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任由白孔雀和白虎说谎,不肯戳穿,只是打心里希望他们能悔悟。要知道,在这个森林里,吴德是感到孤独的,假如身边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那他会疯掉的。

  尽管吴德是那么得期待,但事与愿违,白孔雀和白虎仍旧偷偷计划着。他们每到深夜都会悄悄地离开一段时间,吴德有一次憋不住了,假装起夜撞见他们。他们也只是说赶巧而已。

  接二连三的欺骗,让吴德有些后怕。自己倒好,死了就死了,反正对抗组织这档子事儿让他生不如死,可再想想青萝和内森。哎!还是忍着吧,提高警惕,不要给他们机会就好。

  万事随它去,千态摆出来。白孔雀和白虎以为吴德信了他们的谎言,更加肆无忌惮,终于确定了一天要对吴德下手。

  当然了,正面与吴德打他们一定不是对手,那么就来阴的,下毒!

  森林里有一种使人无力的毒药,虽然不会致命,但是只要一点,就会让人浑身无力任人宰割。

  一次打猎过后,白孔雀将这种毒药喂给奄奄一息的白兔子。待兔子消化得差不多,就让白虎一口了解了它的性命。

  然后他们将白兔子带给吴德,并称累了,要休息让他们先吃。

  吴德傻么?答案无所谓,傻不傻都有各自所想,关键在于吴德一定会看出有问题,便说:“这点兔肉不够大家吃的,这些天麻烦你们了,我也去森林里逛逛,看看有没有其他食物。”

  白孔雀怕拖久了,毒药失去功能,便催促道:“你快吃吧,我俩去打猎,一会儿肉该不鲜美了。”

  “那不如你们先吃,我去逛荡逛荡。现在还不是很饿,烤好了也吃不了多少。”

  f酷L匠|网@$首D发

  白孔雀到此,不再说什么,只得任由吴德离开。

  吴德走后,白孔雀和白虎改变了计划,把肉烤好喂给了青萝和内森吃。

  青萝和内森毫不知情,自是大口大口地吃完了所有兔肉。

  清风吹过后,白孔雀已经把昏迷的二人绑在树上,等着吴德回来好要挟他。

  白虎此时问道:“要是吴德不受要挟怎么办?咱们又打不过他。”

  “那能有什么办法,组织给我的期限是三个月,你不急是正常的,可是我急啊!时间一到,我就必须回去复命,倘若没有搞定那小子,遭殃的可不单单是我自己,连同动物园所有的人和动物都会被组织消灭掉。”

  “吴德挺有俩下子的,怎么不请他帮忙?”

  “有用吗?上次打算和他合作捣毁组织,可是组织只是派出了一个小喽喽就搞定了他。说实话,挺谢谢你帮我的,还搭上了自己孩子的性命,我心里那个愧疚……”

  “那些都没事,不要放在心上。要不是你当初说愿意加入组织,我们这个森林也就不会留存到现在。”

  “是啊!拿一辈子换得你们的安宁,也值了。”

  吴德在空中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了白孔雀也是受到胁迫的,并非她的本愿。原来,吴德并没有去打猎,而是偷偷飞到了天上,观察他们。

  既然事情都明朗了,那么就要计划下一步了。

  吴德缓缓落地,白孔雀看着他空空的双手,便知道大事不妙。

  “呦,就说让我们去吧,你看你还是什么都没有抓到不是?”白孔雀说了最后一个谎。

  “好歹你们把身后捆住的俩个人藏起来再撒谎啊!”吴德俩个嘴角把嘴拉成一条直线,看不出任何表情。

  “那好吧,你也都看到了。我就是要拿他俩要挟你,你怎么说?是要跟我们硬刚,还是顺从我们?”

  “哼!这是我的决定,你不用问,一会儿便知。”

  “那天你能从马车上醒来我还真是惊讶,本以为是美差,却不想落得如此地步。”

  “想想那天就觉得不对,组织怎么可能就派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押送我们。原来因为是我们之中有你才会放心。倘若我真的被送到乱葬岗处理掉,那皆大欢喜。如果我途中醒来,就让你捎带手结果了我。这个保险放的,真是精妙!我想,这是诡王的主意吧!”

  “感谢你还记得,不过今天之后,你也没有任何力气去找她讨个说法了!”

  “你以为那俩个人要挟我,我就没有办法了么?太天真了!”

  “那你试试!”

  白孔雀洁白的手扼住青萝的喉咙,对着吴德大叫:“别怪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吴德仰天长叹,一手推出掌风,霎时狂风吹起,惹得二白无法动弹。吴德趁着他们分神的一瞬间,也就不到一秒钟,闪到白孔雀身旁一记手刀,便让她松掉了全身的力气。

  白孔雀到底是小角色,吴德轻松轻松的就解决了她制造的危机。

  白虎见状怒吼一声,全身的毛发立了起来,要飞身扑过去,但是只因为吴德一声大喝,就呆立不前。

  吴德松开青萝和内森的捆绑,检查了他们的身体状况,确定没有生命危险,就对瘫软在地的白孔雀说:“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不如说出来,没准我能帮你。”

  白孔雀这个时候倒是倔强起来,使尽全身力气说:“要杀就杀,不要那么多废话!”

  吴德眼神似有怜悯的扶起白孔雀的脸庞,温柔的说:“咱们过去是朋友,现在也是,从感情上你不该对我这样。”

  “感情也只是你们人类用在道德绑架上的借口!”

  “那好,从理论上讲,你这次失利,组织一定会对你做出惩罚。组织的惩罚你比我更加清楚,与其接受惩罚,不如跟我说说,就当聊天了。如果我也没有办法,那我就忍痛结束你的性命,如何?”

  白孔雀觉得吴德说的在理,思量一刻后问:“你要听什么?”

  吴德刚才知道了组织拿动物园的所有人和动物做要挟,所以就不问这个了,就想把事情再屡屡清楚,好做出准确的判断。吴德不慌不忙地将白孔雀扶到树下休息,蹲着身子背对白虎,用最真诚的眼睛看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