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 看着就疼

  吴德手伸向杜拉斯的头发,在半空中打个来回,又回到自己的头发上,挠着自己的头皮。杜拉斯的表情没有一丝改变,可以确定她已经彻底信任了吴德。

  吴德继续说道:“你是法国人?”

  “是的,你不是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可你怎么有一头黑发,还那么乌黑?”

  “在你印象里,是不是外国人都不该是黑头发?其实你并不是在意我头发吧,而是在意里面的秘密。”

  到头来还是让杜拉斯发觉了,功亏一篑,吴德心一横,说道:“对!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头发里藏着能免疫东莨花毒的东西。”

  杜拉斯将东莨花从头上取下,丢给吴德,说:“尽管你并不是真心与我聊,但是我很开心。年纪这般轻的人能觉悟这么高,实属罕见。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吗?”

  “因为我想报恩!”

  “报什么恩?我可没有恩惠给过你。”

  “不是你,是智王。被内森带走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但是万万没想到,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智王从内森那里打探出我的消息,帮我脱离了那该死的地方。你不知道,我被丢到了世界之边,那里冰天雪地没有生机,比你想象中的南北极还要让人难熬。虽然智王救了我,但是我还要听从诡王和笑王的命令,如今给你的提示够多了,算是报恩完成。再过不久,这家酒店的人快要听命于我们,你即将面对一群普通人的攻击,是杀是逃,你自己抉择。”

  杜拉斯言闭,走出了房间。

  吴德回味刚才杜拉斯的话,提示?是头发吗?吴德以为是杜拉斯的头发,但是她走了,那定然不是了。

  不大会儿,吴德听到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看来酒店的人已经被蛊阵蛊惑了,就像杜拉斯说的,是杀是逃,的确是该难捏一下了。

  gZ酷g'匠、8网(永》久免x费看)小说~

  吴德打开卧室的门,看到那三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带上他们一定逃不了了,但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吴德站到青萝对面,叹息道:“好在你是个好人,知道救人必得报的道理。”

  杜拉斯给了吴德提示,可是,提示又是什么呢?

  吴德回忆他与杜拉斯的对话,他们聊过女人和头发,这二者中一定有解除蛊惑的办法。先分析女人,如果设想女人中不了蛊阵的致幻,那眼前的青萝和白孔雀就可以推翻这一假设,所以这一点可能无果,也不可全然弃之一边。再想头发,每个人头上都有,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否定。

  吴德抓耳挠腮的想,突然听到砸门的声音。来了,被蛊惑的人来了。吴德沉住心神,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急,越是急越想不出办法。反正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想不出办法就是等死呗。

  生死看透的吴德,长吸一口气,把卧室的门紧紧锁死,并用重物挡住。他躺到床上,闭上了双眼。

  “女人和头发,女人和头发……”

  吴德口中不住叨念这俩个词,可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咚!

  酒店的人进到客厅了,外面的屏障被破除了,只等再把卧室的门砸开,吴德就将和自己的朋友们与世长辞。

  吴德手按太阳穴,用力揉动,疼得他牙根打颤。

  “要怎么办啊!”

  砸门声越来越大,敲得吴德心里无法安稳。

  “猜啊!你不是很能猜吗!”

  吴德对自己怒吼着。

  此时的吴德已经几近绝望,抄起头下的枕头往门那里一丢。没有用的,一个枕头而已,能有什么作用。

  吴德目视枕头砸到门上,跌落地面滚了几圈,空气中飘来一种莫名燥热,是他自己的心躁动了。眼前的空气旋转着一个头发,贴到吴德的脸上。

  “这是?”

  这根头发很长,应该是青萝的,吴德眼前一亮,仿佛有盏灯被打开一样。

  “猜!我就这么猜了!”

  吴德把脸上的头发捏起,放到青萝脸上,青萝没有醒,又放到鼻孔里、头上,还是没有半点醒来的意思。他把手上的头发丢到一边,直接从青萝的头上揪下来一根,这一揪,只听青萝“哇”的一声,吓了吴德滚到了地上。

  “这是醒了么?”吴德在地上问。

  青萝如同刚睡醒一样,打了一个哈欠,说:“睡得好饱!”

  “真是醒了!”吴德赶紧站起来,分别从白孔雀和内森的头上揪下一根。

  白孔雀也醒了,可就是内森迟迟没有动静。

  “这是怎么了?”青萝听得门外的砸门声,指着那里问道。

  “那是酒店的人被蛊阵蛊惑了。”

  “那还得了,你怎么我早叫醒我们!”

  “什么叫醒你们!你是不是以为你们刚才在睡觉,其实你们刚才被东莨花迷惑致幻了,这不刚把你们叫醒。可这内森怎么就叫不醒?”吴德都从内森头上揪下一大把头发了,也不见动静。

  “哦,这样啊,揪头发只对女人有效。女人体内的化学组成和男人有点差异,所以可以用稍微轻点的刺激叫醒,但是男人就不成了。”青萝淡定的说。

  “那要怎么办?”吴德手一松,大把的头发自由地落到地面。

  “更强点的刺激呗!”

  “不愧是智王,学识就是渊博,那么请问你,要怎么样强点的刺激呢?”

  “那你看好了!”

  青萝推开吴德,正面面对内森,抬起就是一脚,踢在内森的下体上。

  “啊!”

  内森大叫一声,捂着自己的下体在屋中不停打转,转了几圈就在地上滚,好像要疼死了一样。

  吴德见此,脸上的肉直颤,他也男人,自是知道有多疼。

  “看吧,多简单!”青萝挑着眉毛说。

  “呵呵!是简单……”吴德擦了擦脸上的汗,幸好自己没有中蛊惑,要不挨这么一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门外那些人呢?也这么个办法?女的揪头发,男的踢那个?”

  青萝一摆手,很不屑的说:“不用那么麻烦,阻止阵法这活儿我干不了,解阵这活儿我可在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