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眯着眼,偷偷观察女孩儿。原来他没有真的喝下毒药,而是虚晃一枪,在灌下毒药的瞬间,将其倒掉了。

  女孩儿跪倒在吴德跟前,用嚎啕大哭形容真是一点不过分,她好像哭丧一般,哭着面前的吴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在哭什么?吴德想。

  哭了很久后,女孩儿说:“我把你埋了吧,算是见面礼。”

  吴德手指微颤一下,要把我埋了?还见面礼?真是的,哪里有这种见面。

  女孩儿往一颗大树那里走,走三步回一次头,走三步又回一次头。吴德有警觉,闭着眼睛耳听着动静。他听到刨土声音,一定是女孩儿在挖坑。

  酷匠“}网$x唯D0一正C版,其f他都MT是N盗“版#

  这个幻境非常冷,风直往吴德的裤腿里钻,冻得他手用力按在地上,克制自己的身体发颤。吴德心想,等坑刨深了,自己就赶紧跑,然后躲起来观察,兴许能看到什么。

  怎料,女孩儿没刨一会儿就回来了,手握着吴德的脚裸,拖着他的身体往树根那里挪。

  这就刨完了?这才不到一分钟而已。吴德憋不住了,眯忽着眼往树根那边看。嚯!还真是有一个三米的深坑在那里。这要是被丢下去,上来都不是很容易。

  吴德立刻抖动着双腿,喊道:“别拖了,我没死!”

  女孩儿手一松,吴德的腿咣当一下掉到地上。“早知道你没死,这么骗一个小女孩儿不好吧。”

  吴德爬起来,掸着身上的尘土,说:“我就是想看看你会怎么样,开个玩笑而已。真的只是玩笑。”

  “别拿生死开玩笑,否则将来会像你那张审判牌一样,得到应有的后果的。”

  “嗯?”这个女孩儿果然不简单,竟然知道上次开牌的事情。“那么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我已经告诉你了,杀掉这里所有的人,你就会回到现实。”

  “不行,这里太乱了,还有我的父母,我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你心里已经知道这里是幻境,为什么下不去手。”

  “我说过了,那是我的父母,就算我知道这不是真的,心里还是会过意不去的。”

  “有天你会后悔的。”

  “有天?那就是说我还死不了?”

  “咬文嚼字的功夫倒是不错,但就是你要先解决现在的危机。”

  “听着你好像就是刚才那个声音,虽然变了,但是口气还是那样。”

  女孩儿慢慢退后,退到深坑出,说:“你的父母是你的过去,它代表着你的顾虑。你见到的小店,曾经有人给你预示过,它代表你落入俗世。杀掉他们,你从幻境中出去才不会再次被擒住,请你谨记!”

  说着,女孩儿往后一跃,跳入了深坑中。吴德赶忙跑过去,只见深坑中竟是空无一人。

  每个人都有很纠结的时候,在难以抉择的情况下,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保持冷静的衡量利弊。大多数人都会靠着自己的直觉,或是道德观念勉强做出决定。

  吴德也是常人,他的直觉告诉他相信这个女孩儿,因为这里面只有她给了自己一条出路,但是道德观念却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在脑中的左右打架的双方,不论哪一方胜利,都是让吴德难以遵从的。即便这样,还要听凭胜利一方的调遣。这一系列便是纠结和纠结的结果。

  人并不会平白纠结的,只有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才会纠结。就好像人性一样,人性不是可以用真善美或是恶之花形容的,它唯独只可以用挣扎形容。

  人性的挣扎,在道德里挣扎,在私欲里挣扎,在人世间挣扎,在幻境中挣扎!

  吴德再次来到小店,那家店里的人有三个。一个是年长的男子,他像是非常老练的生意人;一个是年轻女子,懒洋洋的,没有朝气;还有一个是年轻小伙儿,样子傻呆呆的,看不出什么亮点。

  吴德打算先拿这里的人下手。

  年长的男子惊奇地问吴德很多话,吴德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脑中只回响着一个字“杀”!

  干掉这店中的人,对于吴德来说太是容易了,不出几分钟,那三个人已经倒在血泊中了。

  吴德心中隐隐作痛,是怜悯?或是对于自己灵魂的扣问?又或是什么?

  吴德走过熟悉的街道,目睹着俩旁树木林立,草丛中几朵野花顽强的生长,天空非常暗,这个时间还没有到晚上,但视线里也昏暗不清。

  下面就是家里的人了,俩对父母,真的要杀掉他们吗?

  一面是父母,一面是在现实中的朋友们,到底该救哪一边?这样的一问题很难,但不是最难的。最难的问题是,那个声音到底是谁?他一定不是那个女孩儿,感觉熟悉,却没有友人之气。

  细想想他说的,审判牌?一定是认识的人,开出那张审判牌的时候有内森,白孔雀和青萝,有这三个人在开牌现场。如果是这三人其中一个,那听他们的也是比较好的。

  吴德这样的安慰自己,回到家门前。只见大门敞开着,屋内俩对父母都倒在其中。

  “爸!妈!”

  吴德还是绷不住自己的泪腺,假的也好,真的也罢,好歹这是内心最深处的向往。但是面前的四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那就等于说在这个向往前放了一道墙,这怎么会让吴德愿意呢。

  吴德奔如飞起一般,查看四人,没有呼吸了?这里是幻境,没有呼吸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

  不管那些,倒回来想,到底是谁干的?又是为了什么?

  吴德仰面瘫坐在地,身体只由掌心支撑,一腿弯曲一腿自然伸直,面容上惊慌无措的表情一览无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吴德大吼道。

  “如果我不来,你会不会下不去手?”

  是那个女孩儿的声音,吴德蹭地跳起,扫视周围,并没有看到她在哪里。

  “别找了,我不在这里。”

  “那你在哪?为什么要这么做?”吴德真的是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脑中空白,四肢僵硬。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能有更多的理由杀掉我!”

  “杀掉你?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