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避免打草惊蛇,退回刚才的位置,说:“不就是不小心碰到你的头发吗?那么大动静干什么!”

  杜拉斯取下东莨花放到一边,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把木制的梳子,旁若无人地梳理起自己的头发来。

  “喂!跟你说话呢,别不吱声!”

  “喊什么!没看我忙着么!”等到杜拉斯梳理完成,说道:“知不知道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别告诉我是头发。”

  “答对了!”

  “为什么是头发,不是其他别的?”

  “问的好,一般来说,普通人会认为女人最重要的品质是善良,而且百善孝为先。天下不知道有多少苦命的男人在受着自己的老婆和自己亲妈之间的夹板气?如果我是一个男人,要是将要成为我老婆的女孩敢问我:‘我和你妈掉河里,你先救谁?’我一准把她痛骂一顿,然后拂袖而去,这根本就不是人话嘛!其实处理好和长辈的关系不是孝字那么简单,里面有很多技巧和性格的问题。”

  吴德听杜拉斯讲这么在理的话有些不适应,一面盯着她的头发,一面继续问道:“除了品质还有什么,你刚才说的是普通人认为的,那么一定还有其他的方面。”

  “还有贤惠,这是千古不变的女性美德。说的具体一点,就是要能做饭、洗衣、照顾家人。即使家里有钱请保姆、佣人,也需要一个女主人来张罗打点一切。抛开家务,照顾家人就不是一个外人能做到细微的,不但要照顾老人和丈夫的起居生活,还要照顾他们的心情。不论是女强人还是家庭主妇,都会忽略这一点。更有甚者,以为能娶到她是男方的福气,成天养着自己,家中任何事情都不管,只等着男人哄她宠她,真是滑稽!殊不知她自己在家庭中的职责!”

  能看出杜拉斯对这种女人痛恨至极,因为她的手中已然握紧了拳头。

  吴德担心杜拉斯过于气愤,便想缓和气氛,笑道:“那些女人都不懂事,你都说了,普通人。普通人能知道什么啊,与其和那种人置气,不如放宽心,反正也挨不着咱们。”

  “女人啊!真是复杂!”

  这话从一个男人口中说出还有情可原,但却从杜拉斯口中说出,真是不知道让人如何感想。

  吴德想要扭转其他话题,可是找不到方法转到杜拉斯的头发上,只得顺着她的话说起女人来:“我觉得女人如果知书达礼,那就算是好的了。时代与时俱进,对女人的要求也时俱进。一个女人的气质和教养是丰富内心的流露,也是与别人真正拉开距离的所在。学历虽是必要的,但是安于现状只顾得今天有酒今朝醉,迟早会被社会更是家庭淘汰。不要说爱情这东西,现在离婚率那么高,爱情也不可信了。女人还是要有不断学习的习惯和求知欲,不是有句话说懒女人如何如何不是吗?就是这个道理。”

  杜拉斯笑了,站到吴德面前细看了他一番,说:“小伙儿,不错嘛,还以为你是个臭男人,今天我可要重新看你了。”

  “过奖了,除此之外我还认为,女人也要有思想、有品位。有思想使得她不屑于插足别人之间的闲话,她从来都是个‘绝缘体’。有品位,使得她能匠心独具地表达自己的风格,不落俗套让人生厌。还有一点我觉得也挺重要的,就是懂事。”

  “懂事?”杜拉斯看看窗外,又低头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挂钟。

  吴德察觉到杜拉斯这一细微的动作,心想她一定是拖时间,现在没有突破口,必须说得让氛围融洽起来,这样才能让她放松戒备。“对!就是懂事,对于男人可以说最重要的是尊严,女人可以在家里随意蹂躏男人,但不能在公众场合讽刺和嘲笑男人。一个不懂维护丈夫尊严的女人,是很愚蠢的女人。一般来说,女孩子们不在外面打磨几年是很难‘懂事’的,即便经过许多年的历练也有很多女人不懂。”

  “嗯,不错。你还记得我那本书吗?”

  “你是说《情人》?”

  “对的,书中的最后我说过,我们都有了家庭和爱人,喜新厌旧其实是人的本能,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只对一个人有好感。在《医学心理学》一书中说过,充分理解自己的丈夫喜欢在画报、网页上凝眸美女的嗜好,不要因为这些下意识的行为而吹毛求疵,否则就是将婚姻推向死亡。他想独自呆一会儿,不要碎嘴地问什么究竟,应该送上一杯茶,轻轻把门关上就好了;他的电话别去看,做个聪明笨女人,不要给自己辟战场。这一条你可以选择不苟同。但毕竟女人天生善妒嘛。”

  “我认为你说的对,一个聪明女人难能可贵。”吴德手摸着自己的脸,回想起刚才被青萝拉到房中的事情,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怕呢。

  杜拉斯觉得和吴德聊天非常开心,便使了一个眼神,令坐在沙发上的三人去了卧室。“现在没有外人了,咱们可以更加愉快的聊天了。”

  ,a最新N章Ma节a上I%酷@匠g网4

  杜拉斯把吴德引到沙发上,他们侧对而坐,好像一对老友在聊着心事一样。

  吴德以为杜拉斯放松了戒备,但还是不敢造次,便说:“你懂得这么多,一定是历经了不少的内心旅程才会这样。细想想,你加入组织,不会也和这个有关系吧。”

  杜拉斯的确是放松了一些,坦言道:“是的,不瞒你说,当组织邀请我加入的时候,我也同你有一样的想法,想要极力反抗,可最后还是答应了组织的邀约。”

  “为什么最终还是答应了?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而是自己想不通而已。”

  “想不通?那还不赶紧死掉,好得一个清净。”

  “不,我不能那样!我要探寻女人的真知。”

  “女人的真知?”吴德边说边向杜拉斯一点点的靠近,用眼睛的余光瞟着她的头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