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里,吴德起夜,仍然听到内森在说着梦话。做恶梦是痛苦的,不如把他叫起来,还能表示关心,拉近互相的关系。

  “喂!起来了,你怎么了?”吴德轻轻摇晃内森,叫他起来。

  内森一机灵,唰的跳起,双手捂住胸前好像一个女人前面走光了一样。

  吴德想笑,但是止住自己,说:“没事吧,做恶梦了?”

  内森见到是吴德,呼出一口气,说:“对,做恶梦了。”

  “别怕,只是梦而已,醒了就没事了。”

  “我能问问你是谁么?过去和我们什么关系?”

  “言下之意就是稍微信任我了,不把我当成敌人咯?”

  内森蹲坐在地,抱住自己。

  吴德也蹲下来,面对这内森说:“我曾经是你的合作伙伴,打算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可是有次不慎被坏人擒住,就落得如此下场。好在啊!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都安然无恙!这一点我挺欣慰的。”

  内森目光飘忽,一会看着吴德,一会看向他处。

  吴德觉得他还是很怕,但就是不知道他怕什么,就说:“这里的都是朋友,不用害怕,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尽管说,不用藏着掖着的。”

  内森伸出手指向吴德身后,说:“那他也是咱们的朋友?”

  吴德顺着内森手指的方向,猛然回头,只见一只比之前白虎大出一倍的白虎立在身后。

  吴德一惊,吓得接连退后几步,心想,这一定是吃掉的那只白虎的老子,这会儿来找自己孩子来了。刚刚吃完虎肉,身上还有腥味,更要命的是自己身上还披着虎皮,这要隐瞒是隐瞒不过去了,只能再一次硬碰硬了。

  白虎一声大吼,惊醒了其他俩位女孩儿,白孔雀反应迅速,跃过吴德和白虎,一手抓起内森,一臂搂住青萝把他们带上了树,然后大喊道:“吴哥儿!下面只老虎交给你了,我们在上面看戏了。”

  还真是看戏,三人趴在树枝上缩着头看着地上。

  “坐山观虎斗!真有你的!”吴德对着树上说。

  “不不不!不是坐山观虎斗,是骑树看耍猴。”

  “不管耍猴还是什么,就你一个清醒的人,也不知道下来帮帮我。”

  “那怎么可以,我下去了谁照顾他俩啊!万一他们梦游什么的,然后掉了下去,那不就是给你添麻烦么?我在上面保证他们安全,你在下面耍猴,这个分工可以。”

  吴德黑线满脸,哭笑不得。明明那俩个人已经醒了,还在那里睁着大眼,怎么能睡着,吴德无奈的把心里的埋怨化成力量,面对白虎他爸。

  “那个……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你家孩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们也不是有意的,谁叫你们都长得这么吓人的。”

  白虎低吼一声,头上的“王”字有一道深深地刀疤,随着虎口张大扭曲的看不出任何字样。看来这只老虎还是与其他人类搏斗过的,那八成就是对人类深恶痛疾了。吴德有了上次打虎的经验,所以心境平静了不少。任面前的白虎如何巨大,还是只老虎,攻击性的伎俩就那么多,能怎么样,它又不是人!

  吴德刚想到这里,就听得挠了挠右耳,居然开口说:“是你小子害了我家孩子?”

  “开开开……口说……话了!”吴德惊讶得都开始结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动物……也不对,白孔雀也是动物,她不也能说话吗?吴德没有急着回答白虎的话,仰头对着树上的白孔雀说:“喂!你下来,可能是你亲戚。”

  “呸!别想骗我,我是孔雀,他是老虎,怎么能是亲戚!胆小了就求求我,我心情好,兴许能下去帮你喊喊加油!”

  “谁要你加油,都是能说话的动物,况且又不是鹦鹉。你们俩好交流,我去上面照顾他俩,你来跟他谈谈。”

  “就不!就不!”

  “你这会儿倒耍起小孩儿脾气了,过去从没见你卖萌装可爱过。”

  这个时候,白虎他爸在一旁好像被忽视一样,眼睁睁看着这俩人一个树上,一个地下的说着对口相声。随机,白虎怒吼一声,大叫道:“你俩!”

  “闭嘴!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话!”白孔雀下意识喊道。

  小孩儿!白虎简直受了奇耻大辱,没有确认面前的吴德是不是杀害自己孩子的人就一个飞扑,闪到吴德跟前。

  吴德头也没回的就一个跺地,借着反作用力跳到了树上,对着白孔雀一甩手,把他拨到了地上。

  白孔雀还真是没想到吴德会这么害队友,刚跌到地上一个飞身,又回到树上。

  白虎真是没反应过来,看到一个人从面前一上一下,一点办法都没有。虎是不会上树的,所以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如同开玩笑一样在那里打打闹闹。

  {6看P正IE版章节上;酷#V匠@网^J

  吴德和白孔雀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吵了大半天,旁边俩人那里看着大笑不止,还有一个白虎,在地上当陪衬。

  白虎在地上那个尴尬啊,对着那棵树又挠又撞,树上的人跟没有这回事一样,继续该干嘛就干嘛。

  他们折腾久了,吴德突然惊醒,看着地上的白虎,笑着说:“要不咱们就在树上对付一宿,这白虎不会上树,让它在地上着急去吧。”

  白孔雀眼珠子一转,附言道:“对啊!咱俩吵什么啊,让它在地上折腾去。咱们就在树上对付一宿。”

  吴德和白孔雀相视而笑,异口同声说:“英雄所见略同!”

  青萝看着地上的白虎,拽了拽白孔雀的衣角,说:“看着它好可怜啊!”

  “可怜什么,它可是要吃了咱们的。”吴德说。

  “那就让它吃呗。”

  青萝失忆后还真是天真,竟然不畏惧死亡。吴德又想感慨了,但此时不是时候,要么安安稳稳睡一觉,要么下去和白虎打一架。后者吴德一定不愿意,能避免战斗还去战斗,自己是脑子有病么!

  吴德轻跃到另一支更为粗壮的树枝上,张开身体悠闲地闭上了双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