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王凯并没有返回去找苏倩倩,这一次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觉得自己这么平白无故的将苏倩倩给上了实在是太不人道了,毕竟她和大部分拜金女还是不一样的,追求拜金的同时还兼顾一下双方的感情。但是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面,苏倩倩宽衣解带的身影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去。

  过了几天王凯和陈东基本已经处于休假的状态了,公司里面所有的事情都不让他们管,只是偶尔几份需要签字的文件送过来给陈东看一下。就连陈东的秘书都不太搭理他们两个了。闲着没事王凯和陈东天天去办公室玩电脑,实在无聊的话就将学校最后要交的两门作业给弄完了。

  这一天下午王凯在办公室正寻思着怎么才能潜入陈老二的办公室。经过上次的事情陈老二将D区的保安换了七八成,现在正是风头正紧的时候,王凯估摸着晚上陈老二的办公室一定会有人专门看守。而且这一次又不能让陈东带自己过去一切只能靠自己,所以想着还是觉得挺困难的,以至于王凯想了好久都没有半点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反观陈东则要轻松很多,他似乎已经不在将荣城的一切放在眼里,从那一天喝完酒之后陈东队荣城的事情便只字未提。此时此刻他正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似乎已经没有将自己的权利抢回来的打算了。

  “陈东我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快说。”

  “自从上次我们夜闯你二哥的办公室之后你有再去过那里吗?”

  王凯刚说完陈东就将笔记本给盖上了,一双眼睛闪闪发光像是已经期待很久了一样。

  “你小子总算是问出口了,我还以为你打算就这么算了呢,快点告诉我你的计划,我还就不相信了我堂堂陈家小少爷斗不过那个姓刘的娘们?”

  王凯愣了一下对陈东的反应表示不能理解,陈东这几天不是一直都处于醉生梦死随遇而安的状态吗,难道是他看走了眼。“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想问一下你二哥那边的保安是怎么部署的。”

  “哈哈,你小子还想来这一招,又想偷偷摸摸进去干些什么啊,上次就是因为偷偷跑进去了所以才将事情变成那样的,你小心一点可千万别干傻事,别偷鸡不成蚀把米。”陈东说。

  陈东都这么问了,王凯也不好再瞒着不说,但是他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瞒着他的好,毕竟陈东作为荣城的人难免会以荣城的利益作为最大的出发点,但是王凯不一样,王凯只想着夺回陈东的权利,所以就算是损害了一点陈家的利益王凯也不会往心里去。

  “这是目前为止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只有潜入你二哥的办公室我们才能拿到威胁到刘经理的东西,到时候不用我们说刘经理就会乖乖的将权利给让出来。而且再也不敢提那三十万的事情。”

  “这就难办了,前几天我过去看了看,二哥办公室的门口晚上有两个人守着,而且装了摄像头,要想偷偷摸摸的进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陈东说。

  “那你能不能弄到D区的装修图,若是有可能我们从D区的通风口进去。”王凯说,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试一下吧,尽量帮你弄到,但是我不能保证。”陈东笑着说,看的出来他十分的兴奋,好像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样。

  等待陈东找装修图的时候王凯收到了一条短信,他一看到这一条短信脸色就变了。五分钟之后他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急急忙忙的去了京海市的中心医院。到不是赵叔出了什么事情,而是今天瑶瑶便会来这里做检查。而他将会想尽办法将瑶瑶从这里带走。

  只不过到了医院王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杨庆忠给他的短信上面只告诉了他瑶瑶到医院的大概时间,其余的什么也没有说,甚至没有告诉陈东瑶瑶到医院看什么病。王凯只能将车子尽可能的停好,然后在医院门口等着。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一辆警车慢慢的开了过来,很快瑶瑶在一个警察的搀扶下从车上走了下来。王凯大老远的看着,不敢靠近他们,直到一行人走进了医院王凯才急忙跟了上去。

  值得庆幸的是瑶瑶并不是什么重刑犯,而且又是一个女的,以至于送她来的警察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王凯在后面跟着眼见着他们几个朝妇产科去了。然后没多久便进了一个医生的办公室。王凯趁着他们进去的那一会儿将那个办公室的四周都看了一下,旁边是其他医生的办公室,但是不远处有一个男厕所,王凯急忙冲了进去,恰好发现里面有一个医生在小便,他当时也没有来得及多想冲上去便在那个医生的后脑勺上打了一下。

