版&首发S(

  “刘经理回去了,她朋友还在。”服务员说。

  “那你知道她朋友在哪里吗?”

  “在12号桌。”王凯顺着服务员的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发女人坐在一个视野极好的角落里面喝着闷酒。

  “谢谢了。”王凯说着正想去找白洁,但是却被那个服务员叫住了。

  “那位小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谈完事情就赶紧走吧,别影响她在这里玩乐。今天刚好我负责她的桌子,你可别花太长的时间,到时候将她惹毛了,我就捞不到一分钱的小费。”

  “不就是喝酒吗,我们两个喝你的小费不是更多?”王凯笑着问。

  “呵呵,喝什么酒,她可不是到这里来喝酒的。”服务员意味深长的说。

  王凯笑了笑,算是明白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也确实如此有点钱的女人难免不会出来寻欢作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