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幻出俩把小刀,一把给白孔雀,一把给自己,开始分割虎肉。懂得烹饪的人都知道,要想烤肉美味,要在烤的时候使肉受热均匀。说起来挺简单的,可做起来没那么容易。这第一步,就要把肉切成合适的大小。这个合适也并非简单,小了,吃得不爽,大了,烘烤不便。

  二人合力把虎肉五马分尸一样将各个关节处几刀分开,然后吴德处理骨骼细碎,白孔雀将肉切出气孔,以便待会为烧烤做准备。

  在干活时候,吴德不经意问起白孔雀他们怎么睡那么久。白孔雀忙着手上的工作,没空搭理他。

  到了傍晚,他们才把肉处理好,然后给篝火添加了些树枝,架起一个高台烘烤起来。不过几分钟,肉的香气就传到青萝和内森的鼻子里把他们唤醒。

  吴德见他俩醒了,就招呼他们来帮忙。

  “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吴德感慨道。

  白孔雀也符合道:“是啊!平时哪能吃到虎肉啊,好歹算是国家保护动物,要是被人知道,不把咱们抓起来才怪呢!”

  四人烤好肉,酒足饭饱之后,又瘫坐各处。

  “真感谢世间有火这个东西!”吴德这些天的感慨还真多,也是,在这荒山野岭里还能做什么呢?

  火就是希望。人类有了火,便拥有了生存与发展的基本力量。人们曾用火驱赶猛兽,用火抵御严寒,人类因此得以生存;用火开辟土地,营建家园,用火煮熟食物,告别难以下咽的生肉,人类有了火才得以发展壮大。

  篝火燃着了,仿佛面前的夕阳,不再让人惧怕黑暗。火光将周围的一切惹得跳动摇晃起来,人或物影子象被烧得害怕似的不断跳耀。青萝两颊红润在火焰之上闪过。

  一阵劲风忽然吹过,火灭了,烟气扑鼻而来。寂静和黑暗又聚在林中,凝神谛听着狼的哀嚎。吴德有了一次钻木取火的经验,很快又把篝火燃烧起来,而且比刚才更旺更亮。

  人影幢幢,他们忘记了一切,在篝火旁围了起来。

  “真暖和!”青萝开口说话了,这是她这俩天头一次主动说话。

  F;酷6匠网{永久免(√费-看●小04说%

  火堆里的跟树枝他们说话一般吱吱直响,炽热的气浪拍打着树叶,使树叶发出声声低语像是回应树枝一样。一条条黄灿灿、红闪闪的火舌快乐活泼地嬉戏,互相拥抱,有时又窜向空中,溅出火花,烧着的树叶飞腾起来,连天上的星星也朝着火花招手微笑。

  吴德觉得时机来临,便问青萝:“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青萝摇摇头,恐惧变成娇羞,被火光烤得通红的脸颊甚为惹人怜爱。

  “你好好回忆一下,把你记得的都告诉我们,没准有办法能让你恢复记忆。”

  青萝双手伸向火堆撑开五指取暖,头仰起望天,口中喃喃的说:“我只知道脑子里有恶魔和组织这俩个词,其他的真得什么都记不得了。”

  “恶魔和组织?”

  吴德知道组织一定是说那个组织,而恶魔呢?难道是说自己见过的那个恶魔?经过上次幻境,恶魔留给吴德的印象不坏,还给了自己他的能力。可以说,恶魔现在就是吴德,吴德很有可能就是青萝口中的恶魔。

  吴德不敢妄下断言,转头问内森:“你呢?你还记得什么?”

  内森蜷着身体,往篝火挪动半步,说:“我不记得她口中的恶魔和组织,就记得我有一个姐姐、俩个哥哥和俩个弟弟。”

  “哦?那你具体说说他们?”

  “具体说不了,我只知道我的姐姐很厉害,但是从不走出家门外出见人。只有我们五兄弟和父亲才能见到她。”

  吴德以为这是他的家事,就没有继续追问,拾起手边的一根树枝丢到篝火中,说:“这里其实也挺好的,吃穿不愁。”

  内森环顾四周,似乎看着眼熟,说:“我好像来过这里。”

  “来过?什么时候?梦里?”吴德说。

  青萝听内森这么一说,也细看周围,说:“我好像也来过,不过真的记不得了,也没准真是梦里来过。”

  俩个人都对这里眼熟那绝非偶然,吴德就着这一点继续展开追问,可是他俩没有给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夜沉了,众人安睡,唯独吴德睡不下。年轻小伙儿精力旺盛,也就这几年了,再过了五六年,估计他没到午夜就困得不成了。

  吴德借着火光,观察青萝,她就像是没心没肺的孩子,不管发生了什么,还是能睡得非常香甜。青萝对过去还有些许印象,那就从她下手吧。吴德这样想着。突然听到内森大叫一声:“不要啊!”

  吴德一惊,肌肉紧绷,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怎么了!”

  内森没有吱应,依旧蜷缩在那里。吴德上前一看,原来在说梦话,估计是做噩梦了吧。

  确实,内森的确是做噩梦了。他这几天总是蜷缩着身体,这会儿更加萎缩。只看内森在树根底下颤动身体,刺猬一样用身体包裹起头。他在怕什么?也许是被抓到的那几天,组织对他严刑拷打来着,这才留下心理阴影。

  一方是能说出俩个关键词的青萝,一方是潜意识里有着什么的内森,看来双管齐下才是王道。吴德倚在内森旁边的树上,反过来想,为什么自己要追根究底呢?反正组织的人还没有来,倘若有天来了再说,现在自己还在玩着解谜游戏,有意思么?

  吴德扭腰送胯活动身体,在大半夜活动身子,真是不知道他自己怎么想的。

  吴德绕过内森跟前的树,到了另一边,借着树挡住火光坐靠着树仰望天空。

  夜空是那种众星捧月的夜空,这种夜幕看得多了,也就没有多大感觉了,他更不费心思多想,自己又不是诗人,感受这些作何?话说回来,自己更不是侦探,关心那么多已经不用关心的事情干什么。在这里一辈子也不算坏,好歹另外三个人都不是自己讨厌的人,就这样吧!安安稳稳的睡,快快乐乐的过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