  那个医生摇摇晃晃的往下倒,王凯急忙扶住了他,将他拖进了厕所的隔间里面。

  两分钟之后王凯穿着一袭白衣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脖子上挂着听诊器,快步的朝着瑶瑶刚才进去的那个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咚咚咚”王凯看了一下门牌上医生的姓名,敲了两下门,还没有等里面传来声音他就将门给推开了。

  “涂医生你好,我是邓凯,我是儿科的医生……哦,不好意思没注意你这里还有病人。”王凯闯进去之后立马就进入了状态,他的眼睛随意的一瞟给了瑶瑶一个暗示,泰然自若的和医生打着招呼,压根就没有刻意的去留意旁边的两个警察。

  只是瑶瑶在见到王凯的那一瞬间就激动得不得了,差一点就喊出了王凯的名字,幸好那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王凯的身上。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涂医生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我看我还是等会儿再来吧,你先将这个病人给看了,刚好我可以去一下洗手间,哈哈,我去洗手间,不好意思啊,洗手间。反正我那边也不是很急。”王凯一边笑一边退了出去。他现在只希望瑶瑶能听懂他说的话,体会到其中的意思。

  出去之后王凯便偷偷摸摸的进了女厕所,藏在里面的一个隔间里面。大概过了五分钟王凯隐约的听到厕所的门响了一下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要不你在这里等着吧,将手铐给我解开,不然我进去怎么上厕所啊。”

  王凯笑了笑,很快他便听到钥匙响了一下紧接着隔壁的门被打开了。这个时候王凯忽然将隔间的门给推开一拳打在了那个女警察的脑袋上。

  “瑶瑶快点出来,我们时间不多。”王凯急忙说。

  “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很快瑶瑶便从厕所的隔间里面出来了,只是她的双手一直捂着肚子,似乎真的不怎么舒服一样,王凯并没有解释很多,抓着瑶瑶的手就往外面走:“你听着外面有一辆车停在医院门口右边的过道上,就是我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一辆,很容易认出来,很破也很脏,这是钥匙你拿着赶紧离开这里,记住了你千万不要回家,尽可能的远离京海市,通过正规的手续我救不出你,我只能这样做了。”

  酷。#匠网永¤R久免:,费U看小说(

  瑶瑶紧咬着下嘴唇,硕大的双眼挂着两颗透明的泪水,摇着脑袋说:“不,不,我不,我不。”

  “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愿意留在监狱里面吗?你知道陈老二的手段,虽然你透露给杨庆忠的信息没有半点用处,但是杨老二一定会在法庭上说你泄露了荣城最高机密的,你一旦进了监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来。你这么年轻难道愿意一辈子呆在里面吗?”王凯真的没有想到瑶瑶居然会是这种反应,现在情况这么紧急,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拖下去,等会儿有人进来发现了这个女警察那就完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知道杨老二的手段,可是我不想逃,因为就算是逃了陈老二也一样不会放过我的,我今天逃出了监狱他的人明天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我杀了。我还不想死,现在我待在牢房里面是最安全的。”

  瑶瑶说的话是王凯从来没有想过的,他一心只想着将瑶瑶救出来,但是却忽略了陈老二的实力到底有多大,就上次来说陈东仅仅是一个小少爷就能调动那么多人,陈老二肯定调动的更多,这么说来瑶瑶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陈老二的手掌心。

  “你考虑清楚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是不走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下次你想离开就离开不了了,而且你心中也清楚虽然陈老二在京海市很有本事,但是假如你去了别的城市他可能就鞭长莫及了。”王凯最后还是说。

  “我考虑清楚了,我愿意留在监狱里面,你快走吧,等会儿有人进来了就麻烦了。”瑶瑶哭着说。

  王凯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他料想过很多结果唯独没有考虑过这种。

  “那你自己保重我会去看你的,要是以后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从里面弄出来的。”

  瑶瑶哭着钻进了王凯的怀里面,双手将王凯的腰身抱得紧紧的。一边抽泣一边说:“王凯,凯哥,我爱你,但是你别等我,你那么的好,一定可以找到配得上你的女人的。以后你在荣城一定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跟别人说起我的事情,不要说你认识我。陈老二做事心狠手辣,假如可以的话你千万不要和他正面交锋,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地,行吗?我……我……”

