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那边刘经理早就打点好了,瑶瑶进去之后的下场可想而知。

  对于陈东来说,瑶瑶已如过往云烟般,退出了他的生活,为了瑶瑶和他二哥对着干太不划算了。但是王凯不一样,要是让瑶瑶就这样被抓走了王凯心里怎么也过不去,他既然给了这个女人希望,他就决不能让这个女人绝望。

  那天,等刘经理离开之后王凯和陈东谈了很多,但是字里行间讨论的全部都是怎么自保的事情,包括三十五万的巨款怎么填上,唯独对瑶瑶的事情避而不谈。可是实际上等到陈东的心情一稳定,王凯就在琢磨着要怎么样将瑶瑶弄出来。

  酷J匠b网唯一~正hL版,》n其他都\“是T盗版|

  从警察局那边下手是不可能的,论法律瑶瑶确实违法了,论背景王凯就算是打肿脸也比不上刘经理说的话有效。直接去找刘经理可能性也很小,她能放了自己就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要她放了瑶瑶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而且王凯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一旦得罪了刘经理她将那笔钱的事情泄露出去了那么一切就完了。那么现在唯一可能帮到王凯的就只有杨庆忠了。

  王凯思前想后考虑了很久,最近决定这件事情还是和赵叔商量一下,杨庆忠是将赵叔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同样也是赵叔的发小,或许赵叔有办法联系到杨庆忠。

  去医院的路上王凯不免又想到了那天和他对着干的小护士,也许是小护士那双眼睛给王凯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王凯不由自主便想起了那天的感觉,连带那天晚上小护士和那个老汉进行的老汉推车的性爱过程。

  只不过当王凯的记忆停留在小护士的那双眼睛上时,似乎有些东西悄然发生了变化,他的双眼还是能够看清楚前面的视线,开车丝毫不受任何影响,只不过他的大脑却不受控制的进行了一次十分精湛的联想。

  想象中小护士正和一群人在聊天,那些人都穿着护士装,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好不开心,说什么王凯不知道,但是那一幅画面却十分的清晰,就像是真的一样,连那些小护士说话时的表情,嘴角的口红的颜色王凯都一清二楚。

  “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会是什么后遗症吧。”王凯急忙摇了摇脑袋,打起精神盯着前方看。免得到时候撞到前面的车了自己都不知道。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总算是到了医院,王凯将车子直接开去的住院部。赵叔住在四楼,让王凯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从四楼的电梯口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了和他脑海中相差无几的画面。前面不远处确实聚集了一群小护士,一个个都捂着嘴巴在说些什么东西,旁边的柜子上放着好几个水杯,但是里面的水基本都空了。王凯慢慢的朝她们靠近,直到清楚的看到那些人嘴巴上口红的颜色才慢慢的停下了脚步,看样子刚才那些画面并不是她们凭空想出来的,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的。就在他来的路上那一群小护士确实是在这里聊天。

  那一会儿王凯已经离小护士很近了,为了避免被那群小护士们群起而攻之,王凯急忙偏了一下脑袋,急匆匆的走了过去。他心想着这一下好了,那个小护士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移动的监视器,有了那个小护士王凯再也不用担心赵叔在这里住着会被医院为难了,只不过让王凯想不明白的是他在这么多人的身上用了老头子送给他的那一只“眼睛”为什么就只有小护士成了自己移动的监视器呢,若是他有能力让其他的人也变得和小护士一样,那么刘经理和陈老二所有的事情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扳倒陈老二也将指日可待。

  时间还早,王凯到赵叔的病房的时候赵叔正在和他的病友聊天,见到王凯来了激动的只想从床上爬起来。

  王凯见状急忙说:“赵叔,你就躺着吧,身体都那样了你还起来干嘛?”

  赵叔尴尬的笑了笑,用唯一一只可以灵活的手拉着王凯的胳膊对其他的病人说:“这是我儿子,上次他来的时候你们见过的,可给我涨面子了,现在在京海大学上学,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在荣城上班了,我这一次住院所有的医药费都是他出的。”

  王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不理解赵叔这有什么好骄傲的。苦笑着等着赵叔将自己那些不存在的优点骄傲的告诉其他的病人,然后等着那些病人客气的夸奖,之后王凯才无奈的坐在赵叔的旁边。

  “赵叔,你今天有没有好点,我……”

  王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叔给打断了,只见赵叔十分惊慌的抓住王凯的胳膊说:“你怎么受伤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去找杨庆忠的吗?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现在你看看你的胳膊。”

  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对赵叔的打击太大,导致赵叔一激动就忍不住老泪纵横,抓住王凯的手更是颤抖个不停。

  王凯见赵叔反应这么大,其他的病人都盯着他们两个看,所以急忙解释说:“赵叔你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去找杨庆忠,我身上的伤也没什么大碍,很快就会没事了,你要是不说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出来。只不过,只不过既然你说到了杨庆忠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那你的伤口是哪里来的,你在学校打架了,在外面怎么就不小心一点呢,你赵叔没用,不是一个好人,你可不能学我啊,你这样的话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妈妈。”赵叔继续沉浸在伤感中。

