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酷匠*¤网8唯%一正T+版&,i其》◎他@N都?d是盗版

  吴德见大家都睡下了,自己也感到困意,也就安然入睡了。

  半夜,当大家都在熟睡之时,白虎突然醒来,挨个对每个人辨认一遍,然后停在白孔雀面前唤醒了她。

  白孔雀也是没有真的睡下,似乎是等着白虎叫她。

  “嘘!小点声,咱们到别处谈。”白虎将白孔雀带远,他们谈了不久就回到篝火旁继续安睡。

  这一幕,本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但是吴德不傻,他非常聪明。仅仅因为一句话就放弃弑子之仇,那怎么能让人相信。即便有那么多缘由也不能尽信。

  吴德装睡听着动静,知道了白虎和白孔雀有阴谋,但是又不便追过去。

  又是一天,任何事情都是从晨起开始的,不是有句话吗,一天之计在于晨。

  吴德想只身一人去森林里,好让二白有机会对他下手,可担心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俩个失忆的人。这样,吴德只能等着白虎打来野味,几人又大吃了一次,饱腹之后,困意袭来。很自然的,青萝和内森睡在一旁,只有吴德睁着眼偷瞄着二白。

  白孔雀和白虎眉来眼去,这一点被吴德看在眼里,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昨夜又说了什么?

  吴德想让事情更快的明朗起来,便说:“你俩倒是挺投缘的。”

  二白一惊,目光齐聚吴德那里。

  “你们俩怎么了?我就随口说说,看我干什么?”吴德装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说。

  白孔雀一改原来与吴德斗嘴的习气,细声说:“我俩都是动物,可能会多在意一点吧。你多心了。”

  白虎也附和道:“对!对!她说的对!”

  太不自然了,吴德更加确定这俩个人有问题,便故意说:“也是,都是动物,你俩将来就在一起行动吧,像是打猎什么的,别老让白虎一个人干,白孔雀你也帮这点。老让他一个人负责咱们的饮食,多不合适啊!”

  “没事!没事!我应该做的。”白虎赶忙说道。

  “那怎么可以,你觉得无所谓,我可觉得不成。人与动物生来平等,都是生命,老让你一只老虎忙活,好像我们在虐待动物一样。”

  白虎不语,沉默良久,白孔雀说:“行了!我跟它去就是,我也觉得不合适。”

  “这就对了嘛!”吴德说。

  随后的几次打猎,都是二白一同去的。本来就觉得这二人有问题,吴德还把他们放在一起,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其实呢,不然,吴德知道,如果直接问,肯定问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就来了招投石问路。

  此刻,白孔雀和白虎心里一定毛躁了,他们第一要怀疑的是吴德会不会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秘密,第二要谨慎起来,避免被吴德跟踪看出端倪。

  吴德就是要让他们这么想,所以行动起来会更加小心。一开始呢,吴德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本就隐藏的很好,这样一来表面上二白会更加谨慎,实则定然会露出端倪。

  一个普通平时会有一种习气,心情波动时候会不自然的表露出另外一种习气。这不是一个人能隐藏的。

  吴德正是因为此种理论,所以才故意让他们贴得更近。

  果不其然,三日后,白孔雀感染了风寒,理论来说应该休息,可还是强忍着随白虎去打猎。吴德心中知道时机到了。

  前几日他都没有跟着去,今天他们一定放松了警惕,更何况白孔雀身体上不舒服,注意力一定不能集中。

  吴德随行二白身后不远处。白虎前面走,白孔雀后面跟着。

  忽然,白虎停下脚步,回头对白孔雀说:“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就够了。”

  “那可不成,吴德已经怀疑咱们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他的意思,要是突然发生状况,以他的聪明才智,一定能看出破绽。”

  “可你这样也会影响我打猎啊!”

  “这样,我在远处跟着你,那不就不影响你了么。”

  “也好,不过你要小心,这森林里还是有不少危险的。”

  “行了,你去吧,不会有事的。”

  白虎往前走,三步一回头,还是有些不放心白孔雀。

  吴德远处看到这些,心想,这俩人倒像是情侣,互相挺关心的。

  老虎是最大的猫科动物,猫科动物中只有老虎的捕食方法最高超,老虎遇到大中小型的猎物基本都是咬断颈椎、脊椎骨。老虎捕杀猎物采用的都是速战速决。

  白虎低下身,鼻子贴到地上,循着气味蹑手蹑足地寻找猎物,偷袭和出色的爆发力是老虎在野外擅用的狩猎手段。

  白虎闻到有猎物的气味,抬头一看,见到一只野牛,先伏下身体,在草丛中尽量匍匐着行进,它行走时,像猫一样轻手轻脚不露一点声响。直到潜行到离野牛只有几米远时,突然猛扑过去,露出牙齿和锐利的前爪。野牛“哞”一声,撒腿就跑。

  白虎自是紧追不舍,当它觉得追到离野牛足够近时,来了一个“虎跃”,趴到野牛身上,一口咬住它的脊椎。任野牛如何挣扎,白虎就是不松口。不大会儿,野牛倒下了,白虎这才松口,然后叼起牛蹄往回托。

  同时,白孔雀也几步小跑过来,帮助白虎。

  “真有你的,这么个大家伙都能轻松搞定!”白孔雀称赞道。

  白虎松下口中的牛蹄,说:“这算什么,别忘了,当初那么多的大象也都被我挨个捕食的。”

  说完,二白继续把野牛往回拖。

  吴德在草丛中听出了些端倪,白虎不是说大象是道士赶走的么,怎么又是它捕食掉的。看来上次白虎说的话一定是骗人的。真真假假,不仅人与人间充满了欺骗,动物也能骗人啊!

  吴德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行,抢先一步到了已经烧尽的篝火处。

  等了几许时刻,二白也回来了。

  白孔雀看到吴德,一脸欢喜的说:“快看,白虎打到了什么!”

  “呦!野牛!今天可以吃牛肉了!”吴德装出非常惊讶的样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