  气氛顿时显得有些伤感起来,王凯没有想到瑶瑶会对自己付出真心。那时候王凯是真的舍不得瑶瑶,不愿意放手。他抬起瑶瑶的下巴轻轻的在瑶瑶的嘴角处亲了一下,看着瑶瑶的双眼说:“我像你保证等你出来的时候荣城已经没有了陈老二这个人,到时候你谁都不需要怕。我会救你出来的,我发誓我一定会的……”

  “恩,我相信你,我等你。”瑶瑶哭的更伤心了。

  原本的营救行动没想到到了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伤感离愁充斥着整个厕所。王凯用力抱了一下瑶瑶,最后才缓缓的将瑶瑶给放开。

  “那我先走了,你去告诉那个男警察这个女的不小心摔倒了。”王凯说。

  “快走吧,不然等别人发现了就来不及了。”瑶瑶说。

  最后转身的时候王凯深深的看了一眼瑶瑶,他告诉自己这个短头发的女人值得自己牢记。

  王凯并没有就这么离开,换下白大褂之后他便一直守在医院的门口,直到亲眼看着瑶瑶被那两个警察送上了警车王凯才转身离开。

  伤感的事情王凯不喜欢表达出来,所以当他再一次回到荣城的时候他已经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了,嘴角叼着一根烟,衣服游手好闲的样子摇摇晃晃的进了陈东的办公室。陈东一见到王凯就嗖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煞有介事的跑到门口将门给关好了,然后才拉着王凯进了书柜后面的休息室。

  “那幅图我已经弄到手了,但是里面的空间很小,几乎只能匍匐前行,而且我二哥的办公室所在的那一层楼基本上都是D区重要的办公区域,目前那些地方都有人守着,也就是说你要想进入通风口还得想办法进入那一层。”陈东将一张硕大的图纸扑在王凯的面前指着上面说。

  王凯盯着看了一会儿,说实在的他不是很明白,整张图上几乎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线条没有一个汉字说明像是一个迷宫一样。

  “你看得懂吗?先给我讲讲这张图再说?”王凯问陈东。

  可是谁知道陈东居然也摇了摇头说:“我怎么可能看得懂,我又不是学这个的,但是我觉得这里,这里、应该是检修的入口,所以你可以从这些地方上去。”

  王凯翻翻白眼,这么重要的事情能凭感觉办事吗?“觉得个屁,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要是被你二哥发现了我就完了,你是不知道瑶瑶现在成了什么样,整天以为你二哥要杀她。”

  “那你说怎么办,这张图可是我费了好大劲才弄到手的,不能让别人知道了,知道了就完了。”

  “你有认识的人能看懂这些东西的吗?”王凯问。

  陈东摇了摇头,他的朋友一般都是不学无术的富家公子,这些东西基本上这辈子都不会接触到怎么可能看得懂呢。

  “对了那个胸部很大的奶茶妹妹应该看得懂啊,她不是学室内设计的吗?”陈东说。

  “艹,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他叫做子丹,别整天将胸部挂在嘴边。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将她约出来吃一顿饭顺便问一下这件事情,希望她能够帮到我们吧。”王凯说。

  “你一个人去就行了我去干什么,这不是要我当电灯泡吗,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干。”陈东笑了笑说。

  只不过最后王凯还是将他给拉上了,那天晚上三人约在学校附近比较上档次的地方吃饭,而且还煞有介事的叫了一个包厢。

  三人坐在一个偌大的饭桌前,气氛显得十分的微妙。本来陈东是打死也不肯来的,但是奈何王凯的坚持所以只能来赴约。来了就来了为了不影响到王凯和子丹,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隐形人一样,先是子丹一来就借口上厕所,另外时不时的出去抽几根烟,直到服务员将饭菜全部都送上来之后他才老实的坐下,可是他还刚刚坐下没有多久就感觉到了来自王凯和子丹的深深的恶意。

  那两个主角一个个都冷着一张脸也不交谈也不对视,自己吃自己的菜,全程零交流。陈东开始还琢磨着可能是王凯不好意思,所以便试图活跃一下气氛,给三个人都到了点啤酒,然后举着杯子对王凯和子丹说:“来,咱们三个人喝一杯,我们三个人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在一起喝过酒呢。”

  王凯和子丹倒是很配合的拿起了酒杯,但是碰杯的时候居然还是零交流,甚至还刻意的避免和对方的酒杯相接触。这一下陈东算是明白了,这两人一定是闹矛盾了,不然也不会摆着一张臭脸。

