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和白孔雀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猜到了一二。

  “是不是又死人了?”白孔雀问。

  “是的!”吴德说。

  “咱们一起去楼下看看吧。”

  “不用了,我看,的确是那一间客房里跳下来的。”

  “哦?你怎么知道?”

  “是破窗跳下来的,那边的玻璃都碎了,太明显了。”

  青萝望向玄关,说:“那还剩咱们这一间屋子没有死人了。看来就在这俩天,他就要动手了。”

  众人从刚才的欢愉中抽身而出,一个个都变成了木鸡一般,互相对视,互相不语。

  午饭过后,内森在客厅来回踱步,吴德看着心烦,便吼了他。

  内森逃到卧室内,把门紧锁上,好像谁都不想见一样。他拉上窗帘,屋内暮色四合,也没有开灯,在地板上狠狠地抱紧自己,似乎怀念着过往一样。泪水在脸上留下两条生疼的泪痕,他不去擦拭,唯恐这一擦便惹下更多的泪来。

  黑暗中,他好像睡着了,猛然间,听到敲门的声音。那是吴德,他担心内森了。

  内森温热的泪伴着轻微的抽噎声流下,努力压低自己的哭声,他真的好害怕……门外的敲门声愈加激烈,不停地震动着内森的耳膜。

  “为什么要这样……”

  内森再一次被恐惧占据了内心。眼望着黑暗,脑袋空空的。黑暗给了他盾牌去掩饰痛苦,或许只有黑暗才是他的朋友。

  敲门声停止了,外面静悄悄的。

  过了许久,内森开始从恐惧中抽身出来,纳闷着外面的人在干什么。他轻轻地打开门,透过门缝偷看,但是他没有看到任何人在客厅。

  内森把门全打开,听得“哇”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原来其余三人正躲在门的另一侧等他出来。

  吴德首先问内森:“你还好吧,如果不行,你就多休息会儿。”

  内森说:“没事,我也想通了,横竖一刀,要么挡下来这把刀,要么被刀砍。”

  “你能想明白就好了。事情越来越白热化了,下次如果你还是这样,我们可会抛下你不管的。”

  “下次不会了。”

  “好吧,那你说咱们是先去看看楼下的死人,还是在这里等着?”

  “坐以待毙不是办法,下去活动活动也好,咱们都一整天没有出屋了,也该闷了。”

  四人齐行到楼下,和上次一样,围观的人不少,他们拨开人群,挤到了其中,那个人穿着保洁员的模样,头涌鲜血,攒着身子躺在地上。

  周围人群有的惊叫,有的议论,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人。

  内森上前看了一下那个保洁员,惊叫道:“原来是她!”

  “谁?是谁?”吴德问。

  “就是上次我问的那个人。”

  吴德后背吓出冷汗,看来矛头已经很明确了。之前的死人可能只是为了完成蛊阵凑数,而这个,确确实实是和他们有关系。

  吴德避免疏漏仍旧观察尸体,尸体没有僵硬没有尸斑,更没有过挣扎的痕迹,一定是东莨花使她致幻从而坠楼而亡的。

  警察又一次赶到,疏散了人群,盘问了酒店其他的人。那些警察也有些烦了,死了那么多的人,还只能定为自杀,口中说着乱七八糟的抱怨话。

  四人消失在人群中,然后内森小声问道:“还用上去看么?”

  吴德把声音压得更低,说:“不用了,从上次那间房来看不会留下任何线索,顶多再多一瓶东莨花而已。我建议咱们立刻回到房间,避免施阵者在咱们不在的时候不下机关。”

  他们一溜小跑回到房间,小心的查看房间内的每个角落。

  “怎么样,发现有什么不对吗?”吴德问大家。

  “没有!”三人异口同声答道。

  吴德看到窗户还开,可能是刚才忘了关了,就过去想把窗户关上,当他走到窗前的时候,突然发现窗外的右边有一片衣角呈现出来。

  吴德大叫:“大家小心!”

  众人听了立刻提高警惕,顺着吴德的目光看向窗外,也看到了一片衣角在窗外飘动。

  这时,他们听到楼下有人在喊:“快下来,别做傻事!”

  吴德意识敏锐,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抓住衣角,可是还是迟了,当他的手伸出窗外的时候,衣角朝窗户中心飘动,瞬间露出一个人从他们的窗外掉落下去。

  吴德已经麻木了,所以非常淡定,扭头看向其他人,他们都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傻站在那里。吴德拍了俩下手,意想叫醒大家,可是没有任何效果。他走到青萝面前,说:“赶紧醒吧,只不过又死个人而已,又不是咱们。”

  青萝目光呆滞,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再看其二人,也是如此。

  “不对!”

  吴德立刻捂住鼻子,再一次仔细地扫视了整个房间。他大步到茶几上,朝着空无一物的桌面一扫,果然!一个花瓶裹着一块黑色的布从桌面跌落地上,摔碎了。吴德见过这块布,是上次内森黑屋内的布,原理和变色龙一样,可以随着环境改变颜色。不管那块布,重点是摔碎花瓶中的话,确实是东莨花。

  “刚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吴德自责一句就立刻将其他三人聚到一起,然后幻出细绳将他们手脚绑住。他是断定,这三个人一定被东莨花致幻了,可是不解的是,怎么自己就没事。

  0最√新章5T节/上r酷a匠网√

  风吹进屋内,卷起黑布在屋中乱飞。东莨花也顺着风在地上翻滚。房间的所有门窗已经被吴德都打开,同漏煤气的道理一样,开窗通风!

  三个被东莨花致幻的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神痴呆,吴德蹲在他们对面不知道要怎么做。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危机。此时蛊阵已经可以发动了,如果这个时候整个酒店的人都被控制了,那他要如何保护好大家。

  吴德用力地抓头发,指甲挠着头皮,留下一道道血印。

  “你们醒醒啊!”

  没有用的,任如何喊都没有用的。吴德甚至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恢复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