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见吴德背对着自己,虽有歹意,但心里却敬吴德是条汉子,这般真诚对他们,如果自己再做出不义的行径,那真是太不合适了。

  白虎缓步走到白孔雀倚靠的树旁,同她并排对望吴德。

  “你问吧,你问了我一定会说,而且不是骗你的。”白孔雀说。

  “按时间顺序来吧,我被擒住之后发生了什么?”

  “这个你问过,你被擒住我们也自然被擒住了,然后被分别关在不同的地方。其他人我不知道,我是被关在一个地牢里,大概三天时间,每天都有人送饭过来,然后就没有别的了。直到最后一天,也就是第三天,送晚饭的人来了后,对我说要我跟着押送你们的队伍去一个地方处理掉你们的尸体,完成后要回来报信。”

  “然后就威胁你说,如果有闪失你所在的那家动物园就会被如数灭掉。”

  “对,你知道那里的孔雀都是什么,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他们料定我一定会答应并且不会拿动物园中的生命开玩笑。”

  “可恶啊!太卑鄙了!”吴德手握拳头砸向地面,听得“咚”的一声。

  “先不要生气,听我把话说完,现在我们只能全靠你了,除非你能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一定不可能,你还是继续说吧。”

  “我被他们用一块黑布蒙上了眼睛,带到了另外一个牢房外,那里我见到了青萝和内森。看到他们的时候,我非常惊讶,怎么唤他们的名字都没有反应,最后我听一个小喽喽说他们被洗脑了,失去了部分记忆。”

  “部分记忆?那就是说……”

  “你觉得是,我也这么觉得,可是你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失去部分记忆的么?”

  吴德扭头看了看青萝和内森,那俩个人还在呼呼大睡。

  白孔雀继续说:“我倒是觉得他们像是被抽掉了灵魂什么的,像是你们人类说的失心疯。”

  “有点像……”

  “不管像什么咱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没法应对。俗话说对症下药,咱们不知道是什么症状,就没有办法。”

  “好了,大概的事情就是这样吧。”

  白孔雀连连点头。

  “那没什么可说的了,白虎!”吴德凝望白虎几秒,然后说:“你照顾好青萝和内森,我跟白孔雀走一遭!”

  “什么?你什么意思?”白孔雀听了立刻大叫一声。

  “我说跟你走一遭,我好想不会外语吧,说得是中文。”

  “你别闹!你是说跟我回组织那里?”

  “对!”

  “那怎么可以!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老虎在这呢。”吴德打趣道。

  “你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咱正经点好不好?”

  吴德见白孔雀一脸严肃,便回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虽然这一句也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但是意思却没有半点玩笑。白孔雀忧心忡忡,眼光闪烁的望着吴德,说:“你要回去和组织大干一场吗?上次莉莉的苦头还没有吃够么?”

  “放心,这次不会了,上次是我大意,况且在这几天里我也比过去强大了许多。”

  更;f新最dT快Q=上酷√匠z网;Y

  “哦?真的?我怎么没看出来?”白孔雀身手捏着吴德的手臂,使个劲的掐。

  吴德以为白孔雀只是做个样子,谁料越掐越用力,最后受不住了,猛地抽开手臂,看到上面一个红红的血印与微黑的皮肤成了鲜明对比。

  “你来真的!”吴德捂着手臂说。

  “还假的不成?”

  吴德听到白孔雀这么说,忽的笑了。他们又回到了过去,互相嬉笑打闹的过去。

  幸福是什么,就是朋友在身边,朋友调侃自己,朋友戏弄自己。总之,有一个朋友在,那就是幸福的。

  那种使自己内心欢快的感觉,使自己不畏惧其他的烦心事的勇气,使自己坦然面对他人评论自信,是多么的强大啊!真正的幸福和真正的朋友,吴德把这俩种事情划上了等号。

  当吴德和白孔雀决定要一同回到组织那里的时候,又犯了难。因为白孔雀不知道要如何回到组织那里去。

  “你仔细想想,组织那边的人怎么跟你说的。”吴德问。

  “就说让我回去报信,可没说是怎么回去。”

  “那你过去是怎么去英国的?”

  “不是跟你说了么,清虚带我走的,他飞得太快,我根本看不清路。”

  “那就是说咱们又被困在这里了呗。”

  “好像是……”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别说,说说你,你要不是大意了,我们还可能被擒住?”

  “这话不能这么说,你要说你怎么没有本事赢过莉莉,什么打架的活儿都让我干。”

  “你是男的,我是女的。”

  “错!我是男的不假,但你是母的!”

  “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咱们怎么找到组织?”

  “你回到英国就能找到组织了吧?”

  “嗯,是这样的。”

  “那我就送你回英国!”

  说着,吴德就把娇小的白孔雀跨在腰间,好像当初任化邦跨自己一样,然后吴德一蹬地,高高跃起,只见他们冲过了云层直逼太阳。

  白孔雀往下一看,嚯!真高,吓得捂上了眼睛。

  “你还恐高啊!没看出来啊!鸡就是鸡,还真不能当成鸟儿。”吴德继续往上飞,丝毫没与停下来的意思。

  白孔雀捂着眼睛,大喊道:“别管我叫鸡,我是孔雀,不是鸡!”

  “好好好!孔鸡雀!”

  白孔雀还想还嘴,可是心里已经怕得再说不出半句话来。

  当飞到不知道什么高度的时候,吴德忽然斜着往下冲,那速度也是惊人,如同光一样,不过几分钟就到了他们当初下榻的酒店。

  吴德平稳着陆,将在腰间打颤的白孔雀往地上一丢,说:“别抖了,到地方了。”

  白孔雀趴在地上,睁开眼,果然到了,拍着胸脯长出一口气,说:“你能不能对女士温柔点。”

  “你是女的吗?怎么看都是母的。”

  “又来了,说正事吧!咱们怎么办?直接去找组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