  陈东自认为是王凯的兄弟,既然嫂子闹别扭了自己做弟弟的理应要劝劝才是,所以急忙又对子丹说:“学校都放假了,你的奶茶店还开着门吗。这几天怎么没有找王凯去玩呢,我们公司最近没什么事情,王凯闲得很,整天在公司玩电脑,你要是再不去找他玩估计他都会发霉了。”

  子丹勉强的笑了笑说:“奶茶店没开,但是王特助平时忙得很,我哪里敢去浪费他的时间啊。”

  “哈哈,你真会说笑话,王凯那小子我还不了解,别人约他出来是浪费时间,但是你肯定不一样,估计你不用开口只是一个眼神他都会屁颠屁颠的跑来找你,你看看你这么漂亮王凯那小子……”陈东完全的没有搞清楚状况,他以为王凯和子丹认识也这么久了两人应该已经确定了关系了,谁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王凯给打断了。

  “陈东你瞎嚷嚷什么呢,她是有男朋友的人,就是那个扬天,家里可比我有钱多了,我和她只是简单的合作关系等到她将设计图交给了我就不会有什么联系了。”王凯说。

  陈东赶紧闭嘴,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他心想着自己的兄弟也真可怜,好不容易看中一个喜欢的居然跟着别人跑了,而且对手还那么强大。可是他转过头去看子丹的时候却发现子丹同样的也处于暴走的边缘。

  只见子丹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气冲冲的将身边一份巨大的文件丢给了王凯。

  “哼,图我已经弄好了,我保证你会满意,你现在赶紧写一张支票给我,咱们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行,陈东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开支票啊,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王凯的火气也在往上冒。

  “行,行。我是老板所以我掏钱,我听你的,对了当时说好的多少钱来的?”陈东无奈的说。

  “给她一万。”王凯说。

  “一万,一万你打发谁呢,你知道为了你这东西我熬了多少夜吗,你知道我多久没有好好睡过觉吗,说什么也要两万。”其实子丹真的不在意这些钱,但是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忍不住想要和王凯对着干,今天她可是特意穿上了最喜欢的裙子,精心的打扮了自己才来赴约的,可是没想到来了之后王凯却对自己爱理不理,而且话中有话,言语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听着就觉得不爽。

  “好好好,一万一万,只是这样行吗,现在我确实开不出这么大的支票,要不下个月初我开给你。”陈东急忙站出来打圆场。只是却没有想到王凯居然不领情。

  “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凭什么给她两万,就一万你要是不肯的话就带着你的图走人,我们早就说好了的。”王凯说。

  说实在的陈东这一会儿完全能够理解王凯为什么这么生气,按理说他应该站在王凯那边才对,但是谁叫子丹身材那么好呢。他早就习惯了在美女面前打肿脸充胖子,要他讨价还价还真做不出来。“王凯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没看子丹眼角处的黑眼圈吗,那都是为了我们熬夜熬的,这容貌就好比女人的生命,子丹都为了我们不顾自己的容貌了我们多给一点钱有什么关系,两万就两万。”

  子丹笑了笑,提起包便站了起来对陈东挑了挑眉说:“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下个月一号你将支票给我。”

  “好的,行,下个月一号一定给你。”

  陈东目送着子丹远去这才想着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兄弟,果不其然王凯正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凶狠的眼神盯着他看,陈东尴尬的笑了笑,非常识趣的跟着子丹的屁股后面出去了,他可不想在那里和陈东发生冲突。

  刚好那时候子丹没有走远陈东心想着王凯对子丹也算是花了点心思的,便打算去问问子丹和扬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子丹真的是看中了扬天的家室的话,或许自己可以帮助王凯将子丹给抢回来,毕竟他可是陈家的小少爷。

  “喂,子丹别跑那么快,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和王凯之间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相信你自己也知道王凯对你有意思,可是虽然我是王凯的兄弟,但是我完全可以理解你仰慕扬天家的财产所以抛弃王凯。只是有一件事情我需要提醒一下你,我其实比扬天更加有钱,你知道的,我是陈家的小少爷。”陈东笑嘻嘻的说。

  “你有病啊,我和扬天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女人,我今天生气是王凯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面就给我脸色看,在我面前摆足了架子还看我不爽。我才不管他对我是不是有意思,总之我是对他没意思了。”子丹气急败坏的说。

  陈东被子丹说的一愣一愣的,瞬间尴尬的不得了,幸好子丹说完就走了。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子丹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