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快走几步,帮着二白把野牛拖到篝火旁。吴德继续钻木取火,钻到一半他说:“白孔雀啊,今天你应该休息的,怎么也跟着去了。”

  白孔雀的潜台词一定是,不是怕你怀疑么,但是她说:“心疼白虎啊,你不是说么,老让它一个人去打猎,多不合适啊!”

  “也对啊!你也真是女汉子,顶着病出去忙活。辛苦你啦!”

  “不苦不苦,只要您安逸就好。”

  白孔雀说话有点火药味,莫不是知道吴德的心思了?

  吴德终于把火点燃,大白天的,头上有个火球,低头还有篝火,四周的水分都快被榨干了。

  白虎伸长舌头喘个不停,吴德打趣道:“你是虎,不是狗,怎么学狗的样子?”

  “我也不想啊,天气太热了。”

  “那你过去怎么避暑的?”

  “忍着呗。”

  “还以为有什么良方呢,那我们也只能忍着了。”吴德垂头道。

  大地被烤得发烫,人在地上呆着都觉得烫脚,到树上也是,就说是有树叶遮掩,但是根据热传递,树枝也是烫的无法停留。

  吴德抱在树干上,不停的叫唤:“好热啊!好热啊!”这个时候,他倒是露出孩子的本性。

  “热就死去,省得我们费功夫。”白孔雀似是按捺不住自己,没有好气的说。

  “不死,就不死,活着叫唤,吵到你们受不了。”吴德想借此话茬把事情挑明,但又担心白孔雀这次与他呛着是有准备,便继续撒着孩子气。

  “别跟我装了,那俩睡着了,跟我说实话吧!是不是刚才你跟着我们来着?”

  这倒是白孔雀挑开了话茬,吴德本想确定安全再说,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了。“哎呀!被你说着了,也不是我该跟你们说实话,是你们该跟我说实话吧!”

  白孔雀呼出一口热气,分不清是病的,还是天气热造成的。她轻抚白虎头上毛发,对着吴德说:“我俩过去就认识,这下你满意了吧!”

  吴德冷笑道:“不满意,还没说出所以然呢,就是开了个头,我又怎么会罢休呢。”

  “这会儿你倒是不热了!”

  “热!怎么会不热,不过相对来说我更加好奇。”

  “好奇有个蛋用,又不会威胁到你。”

  “这可不一定,自从它来了你就有了些许变化,我不知道你们串通了什么,所以提高警惕是必要的。”

  “好奇害死猫,好奇能翻船。本来就怕你多想,没想到还是这样。”白孔雀转而无奈的说。

  “你说清楚点吧,听你这意思对我应该没有什么威胁,何不坦诚一点,跟我说清楚。”

  “记不记得清虚道长?你烧掉的那个道袍。”

  “嗯,记得。他怎么了?”

  “在很久以前,这里的确被大象统领着,白虎也确实受尽欺凌。大象们规定,所有的肉食动物不准吃肉。这分明就是要让肉食动物们慢慢的饿死。白虎有一天饿极了,正好看到我,一个飞扑把我扑倒在地。我搬出大象的规定,它才勉强松口。我见它瘦的只剩一层皮,非常可怜,就拿出一些野果给它充饥。他感激我,并且流下了眼泪。”

  “听着挺感人的,之后呢。”吴德问。

  “之后,清虚来了改变了这一切,恢复了森林以往的秩序。我也被清虚看上,带到了英国。这就是上次你说清虚死了,我为什么那么惊讶。”

  “那为什么你们见面后不直接说。”

  “你聪明,但是多疑,我怕你多想,所以就没有直说。”

  “原来是这样,你把事情说明了不就好了,多此一举啊!”

  怀疑结束,吴德放下心来同他俩开始畅谈着一些杂事。

  他们在森林里也有一周了,组织还没有派人来,也许真的如吴德料想一样,组织以为他们死了,不再多虑他们。

  表面上是这样的,其实组织已经潜伏在他们之中伺机而动。

  没有错,白孔雀和白虎再一次骗了吴德。

  那一夜白虎把白孔雀唤走,就是说的此事。白虎与吴德过了几招,知道他们都不是吴德的对手,就问白孔雀有何良策。

  白孔雀道:“吴德这个人生性多疑,今天咱们出来相会他不一定会不知道,所以先出张感情牌,把他的疑虑解除。”

  “如何解除?”白虎问。

  “人类有个故事,说一个孩子平时成绩就不好,总是六十分左右。一次考试过后,还是六十分,他回到家中跟父母说这次考得不好,只得了五十分。他父亲当时就怒了,脱了鞋刚要打,孩子拿出试卷。父亲一看,得了六十分,一下子就乐了,还说孩子会开玩笑了,长大了。随后,孩子的父亲给他买了很多好吃的奖励他。”

  “人类的故事,我不懂,你说明白点。”

  “简单来说,就是让他先失望,再给他惊喜。这样,不论那个惊喜单拿出来如何不好,也都会让人舒缓不少。”

  “这么说我懂了,不过咱们怎么做呢?”

  “你听我的……”

  更新!最x快上$}酷:x匠网

  白孔雀和白虎在那夜就是计划了这些计策对付吴德。

  本该不知道的吴德,却知道这些。那一夜,吴德也确确实实没有跟过去,但是他们都忘了,吴德会读心术!

  只要白孔雀放心的跟吴德对话,吴德就能知道她心里想的一切!

  互相使诈,互相不信任,说坏是坏,说好也是好。最起码吴德能保全自己连同失忆的二人的安全。

  但是,吴德那个心痛啊!他把白孔雀当成朋友,最后却落得出卖。

  人可以得到金钱,可以得到物质,可以得到优质生活,但得不到别人的心。别人的心,哼!从字面就知道那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不管是社会,还是吴德这里,都充满了欺骗和算计。

  荒山隐居,应该是清闲无忧的,最后落得如此心痛。那这一切的瞎想,都只在梦中富足。现实中被怀疑、猜忌所支配的恐惧让吴德想一死了之。

  你以为自己要的是一个善良与人无害的人,但到最后才会知道,他人要谋害的就是这种人。善良只是能让自己安心,却说服不动他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