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他们四个人都在树上安睡。第二天早上,吴德睁开眼,看到白虎也在地上睡着了,就轻轻跃回白孔雀他们的树梢,唤起他们,想要逃跑。

  怎料,白虎耳朵可不像人耳朵那样,这一点细微的声音,把它惊醒了。

  白虎在树下继续吼叫,四人都觉得烦了,白孔雀就对着树下回吼道:“你烦不烦啊!一夜了,你不累我们听着都累了,识相的赶紧滚,要不我们下去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白虎又说话了,这是白虎精啊!好像西游记一样。

  吴德脚面卡住树枝,身体倒挂于树上,就好像韦特塔罗牌中的吊人牌一样,对着白虎说:“我这位朋友不会说话,我跟你说,你还是赶紧走吧,他们可不是善类,一会儿发起怒来,我都拦不住他们。”

  白虎不屑的斯了一声,卧蹲,蹬地,扑向倒挂在树上的吴德。

  吴德摇摇头,腰部一用力,回到树枝上。“白虎兄弟,你看你也抓不住我们,不如咱们谈谈吧。”

  “有什么好谈的!害死我的孩子,我要跟你们拼命!”

  青萝和内森见白虎一时半会儿走不了,继续倒头睡在树上。

  “这俩人真是睡神啊!各种睡,白天睡,晚上睡,醒着睡,梦里睡。”吴德调侃道。

  “别说他俩了,咱俩下去把白虎收拾了。”白孔雀说。

  “呦呵!终于想帮我了。”

  “不帮你怎么招,大早上的,我都饿了。你去跟白虎正面搏斗,我到远处给你喊加油!”

  “这就算帮了……”

  吴德心里那个恨啊,好歹一起落难了,还要这么坑自己人。没有办法,谁叫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正常的男人呢。

  吴德一跃跳到白虎面前,大吼道:“你的死期到了!”

  白虎打着哈欠,轻蔑的说:“你终于下来了,正好没有早饭,你就来当我早饭吧!”

  吴德自觉这次战斗不可避免,便幻出气剑拉开阵势要与之战斗。

  白虎他爸果真是白虎他爸,步伐比之前的白虎有力许多,每走一步脚下的尘土都会飞散许多,这让吴德感觉到一种压力。

  藉由上次经验,吴德知道,白虎的攻击手段不是飞扑就爪挠,再者就是扫尾,只要细心应对这三点就可以毫无压力的战胜它。

  人兽互相凝望几秒,白虎首先按捺不住,一个飞扑跃起,俩只前爪向外扩一左一右。吴德看出这般伎俩,白虎定是想要俩爪轮番抓挠他。吴德不慌,迎头而上,气剑直对白虎额前。气剑长度比白虎俩只爪的长度长很多,所以白虎立感不妙,空中一个翻身,错开气剑,跳于别处。

  “躲得挺好的嘛!”吴德冷笑道。

  一声嘶吼,白虎不言放弃,继而飞扑过去。吴德得意,这野兽就是野兽,招式就那么俩招,一次不成难道第二次就成了!

  吴德又幻出一把气剑,左右双手的气剑一起冲向白虎。

  怎料,这次白虎跳得很低很低,在吴德五步远处就落到地上,调整方向再次飞扑。白虎这次瞄准的是我的裆下,吴德心感不妙,学着刚才白虎在空中一个翻身,躲开了这次飞扑。

  “老东西!还会使诈了!”

  吴德恼了,将气剑合二为一,生出一阵狂风吹向白虎。狂风卷着地上的沙尘和残叶如同一面墙一样朝着白虎的面庞而去。

  白虎使尽全身力气长吼一声,风停了,沙尘和残叶自由落体般坠落地面。白虎只凭吼叫就化解危机,自该高兴,可是吴德不给它任何感想的机会,冲过落尘对着白虎迎头一剑。

  说时迟那时快,白虎一个转身扫出刚硬的尾巴,挡住气剑的瞬间立刻软化了尾巴,卷起气剑就像握住木棒一样甩出去。

  吴德没有反应过来,连同气剑一同被甩在树干上。听得咚得一声,树上的树叶全被震了下来,落雨一般铺到地面。

  吴德扶着腰踩在树叶上,嘎吱嘎吱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那叫一个窝火。

  人打不过野兽,说是一般人也是理所应当,但那是吴德,一个会百种法术的吴德!

  吴德不予休整,快步闪到白虎面前先是虚晃一剑,白虎轻松闪开,然后横扫一剑封住下盘。白虎果然跳跃躲避,吴德嘴角一扬,立刻幻出另把气剑朝着空中的白虎再刺一剑。

  这一剑自是会轻松刺中,白虎又没有翅膀,无法在空中改变位置。

  当吴德以为结束的时候,剑柄震颤得难以把控。他另一只也手扶住震动的剑柄,看到白虎竟然安然无恙地回到地面。

  这白虎他爸的皮真是硬,气剑竟然刺不穿它!

  吴德放弃手中的剑,甩着双手退后,说:“你真是皮糙肉厚!”

  -l最KA新‘_章$节F3上Ug酷,R匠E网√《

  “小子!现在告饶还来得及,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少得意忘形了!”

  吴德没有半点胆怯,跳到树上,气运周身,形成一股白气,在身边环绕着。慢慢的,白气向外扩散开来,充斥着周围每一寸土地。

  “你还是逃到树上了,熊样!”白虎以为吴德是没有招数了,便嘲讽道。

  “家乡还是东北的!”吴德笑道。

  其余三人知道吴德不是害怕,是要出什么招数,但是到底是什么招数呢?他们都没有见过吴德做出这般的动作。

  吴德继续积攒着白气。待到白气浓到如如身处云层一般的时候,吴德手一挥,所有的白气朝白虎聚了过去。

  白虎不知道是何物,没有多做防备,待到白气围住白虎,立即化作一股白绳,绑住了他。白虎在白绳中挣扎着,难以动弹。

  “嘿嘿!动不了了吧!这可是我跟曾经的一位师傅那里学的!”

  吴德还有师傅!青萝和内森不知道,白孔雀也不知道。吴德的这个师傅不是别人,就是曾经的白衣人,任心。吴德见得有一次任心和任化邦争斗的时候,任心使出,便学会了。本以为这种对付会化气飞星的敌人没用的法术是白学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