  王凯无奈的叹一口气,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继续纠缠特别是当赵叔提到他妈妈的时候。“赵叔我有件事情想问你,关于杨庆忠的。”

  “快说你的伤口时怎么来的,是不是在外面打架了。在外面混就得得饶人处且饶人……”赵叔继续说着他的话题。只不过这样一来王凯算是明白了赵叔在耍什么把戏了。他是在刻意的转移话题。

  “我知道你不想提到杨庆忠。我像你保证我去找他绝对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没错我想报仇,但是不是现在,我说过在我没有那个实力的时候我不会去和杨庆忠对着干,我今天来找你了解杨庆忠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且你必须告诉我,因为这关系到别人的一辈子,一个可怜女孩的一辈子,我不希望她像你一样被杨庆忠给害了……”王凯一脸严肃的说。

  赵叔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王凯会这么说,但是他却依旧吞吞吐吐的不肯开口。

  “你别犹豫了,我今天一定要知道杨庆忠这人到底是谁,你不告诉我,我会去找别人的。”王凯说。

  “哎,好吧。我上次跟你说过杨庆忠是我的发小,现在在京海市混的不错。其实当年我和他是一起干的,我是他的合伙人。”赵叔最后还是开口了,只不过一张嘴便告诉了王凯一个惊人的消息。

  “你说什么你和杨庆忠是以前是生意上的伙伴?那他怎么会对你……因为那点钱应该也不至于吧。”王凯说。

  “哈哈,他是想告诉我,当年他的选择是对的。当初我们两个人白手起家,借了一笔钱下海做生意。那时候刚好遇到京海市大力发展经济,当时的政策很好,所以我和他没有费多大的功夫便赚到了一笔钱。但是经济发展的那个浪潮过后我们的生意便不怎么好了,那时候杨庆忠提起涉毒,我不同意和他大闹了一场,之后我们两个便算是分道扬镳了。他拿着他的钱做起了毒品买卖,我就拿着我的钱花天酒地,直到最后遇到你妈妈我才,我才……”

  “跟我说说杨庆忠这个人怎么样,怎么才能联系上他。”王凯并不想听到赵叔和他妈妈之间的故事。

  “怎么说呢,我和他也算是老朋友了,可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做的事。他有做大事的魄力,也足够狠毒,朋友和敌人在他的心中都和利益两个字挂上直接的关系。”

  “这就行了,对了你还有他的电话吧?”

  “有。”

  赵叔将床头的手机拿了出来,将号码给王凯报了一次。

  “和他打交道你小心一点,他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的人。”赵叔说。

  “你放心吧,我真的不是和他对着干,我没有那么傻。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慢着,你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赵叔忽然问。

  “哪个女人?”王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就是那个你要救的女人。”

  “等你到了抱孙子的年纪我会给你一个孙子抱抱的,至于其于你就不用管了。”王凯说。

  临走的时候王凯忽然想看看一下那个小护士在干什么,于是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她那一双眼睛,没一会儿他的脑海中便能勾勒出一副完整的画面,画面中小护士正在给一个人换药,也不知道病人说了点什么,小护士就板着一张脸呵斥了他几句。只是显然那个病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忽然张开嘴巴直嚷嚷。小护士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可是当小护士用手去试探病人的额头的时候,那个病人的手却在小护士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小护士立马像是疯婆子一样的跳开了好远,双手插腰指着那个人的鼻子破口大骂。王凯虽然听不清楚小护士在骂什么,但是看她的嘴型就知道说的肯定是让人一听就想动手。

  只见床上的病人将旁边的果篮往小护士一丢,立马就将输液管给拔了,眼看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了,小护士被吓得不得了急忙往门口跑。

  就在那么一瞬间,王凯只觉得思绪和视线相互交错,小护士居然从他旁边那一扇门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大骂。

  王凯嘴角含着笑看着眼前这一出好戏,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监视器非常的完美,或许以后赵叔出院了这个小护士也能给自己带来想要的信息。因为像小护士这样性格的人往往是矛盾的爆发点,一旦矛盾爆发就会有不同的人粉墨登场或是解决这个矛盾或是将这个矛盾加剧,而在这些人中很有可能就有和王凯息息相关的人。

  “哼,保安,保安,快来,快点过来,这个疯子又出现了。”只不过让王凯没想到的是,那个小护士居然一见到王凯就扯着嗓子大喊,将屋子里面那个追着她跑的人彻底的抛到了脑后。

  王凯到没有生气,咧嘴笑了笑说:“你叫啊,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扯着嗓子快点喊吧,看看大家相信你的版本还是我的。”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小护士又想破口大骂,只不过还没有将难听的话说出口病房里就冲出来一个怒气冲冲的男人,小护士一见他立马就拔腿跑了,估计这个医院里面又多了一个像王凯那样的“疯子”一见到小护士就要动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